严昊皱了皱眉,放下碗筷,起身对于芬芳说道:“妈,我们出去说。”他并不想影响到米佳。

“我知道然然害米佳流产了你很生气,但是你也要想想,这米佳肚子里的是你的孩子,那然然他也是你的孩子啊,况且事实已经这样了,再去追究这些也都已经无济于事了,你们还年轻,孩子以后还可以再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并没有依言离开,于芬芳继续说道。

“妈。”于芬芳的话有些过了,严昊怒视着她,眼里藏着隐忍着的怒火。

于芬芳似乎也意识到了,不自然的撇开了眼,“反正……反正我绝对不同意你将然然送走,我的孙子他必须待在严家。”于芬芳语气坚定,态度更是坚决,她认定了严然是自己的孙子,当然不同意严昊将其送走。

严昊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双手紧紧握成了拳,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睛。米佳有些担心的看着严昊,她知道他在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妈,是我自己不小心,不怪然然,严昊他可能有些误会,没人要送然然走,您放心吧。”米佳忙的出口解释道,她不想这件事再继续闹下去,更害怕严昊被激怒了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于芬芳看了米佳一眼,又看了看严昊,忍不住嘀咕的说道:“真不知道你着父亲是怎么当的,当年不知道有个儿子,现在倒好,还想不要。”

于芬芳的话彻底将严昊激怒了,严然的身份本来就是严昊心中不能说出来的痛,“严然他根本就不——”

“严昊……”米佳高声喊道,抓着他的手,使劲的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讲下去。

严昊及时收住已经到嘴边的话,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说道:“妈,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谈。”

“你刚刚说然然……”严昊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直接打断了于芬芳还未说完的话。

严昊看了看来电,是公司打来的,按下接听,“喂。”

“严总,不好了,工地那边来电话说工人开始罢工了。”电话那头刘秘书焦急的说道。

第六十五章公款被盗

严昊赶到公司的时候,公司已经有些混乱了,工地里带头的施工队长带了包工头正在会议室里坐着,吵着嚷着要见公司的负责人。也因为都是些工地上干粗活的人,说话嗓门又大有粗鲁的,这些坐惯了办公室的所谓的‘白领精英’们都不敢上前同他们多说什么,深怕激怒了他们动起手来会牵连到自己。

透过大的落地玻璃窗,看了眼会议室里坐着的几个彪形大汉,严昊眉头紧皱着问刘秘书道:“到底怎么回事?”

“具体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早上他们带了几个人就这样冲上来,我们拦也拦不住,说是什么公司拖欠了他们两个月的工资,说我们的工程款一直扣压着没有到位。”刘秘书简单的向严昊说明了下情况。

眉间的褶皱又紧了些,几乎能挤出一个川字,转头看了看,似乎没有找到该出现的人,问道:“姚特助呢,工地那边的事不都是有她负责的吗?”

“这两天一直没有看见,早上到现在我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一直没有联系上姚特助她。”这件事发生第一时间她就试着联系姚特助,可是一直都没有联系上,移动电话,家里的座机,几乎能联系的通讯工具都试了个遍,愣是没有联系上姚敏她人。

严昊眉皱的更紧了些,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叫白琳来过来我办公室一趟。”但愿不会是他想的那样。

刘秘书点点头,马上拨电话联系白琳。可是……这,这未免也太巧了吧,白琳居然也找不到人了。刘秘书有些沮丧的抬头朝严昊说道:“严总,白主任……白主任她也联络不上了。”

严昊闭了闭眼,手不自觉的重重敲打了下桌面,低咒了声,“该死的。”不再同秘书说什么,转身直接朝会议室里走去。

严昊从门口进来,他之前去过工地,施工队长和几个包工头也认得他,见他进来,纷纷起来朝他问道。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那场面叫一个乱字,严昊无奈的举了举手示意他们安静些,然后开口说道:“你们派个代表具体说一下是什么事情,我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清楚是什么一个状况。”

“什么情况,情况就是你们脱了我们两月的工资,现在最后一笔工程款到现在还迟迟没有发下来,就知道让我们赶进度,没钱这进度怎么赶,一帮兄弟连饭都吃不上了。”施工队长如此说道,语气很冲,有种想要干架的姿势。

“就是,我们都是出来打工的,承包了一个工程,身后还跟着一帮的兄弟要养家吃饭的,你这么大的公司,工程又逼的那么紧,没钱没工资让我们怎么替你干。”其中一包工头也忍不住,站出来说道。

“就是,就是,你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才行。”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道。

“你们是说我们的款项一直没有到位?”严昊挑出重点问道。

“准确的说是最后这笔款的数目不对,之前你们的人同我们说公司的周转突然有些问题,前两笔款子都只打了部分进来,说是我们这些人的工资先欠着先,说等最后一笔款一起给我们算上,这些都没有问题,我们大家也都理解,所以我们也尽量的安抚工地的兄弟们。可是昨天最后一笔款子也进来了,数目相较之前还要少些,我们马上联系你们姚特助,可是打了一天的电话都没有人接,你们这不就是欺骗吗,现在看工程也差不多可以结束了,然后想一脚把我们给踢开了,那有这样的事。”他们说得有些气愤,情绪也是相当的激动。说着还从袋子里拿出这几次的汇款记录,上面的数字的确同公司发放下去的数字相差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