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昊猛地睁开眼,抓下她的手,凌厉的说道:“姚敏,你该出去了。”语气带着霸气,一点都不容拒绝。

姚敏唇角一勾,娇气的说道:“我只是想帮你缓解下压力嘛。”说着绕回到他身前,另一手搭着他的肩,那邪魅的笑有着万种风情,然后往他腿上一坐,急着就要将自己的红唇献上。

此刻严昊的脸已经冷的结成冰霜,一个伸手用力将她推开,起身冷冷的看着她,那眼神冷的几乎可以将人急冻成冰,说道:“如果还有下次,你可以直接走人了。”

姚敏毫无愧色,却带着满脸的不服气,她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自己明明长的美艳动人,为何就他就是能这样视而不见,更何况他们之间之前还是那么如此的亲密,他怎么就说断就断,还断的如此干净利落。带着些许怨气,怨恨的看了眼他,转身踩着近10公分高的高跟鞋离开了办公室。

严昊坐回到椅子上,最近这段时间发生太多的事了,家里的公司的接连着跟上来,让他觉得真的有些累和疲倦。DNA的鉴定结果还没有出来,虽然他很确定严然不是自己的儿子,可是想到什么时候要去拿结果心里却莫名的有些乱。

叩叩叩……秘书敲门进来,恭敬的说道:“严总,莫氏的人已经在会议室里等着了。”

点点头,拿过姚敏刚刚送过来的资料往会议室走去。

莫怜萱一身干练的套装,显得专业且自信,见他进来,微笑的朝他点点头。今天是莫氏和宇扬合作每月一次的形式列会,主要是‘宇扬建筑’谈谈近期工程进展的事,也好让莫氏知道资金的去出和用途。

会议内容并不复杂,一届进行的也相当顺利,会后莫怜萱并没有急着离开,见严昊急欲离开,上前好笑着的严昊说道:“怎么,现在连朋友都不能做了吗?这么急着离开。”会议室里其他人都实相的先离开了。

严昊挑眉,重新坐下,并吩咐还在收拾资料没有及时出去了秘书让她重新送两被咖啡进来。

“不用了,就说几句,我一会儿就走。”莫怜萱微笑的说道。

严昊点点头,让秘书先出去。

待人都出去,莫怜萱带着歉意开口说道:“其实我就是想同你说声抱歉,当初造成你们的困扰。”

严昊淡笑着,点点头,道:“我接受。”其实只要米佳回到他身边,其他事他并不想多去在意,更何况他们还是合作上的伙伴,他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

莫怜萱笑了,问道:“那我该改天约米佳出来你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我不干涉她的交友。”严昊大方的说道。

莫怜萱挑眉,说道:“那以后我把我哥哥也约出来你也不会有意见吧。”

严昊微皱下眉头,有些不自在的说道:“当然。不过现在米佳怀孕了,我想我得送她过去才行。”对于莫振勋,严昊还是心有芥蒂的。

被他别扭的样子惹笑了,莫怜萱大笑出了声,摇摇头起身说道:“那我下次约你们夫妻出来。”说完笑着转身朝外面走去。

看着莫怜萱离去的背影,严昊摸了摸鼻子,不明白自己刚才到低说了什么那么搞笑的话。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一组陌生的号码,皱眉,接起:“喂。”

“您好,请问是严先生吗,我这里是xx医院的,您之前拿来做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看您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拿一下。”电话那头一个陌生却甜美的声音如此说道。

握着手机的力道加重了些,严昊语气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了,我下午会过去拿,谢谢。”

停车场里,严昊坐在车里,眼睛看着前方,却并没有焦距,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手上的关节已经慢慢开始泛白,脸上却是一脸冰冷。副驾驶座位上放着一份报告,黄色的文件纸袋上有着明显被抓过的痕迹,那褶皱的痕迹可以看出当初那人用力的程度。

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手机在不停的叫嚣着,黑暗中闪着莹莹的蓝光,随着震动不停的挪动着位置,对于这一切严昊都是一脸漠然,现在的他心里早已经被那不知名的情绪所以代替,他说不清那是愤怒还是什么,只是突然觉得这一切竟然是如此可笑如此的荒谬,痛苦的闭了闭眼睛,他觉得到自己有一种被吞噬的感觉。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一旁的手机又一次响起,严昊闭着眼睛,重重的吸了口气,然后又重重的呼出,拿过手机按下接听,声音有些紧绷的说道:“喂。”

“严昊?”电话那头传来米佳略带着担心的声音。

“嗯。”严昊应声,声音带着些僵硬。

“严昊,你……出什么事了吗?”米佳听出他那细微的变化,今晚她打了好多电话他都没有接,打到公司秘书也说他今天是提前离开的,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就是不安心莫名的觉得担心,现在听着他的声音,明显与往常不同,她想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我没事。”严昊说的生硬,没有往常的温柔。

“你现在在哪?”米佳知道在电话里应该是讲不清楚了,还是让他回来再问清楚的好些。

“我在楼下,马上上来。”严昊说道,放下电话,看看时间,原来已经晚上十点半了。

严昊站再门前一手紧紧抓着那黄色的文件袋,拿着钥匙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挣扎了下最终还是将门打开。

听见开门的声音,米佳连忙从沙发上坐起,起身欲上前。严昊紧绷着一张脸进来,环顾四周只看见米佳一脸忧心的看着自己,并无其他人。突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他现在真的没有办法正常的面对那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