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昊。”察觉到他的脸色不对,米佳担心的上前。

严昊看了眼米佳,什么手没有说,转身直接进了房间。米佳担心的跟上,今天的严昊太过于奇怪了。

“严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抓住他拿换洗衣服的手,米佳满脸忧愁的看着他,轻声问道。

严昊僵硬住了,眼里有些负责,沉默了会儿,才推开她的手,有些无力的对她笑了笑,说道:“我没事。”转身进了浴室。那件事他没有办法亲口对她说,他觉得肮脏,更觉得龌龊。

米佳愣愣的看着严昊的身影消失在浴室的门口,心中的不安让她有些慌了神,有些无力颓然的在床边坐下,却不小心的压坐在什么东西上面。疑惑的将东西拿起,那是一个有些褶皱的文件袋。看看浴室的门,又看看手中的文件袋,也许可以在这里找寻到答案,米佳心里如此想到。

这一份正是严昊同严然的亲子鉴定报告,米佳有些紧张的往报告下面看去,那上面的结果却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的。米佳不敢相信的摇着头,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会的……这,这怎么可能呢……”可是那白纸黑字写的是如此的清楚,绝无搞错的可能。

突然浴室里传来‘砰’的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碎了,米佳猛地抬头,扔下手中的文件,慌忙的往浴室里跑去。

第61——65章第六十一章

“严昊!”

米佳惊呼着慌忙的跑进浴室,只看见严昊光裸着上身站在浴室的大镜子前,一脸带着痛苦,紧握着的手还在滴着血,大镜子从中间破碎开来,最中心还残留着严昊手上的血迹。

这样的场面让米佳的心紧紧的纠成一团,担心和害怕一下子就幻化成了泪水,在她的眼眶里不停的转着,顾不上其他,也已经顾不得其他,米佳忙的上前,紧紧的抓着他的手,米佳可以感觉到他现在全身有多紧绷着,看着那还在流血的伤口,米佳的心被揪的生疼,抓着他的手眼里含着泪,语气带着恳求的说道:“严昊,求你了,别这样,放松点好不好。”紧绷着的肌肉让他手上的鲜血不断的往外涌出,怎么也止不住。

严昊愣愣的回过神来,看着米佳,眼里是不曾有的落寞和痛苦,米佳不舍的看着他,试探性的轻声唤着他道:“严昊……”

没有任何提示,严昊突然猛低下头,唇随之压下,手紧紧的将她的腰收拢,两人紧密的贴着。力道之大让米佳根本没有办法去推拒和阻止。

没有平时的温柔和怜惜,此时的严昊犹如受了惊吓的猛兽,激烈的吻着米佳,啃咬着,吻得激狂,吻得深刻。米佳被他着突来的吻有些吓到,现在她眼里的严昊似乎不是她平时所认识的人,他的齿啃疼了她的唇,双手抵着他的胸膛米佳试图将他推开,嘴里呜咽着发出声音,“昊……别,别这样……唔……”

米佳所有抗议和拒绝的话语全都被严昊吞进了肚子里,此时的他早已经没有了平时的自制和理性,现在的他需要发泄,一种本能的发泄。

今天的他太压抑太痛苦了,虽然早就已经肯定严然不可能会是自己的儿子,但是他怎么都也没有想到严然竟然会的自己的弟弟,这多么可笑,多么荒谬的一件事,可悲的却是这一切却都是事实。自己的前女友竟然和自的父亲有个儿子,而那孩子如今却来管他叫爸爸,这是怎样一种畸形和变态的关系,这一切的一切他真的是有些无法承受。

那些愤怒和压抑让严昊整个人变的粗鲁起来,手上的力道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了,所有动作完全都是没有意识的,带着粗鲁和野蛮,一个使劲狠狠的将她的上衣撕扯开来,“啊……”因为疼痛米佳不禁轻呼出声。

严昊没有理会,眼里已经布满了情欲的血丝,将她一个转身直接欺压到了浴室的墙壁上,男人的力气同女人总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无论米佳如何努力如何推拒,愣是没有办法严昊半分,背后传来的冰冷让米佳不禁颤栗了下,她知道今天他是受刺激了,这样的事无论换谁都应该无法接受吧,她可以理解他心中的痛,如果如此能缓解掉他心中的痛,那么她愿意。

将抵着他胸前的手缓缓移开出,抬起手勾搂着他的脖颈,承接着他那带着疯狂的吻,主动的以舌来回应着他的,让他感受到自己的热情和回应还有自己那满满的爱。让他知道他并不是一个人在作战,他的身边还有她,她会陪着他去面对一切。

米佳的回应和热情更是让严昊疯狂,手来不停的在她身上来回探索着,由上而下慢慢的下移着,单单唇上的吻也已经无法满足他那欲以膨胀的欲望,沿着她的下巴,脖颈,锁骨,一点一点留恋的往下,亲密的吻如雨点般强制落了下来。

欲火已经慢慢的将他们席卷,燃烧着他们,浴室里的气温一下增高了好几度,这温度高的几乎有些灼人。

严昊像只发狂的猛兽,动作谈不上有一点的温柔,整个人感觉就是被欲望和快感所主宰着,支配着。

“昊……”最后一点理智让米佳必须得阻止他的疯狂,“昊,嗯……昊轻……轻点,孩子……别,别伤了孩子。”

米佳这句断断续续的话终于一点一点的传进了严昊的耳朵里,孩子……是啊,米佳还有着身孕,那是他和她的孩子。眼睛里的那寒意点点褪去,那熟悉的温柔慢慢的回升,原本激烈的动作有意识的开始慢慢缓下了节奏,不似刚刚的疾风骤雨,严昊缓慢的进出着米佳的身子,开始慢慢的,温柔的,带着怜惜的吮吻着她那带着泪痕的脸颊,然后以极致的温柔带领着米佳攀上那情欲和快感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