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秘书点点头,然后又转头看了看身后紧闭着的办公室的大门,朝白琳凑近了点,小声对她说道:“你现在最好还是先别进去了,严总今天火气很大,刚才在里面差点掀了桌子。”其实,应该算是已经掀了。

白琳挑了挑眉,问道:“最近公司出什么大问题了?还是工程那边有什么事?”

刘秘书摇摇头,有些神秘的说道:“公司和工程进度都没有问题,我看啊可能就是家里出了什么事,要么就是同他老婆不合。不过话说,严太太上次来公司,两人看上去还挺恩爱的啊。”这话说到最后,就成了刘秘书个人的自言自语了。

闻言,白琳嘴角浅浅带着笑,眼里像是闪烁着什么火光,拿着资料就往严昊的办公室走去。

“哎……白主任,你不等会儿再过来?”见她还要往里走去,身后刘秘书好心的提醒道。

“不了,这份资料很急,必须要严总盖章签字。”说完伸手直接往办公室的门敲去。

叩叩叩……白琳浅笑着等待里面的反应。

“滚……”里面传出严昊暴怒的声音。

白琳直接推门进来,看着一地的资料,先是一愣,随后弯腰下去将东西一点一点的收拾起来。

严昊看着她,眼底尽是寒意,然后冷冷的开口说道:“你进来就是要帮我收拾东西的吗?如果是的话,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闻言,白琳的手一顿,然后放下手中的东西,站起身来,将自己刚才带进来的文件递上前给他,说道:“建筑部催的紧,让我把最后笔款项打过去,所以麻烦严总签个字。”

此刻的严昊早已经没有了平时的冷静和耐心,抓过白琳递上前的文件,拿起笔直接大手一挥,将自己的大名签上,然后将文件重新丢回她面前,冷眼看着她,说道:“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白琳不可置否的耸耸肩,拿过他签好字的文件直接走了出去。

第六十三章

米佳看着前段时间买回来有关怀孕和宝宝的书,手里喝着管家阿姨给她准备的各种营养品。没有心思,书上的文字愣是没有一个看进去。管家阿姨出去买菜去了,于芬芳约了之前的牌友出去了,家里就剩下她和严然。

米佳放下手中的书,看着不远处在看电视的严然,那小脸真的就像严昊的翻版,浓密的眉毛乌黑的眼,当初自己也认定了这孩子就是严昊的,可是谁又能想到他竟然会是严昊的弟弟。

他是谁带来的?八岁大的孩子有如何能一人找到这里来?还有是谁告诉他严昊是他的父亲?是苏雪吗?可是她明知道严昊不可能是。还有,为何隔了这么久才找上门来?而且,苏雪已经死了。仔细想来才发现这中间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严然的突然到来总是让她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似乎会发生什么似的。也许她可以好好的问问他,起身朝客厅走去。

“严然,我可以坐这里吗?”米佳面带着笑,询问着沙发上的小男孩的意见,她知道他并不喜欢自己。

严然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头继续看着电视放着的动画片。

米佳在他身边坐下,试图着找寻着话题,以方便从他口中问出些什么。“这个好看吗?”见他看的认真,米佳如此问道。

严然依旧没有说话,眼睛定定的看着电视无视米佳的存在和问话。

见他不答,米佳笑笑,又继续问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们之前并没有见过,所以我能知道为什么你这么不喜欢我的原因吗?”

严然突然转头,狠狠的瞪着米佳,孩子气的冲米佳吼道:“都是你,你这个坏女人,你害死了我妈妈。”眼里似乎还带着点雾气,想来是想到伤心处了。

米佳微愣,她害死了苏雪!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时候这都不可能啊,她根本不认识苏雪啊!

“我,我不认识你妈妈,我跟她根本没有见过面,怎么说是我害死了你妈妈呢?”米佳,试着跟他解释道。

“就是你就是你。”严然的情绪有点失控,瞪着米佳指控的说道:“妈妈的病本来早就已经好了,那天妈妈陪我看电视,还告诉我说电视上的人是爸爸,可是在看到你的照片之后她就哭了,哭的好伤心,然后还把家里的东西全砸了,还把我赶我了出去,我害怕就叫阿姨过来,阿姨把妈妈送到了医院,说妈妈的旧病复发了,不让我去看她,后来阿姨就告诉我妈妈死了,都是你害的,都是你,都是你。”

米佳听的有些懵,上电视,什么时候?突然她想起前段时间因为她和严昊一起被记者拍到,严昊当众公开了他们已婚的事,为此严昊后来还特地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同大家解释了这件事,那么严然说的应该就是指这件是吧。

“我……”对于他的指控米佳突然有些语塞,如果这样说起来,真的是自己和严昊已婚的事打击到苏雪,而使得她旧病复发的话,那她的死就真的跟自己有推不掉的责任了。

“都是你都是你,你还我妈妈,你还我妈妈,你这个坏女人,阿姨说就是你害死我妈妈的,你这个坏女人,你这个坏女人。”严然哭喊着上前推打着米佳,嘴里不停的骂着米佳是坏女人。

米佳无从解释,有些无措的看着眼前这个哭泣着喊着要母亲的男孩。承接着他那小小的拳头,有些歉然的对他说道:“我……很抱歉,我不知道……”

“你走开,你走开,我你要看见你,你走开,走开……”严然不听,霸道愤恨的推拒着米佳,小小的脸上带着泪痕还有仇恨的目光。

个子虽然不大,但是力气还真是不小,米佳被动的被他推离开沙发,有些踉跄的起身,严然依旧一股蛮劲的用力推着米佳,嘴里还不停嚷着坏女人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