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严然如此,米佳真的有些内疚了,被动的任由着他推着没有反抗,从客厅一直到卧室,米佳忘了客厅和卧室走廊的连接处是有着两节阶梯的,就这样在米佳步步紧退之下,一个没注意失去重心就这样直直的往身后倒去。米佳惊慌的叫出了声,“啊……”

重重的摔在地上,米佳痛苦的按着肚子,惊慌和害怕一下全都涌上心来,闭着眼,因为痛苦扭曲了脸庞,下身的疼痛让米佳苦楚的叫出了声,“痛……好痛……”隐约的她可以感觉到有股温热的液体缓缓的沿着大腿流出,像是有预感到那是什么,双手捂着肚子痛苦的呻yin道:“孩子……我的孩子……”

一旁的严然早已经被此时的景象吓到,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傻傻的看着地上痛苦的米佳不知道该反应。

米佳痛苦的想站起身来,却无能为力,强忍着疼痛撑着身子,用力的喘着气息,朝严然努力的说道:“打……打电话,拨,拨120。”

严然他其实没想她摔倒的,他只是恨她,气她,不想看到她罢了,现在这样的她让他有些害怕,他看见那红红的血流出,在地上慢慢的越来越多。“我……”他想道歉,却吓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米佳的意识慢慢的模糊了,眼皮越来越重,她只期盼肚子里的孩子没事,最后眼前一黑,整个人昏迷过去。

严昊站再墓前,双手紧紧的攥成拳,看着墓碑上慈祥带着微笑的老人,一脸痛苦。关于严然的事,他还是不能释怀,所以又来了这。

“为什么?为什么你和苏雪会有个孩子?”严昊痛苦的如此问道,却得不到回应,四周安静的只剩下风的声音。整个墓园显得格外幽深。

口袋里的电话划破了这寂静的空间,悠扬的音乐是如此好听,久久,严昊都没有去接起,此刻的他没有心情。

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明明余音刚刚落下收住,音乐的调又重新开始新一轮的传唱。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在同他比着耐力,他不接,他就猛打。最后,严昊妥协了,摸出口袋里那闪烁着的手机,接起,“喂。”

“先生,你,你快来医院吧,米佳……米佳她摔倒了。”电话那头管家阿姨带着哭腔如此说道。

闻言,严昊一下没了反应,米佳摔倒了……现在在医院……

“先生……先生你有在听吗?”没有得到回应,电话那边管家阿姨更是着急。

收起手机,拔腿就往墓园的出口跑去。

医院里,于芬芳和管家阿姨焦急的在手术室门前走着,时不时的朝里面看着,严然像傻了般傻傻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愣愣的看着地面。手术室的门一会儿被打开,只见护士满手是血的出来,匆匆的又拿着好几袋血包进去,一旁的于芬芳想问都找不得机会开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术室干着急。

严昊凌乱着头发,西装外套被紧紧的抓在手里,剧烈的奔跑让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紧张着急的问道:“米佳……米佳怎么样,医生……医生怎么说?”

于芬芳苦着脸,摇摇头,说道:“医生还没有出来,我们也不知道……”

严昊站着门口,看着,却什么也看不到。

许久,严昊才开口问道:“为什么会这样?米佳怎么会摔倒的?”

“我……我也不知道,我出门去买菜,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米佳倒在走廊那里,地上还……还流了好多血。”管家阿姨说道,一脸的自责,心想,自己要是早些回来就好了。

严昊没再开口,看着手术室的大门,两手紧紧的攥着,关节开始泛白,可见那力道之大。

手术室的灯终于在大家的焦急等待中熄灭,门缓缓被打开,医生一脸疲惫的从里面走出来。

“医生,我太太怎么样?”严昊一个箭步上前,焦急的问道。

“是啊是啊,我媳妇没事吧?孩子,孩子保住了吗?”于芬芳忙得上前,如此问道。

医生看了看他们,摇摇头,将口罩拿下,说道:“大人算是没事了,但是孩子没有保住。由于送过来的时候失血过多,现在病人还很虚弱,等一下你们不要太多人进去,别打扰到病人的休息。”说完转身离开。

米佳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严昊上前,心疼的抓着她的手,伴着她一起往病房走去。

病床前,严昊一旁坐着,抓着米佳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唇边,轻吻着。她的脸色好白,没有一点血色和生气,护士说米佳被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大量出血了,到了手术室里情况都没有好转,单单是血包就用了好几袋。严昊心疼的亲吻着她那冰冷的手,撩开她额前的发,轻轻的将自己的脸贴着她的,感受到她那微弱的呼吸,严昊才觉得她还在,并没有离他远去。

只要她还在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严昊心里如此告诉着自己。

第六十四章

半夜,窗外漆黑如墨,周围幽静的听不到任何声音。米佳在这一刻悠悠转醒过来,整个人全身都觉得不是自己的,空乏无力,下意识的探手抚向肚子,那里已经平平的已如往昔,她知道她的孩子没了,那个之前来过的小生命就如此离她远去了,那个让他们怀着期待的生命就这么没了。眼泪在此刻一下子就决堤了,止不住的往外流。

米佳那带着嘤咛的哭声惊醒了旁边刚刚睡去的严昊,严昊并没有睡深,很快就清醒过来,抬起头看见米佳那压抑着的哭泣让他心疼不已,伸手轻轻触碰她的脸,出口轻声唤道:“米佳……”

米佳转过头,这才发现严昊,看着他,米佳泪水掉的更凶了些,哽咽着,无法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