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昊别这样,你吓到他了。”米佳上前,拉了拉严昊。

“米佳,这哪家的孩子呀,我怎么觉得看着眼熟呢?”于芬芳在一旁疑惑的问道,这样的小脸她一定在哪里见过,可是怎么现在就想不起来。

米佳干笑着,这要她如何回答,说是严昊的儿子吗?她如何说得出口。

米佳上前,拉过男孩,才想要好好问他,却没想一下被他甩开,看着米佳说道:“走开,你是坏女人。”

“呃……”米佳有些错愕的退开,她明白他为何对她有如此敌意。

扶着米佳,严昊有些恼火,严厉的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样。”

小男孩定睛的看着严昊,一点都不畏惧他脸上的怒气,一脸淡然的指着严昊,说道:“我是来找我爸爸的,你就是我爸爸。”

四周突然安静了没有任何声音,米佳一脸疑问错愕的看着严昊,手紧紧握住他的。严昊狠狠的盯着眼前的男孩,眼睛里几乎可以看见愤怒他那的火花。

于芬芳一脸意外,同和她一样的管家阿姨交换了个眼神,然后转头认真的看看孩子,又看看严昊。像,的确是像。

于芬芳上前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说他是你爸爸呢?”说着指了指身后的严昊。

“我叫严然,妈妈说他就是我爸爸。”男孩一脸认真的说道。

“胡说,我怎么可能有你这么大的儿子。”严昊拒绝承认,这真是天大的笑话,突然间就给他冒出这么七八岁大的孩子,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我才没有胡说,我有你和妈妈的照片。”小家伙朝他呛声,那气势一点都不输给他。说着解下背着的书包,从里面那出几张有点点泛黄的照片,递上前,说道:“你看,这就是我妈妈。”

照片里是两个相拥着的情侣,男的英俊不凡,女的清丽脱俗,两人笑的很甜蜜,透过照片,米佳可以看出和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幸福和快乐。照片里的那个男的正是严昊。

严昊看着那照片有些蒙了,不住的摇着头,有些不能相信,照片里的女子脑海里依然清晰,猛地上前抓住严然的手,脸部的表情也开始因为痛苦有些扭曲了,问道:“她真的是你妈妈。”

孩子终究还是孩子,被这样的严昊有些吓到,愣愣的点点头,说不出话来。

“严昊……”身后米佳有些担心的叫道。

严昊像是没有听见,抓着严然的手,有些过于激动的问道:“她……她现在在哪?”

“严昊……”于芬芳有些担心的出声叫道。

因为害怕,小严然的眼里已经开始慢慢的泛起泪水。

“说啊。”久久没有得到答复,严昊冲着他吼道。

“严昊,你吓到他了。”这样的严昊让人有些害怕,看着那孩子眼里含着的泪水,米佳有些不忍心。

“妈妈……妈妈在一个月前就……就已经去,去世了。”因为害怕,严然吞吐的有些颤抖着说道。

第五十九章

也许是想到什么伤心事了,也许是真的被严昊给吓到了,这话才说完,严然就放声哇哇哭了出来。

严昊像是丢了魂似的放开严然,瘫坐在身后的沙发上,双手紧握着,表情是冷冷的,木木的,让人看不透他现在的心情。

看着如此的严昊,米佳心里已经猜到了一半,而同时心也凉了一半,她以为幸福已经在朝她招手了,只要她上前就能抓住,原来那只是一种假象,其实他们还隔得很远。

孩子的哭声扰乱了这个平静的家,于芬芳有些欢喜的一把抱住孩子问严昊说道:“他真是我孙子!”那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严昊没有回答,沉默着,像是沉寂在自己的回忆里,这周边的一切他似乎都没有听见,看见。

她死了,苏雪已经死了……这个消息太突然,他虽然恨她,却没有想过她会……严昊紧握着双手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于芬芳就当严昊算是默认了,抱着孩子更是高兴,又亲又看的,激动的说着:“真是我孙子,看这小脸,跟阿昊小时候多像那,这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难怪看了这么眼熟。”

看着这样的景象,米佳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多余的。愣愣的看着这样有些混乱的场景,她有些不知所措,那孩子真的是严昊的吧,心不自觉的抽痛了下。“呕……”脸色突然一变,胃部一阵抽搐,恶心立马涌上口来,有了之前的经验,米佳捂着口连忙往洗手间跑去。“呕……”连带着中午和下午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米佳的孕吐唤回了严昊散乱的思绪,快步冲到洗手间,看着脸色苍白的米佳,心里一阵阵心疼,半拥着她,心疼的问道:“很难受吗?要不要吃点梅子。”

依着他那结实的胸膛,米佳苍白着脸,有些虚弱的摇摇头,严昊皱着眉弯腰将她抱起,对着有些无措的管家阿姨说道:“弄些点清粥送到房间里来。”

严昊轻轻的将她放到床上,拿过被子替她掖好被角,将她额前的刘海梳理开来,温柔的对米佳说道:“你先睡一会儿,等下粥好了我叫你。”话语很温柔,处处都透露着对她的关心,只是说话间眉头都是紧锁着的。

米佳淡笑着,伸手轻抚上他的脸,停住在他那褶皱着的眉宇间,来回的轻抚着,直至将它抚平,轻声微笑着对他说道:“别皱眉。”

严昊微愣了下,握着她的手,问道:“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她该问的,不该如此平静。

米佳笑着摇摇头,假装着打了个哈欠,微闭着眼睛,带着点困意的说道:“想睡了,等会儿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