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昊抬手,心疼的看着她,温柔的用指腹抚去她那脸颊上的泪水,“别哭……”

米佳摇着头,只是一径的猛掉泪,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严昊倾身向前一点一点吻去她脸上的泪。“别哭,我会心疼。”

“对对不起我们的孩子”米佳啜泣着,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没保护好我们的孩子,对不起……”

直接坐到床上来,拥着她半靠在自己的怀里,低头吻着她的发心,严昊的眼眶也是红红的,低声安慰着她说道:“不是你的错,不要怪自己,我们还年轻,以后想要几个都可以。”强忍着自己内心的痛,不让米佳发现。

“我们那么期待他的到来……可是……”她真的是满心期待着这个宝贝的到来,因为这是一个充满着爱的生命,她知道严昊也是同自己一样期待着的。

“他没有走远,只是贪玩溜出去玩去了,以后还会回来的。”严昊如此说着,安慰米佳的同时,也拿这话安慰着自己。“乖,别哭了,医生说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伸手替她擦去脸上的泪,只是这怎么都擦不完。

米佳靠着他的胸膛轻声啜泣着,就像他说的那样,她愿意相信那个小天使并没有走远,以后还会回来。也许是哭累了,靠着他的胸膛,米佳又沉沉的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管家阿姨顿了些补身体的营养品带过来,看着床边的严昊一脸憔悴,手还握着米佳的,再看看床上的米佳一脸苍白,眉头微皱着,显然睡的并不安稳。不觉得放轻的自己的脚步,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轻轻的拍了拍严昊的肩膀,小声说道:“要不先生你先回去好好睡一觉,这里让我来照顾着。”

严昊摇摇头,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说道:“你先出去,我有话要问你。”

管家阿姨先是一愣,随即点点头,然后轻手轻脚的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看着米佳安静的睡容,严昊轻轻的将与她相握着的手抽出,倾身向前在她的额前怜惜的落下一吻,然后悄声起身离开。

门外管家阿姨安静的等着,她多少可以猜到严昊他想问什么。昨天她回去的时候米佳已经昏迷了,地上流了好大一滩血,而严然似乎吓傻了,愣愣的站在那,眼睛瞪的老大。后来打了电话叫了救护车,再去唤严然,他只是傻傻的摇着头,嘴里不停的说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很明显米佳摔倒肯定是同他脱不了关系的。她同于芬芳说了这事,于芬芳沉着脸,看着那傻傻坐在一旁的严然,直叹气,沉默了许久,才嘱咐她说,让她不要多话,说这时候这家现在已经够乱了,要是让严昊知道是严然不小心推倒了米佳才害她流产的话,依着现在严昊如此心疼宠爱米佳,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来。

病房的门被打开,严昊阴郁着一张脸从里面出来,看了看她,然后指了指旁边走廊上的椅子示意她坐下。两人在走廊边坐下,管家阿姨低着头,等待着他开口。

“米佳到底是怎么摔倒的?”低沉的声音从那好看的薄唇里传来,平淡冷静,听不出一点情绪上的变化。

手不自然的放在腿上,有些紧张的说道:“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回来的时候太太已经昏迷了,我想应该是太太自己可能脚踩空了才会不小心滑倒的。”

“米佳不可能那么不小心,我要听实话。”语气很冷,几乎可以将人冻起来。严昊知道米佳有多期待和在意肚子里的孩子,她又怎么可能那么不小心让自己伤了孩子呢。

“我……我只知道这些……”管家阿姨虚心的低下头,不敢去看他,生怕说错了什么。

严昊冷冷的看着她,沉默了下,才开口问道:“那时候严然在那?”

“严……严然,那,那时候在房里,睡……睡着了,所以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管家阿姨紧张的抓着裤子的两侧,手心满满都是冷汗。管家阿姨是个老实人,她并不擅长撒谎的,要她明知道实情,却讲一些根本与事实相反的话,那真的是有些为难她的。

严昊长长的吸了口气,又重重的吐出,这样来回了好几次,才开口说道:“阿姨,我并不是傻子,你真当我不知道吗?米佳是自己意外摔倒还是什么我心里有数,问你只不过是想确认下心里的猜测,也算是走个程序。”语气还算平静,但仔细听还是可以听出语气里那带着的薄薄的怒气。

“我……”管家阿姨有些语塞,不知道再如何开口。

严昊看了她一眼,站起身来,决绝的说道:“回去让那孩子滚出我家,我不想在看到他。”说话间眉宇间透露出来的是少有的凛冽,双手被紧紧的握着。

“这……这不合适吧!”那可是他的儿子呀,管家阿姨在心里这样补充着说道。

“让他从哪来滚回哪里去,去孤儿院也好,什么都好,严家不欢迎他,也容不下他。”严昊说得狠绝,米佳的事,和严然他的身世,这两样几乎快要把他逼疯了,他想自己现在要是真的见到严然,他一定会忍不住出手打他的。

不等管家阿姨再开口说些什么,严昊转身直接进了病房。

看着那重新被关上的门,管家阿姨无奈的摇摇头,心想,这严昊做的也太绝了些,毕竟那也是自己的儿子啊!

听了管家阿姨回来说的话,于芬芳再赶到医院的时候严昊正喂着米佳吃饭。

于芬芳推门进来,直接冲到严昊面前,“严昊,你怎么可以那么说呢,然然是你儿子,你怎么可以赶他走,是这次是他不小心推倒了米佳,但是他也不是故意的啊。”于芬芳知道自己的儿子是说的出就一定做的到的,但是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儿子赶走自己的孙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