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敏不满的瞥过眼,不去看他。

米佳感受到严昊身上散发着的怒气,轻轻的扯了扯严昊的衣服,成功的拉回严昊的目光,微笑着温柔的对他说道:“昊,我们先进去吧。”

严昊温柔的对她笑笑,点点头拥着她往办公室走去。

看着那被关上的办公室大门,姚敏铁青着脸,双手紧紧的握紧成拳,愤恨的转头正好对上白琳那似笑非笑的脸。想起她刚才多事出手拉住米佳才使得米佳没有像她预期的那样倒下,心里对她的不满明显的表现出来,伸手狠狠的推开她,火大的说道:“让开。”

白琳也不生气,快步跟上她后面在电梯关门前成功跻身进去,看着一脸愤恨看着自己的姚敏,嘴角微微往上勾起,冷笑着说道:“你刚才那么做简直愚蠢至极。”

姚敏攥紧着拳头,怒不可遏的瞪着她,切齿的说道:“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

没有理会她的怒气,白琳悠然的继续说道:“你当着严昊的面就这样撞她,要是真的撞个好歹你觉得严昊能放过你吗?”

姚敏斜眯着眼,强压着自己心中的怒气,反问的说道:“那我是否该感谢你呢?白琳。”

白琳耸了耸肩不在意的说道:“如果你想,我并不介意。”

姚敏没好气的冷哼,电梯在这时到达刚想出去却被白琳拦下,快速的按下顶楼的按钮,电梯的门又缓缓合上。

“你干什么。”姚敏瞪着她,忍耐已经慢慢的达到了极限。

“我们谈谈吧。”白琳认真的说道。

“你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吗。”没有,更不没有。

“你不恨严昊吗?你跟了他这么久,在工作上帮了他这么多,他说不要你就一脚把你给踹开,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恨他吗?”白琳抓着她的软肋,狠狠的在上面洒着盐。

恨,怎么可能不恨,但是恨又能怎么样,无济于事,在这件事上她更恨米佳,因为就是她的出现严昊才将她弃之敝屣的。“不关你的事。”姚敏心虚的撇过头去,不去看她。

白琳笑了,“如果你气不过想要报复,也许我们可以合作,我可以帮你。”

闻言,姚敏看着她,狐疑的看着她,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你和严昊有仇吗?”

白琳冷下脸,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个你不用管。”

“那我怎么相信你。”姚敏反问道。

“只有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就成,其他又何必知道呢。”白琳无谓的说道。

“叮……”电梯又一次到达,白琳再次按下,这次姚敏没有反对。

看了她好一会儿,姚敏不禁笑出了声,上前,贴着她耳边,说道:“你就不怕我等下就去告诉严昊,你图谋不轨,想要报复他。”

白琳伸手将她推开,冷笑着说道:“他不值得你这么做,况且他未必会相信你的话。”

姚敏收起笑容,果断干脆的说道:“好,我答应。”白琳说的没错,严昊现在未必会相信她,况且他真的不值得。

白琳看着她,嘴角勾起笑,那笑带着诡异,像是在计划着什么阴谋。

☆、第五十七章

办公室里,严昊亲自倒了杯牛奶给米佳,一同和她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说道:“刚刚吓到了吧。”

米佳点点头,刚才那一刹那她的真的是吓到了,她怕自己要是真摔了那着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米佳心有余悸的将手覆在肚子上。转头看着严昊,却看见严昊的脸上是自己并不熟悉的冷冽,她知道他是在为刚才的事还生气着。柔柔的靠在他怀里,说道:“刚才姚特助她也不是故意的,我自己也没有怎么站稳,没是就好,别放心上。”

严昊没好气的说道:“你当我是傻子啊,姚敏她是有意还是不小心我会不知道吗。”说着半带着惩罚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米佳坐起身来,与他面对着,佯装生气的用手戳着他那结识的胸膛,说道:“那还不是你的错,都是你之前惹的‘风流债’,不然人家才不会针对我呢。”

看了她一阵,严昊突然笑了,欠身上前,浅吻啃咬着她的嘴角,有些得意的说道:“我好像尝到了酸酸的味道,是这里吗,还是这里。”趁机在她嘴角脖颈偷吻了好几下。

米佳忍着笑,故意推开他些,嘟嘴否认道:“我才没有。”

“是吗。”话音才落下,双手捧着她的脸,对准了那娇艳的红唇,一个低头伏身,火辣辣的吻如此落下,激情的吮吻着她,米佳故意不让他得逞,咬紧着牙关就是不让他的长舌进入,贴着她的唇,严昊邪魅的勾起了微笑,在她的唇上稍稍一个用力,米佳轻呼的松了口,趁机严昊顺势滑进了她的口腹之中,强取掠夺着她的甜蜜,缠绕着她的舌与他一起共舞。

在这热吻变质之前,严昊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微喘的看着米佳那红肿的唇,怜惜的在她嘴角轻轻啄吻。

米佳气自己为何总是那么容易就沈醉在严昊的热吻下,赌气的转过身去,唇边挂着的却是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浅笑。

严昊从身后拥抱着她,下巴抵着她的肩膀,贴在她耳边轻声问道:“工作上的事都处理好了吗?”

“嗯,都已经交接清楚了。”米佳抓过那环在自己腰际的手,无聊的把玩着那修长的大掌。随口问道:“你让我过来干嘛呢?”

严昊在她耳边吹着气,暧昧的一字一句说道:“我想你了。”

米佳轻轻一颤,微红着脸,娇嗔的说道:“油嘴滑舌的。”但是心里却是甜甜的,暖暖的,受用的很。

“前几天你不是说想去看电影吗,今天的我没什么事,等会儿我陪你一起去看。”严昊悠然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