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敏实相的摇摇头,说道:“我知道了。”

严昊又看了看时间,心想:现在过去应该碰得到她吧。

☆、第四十七章

严昊坐在车里,看着看那些陆续从办公楼里出来的白领们,在他们中间寻找着自己那熟悉的身影。待人几乎都差不多走光,最后他看见她,神情有些落寞没有什么神采,旁边还有个女孩同她说着什么,他记得那个是她的同学,他们在电影院旁边的饭馆见过一次。开门下车,笔直的朝她们走去。

“去嘛,那家的酸菜鱼真的不错呢。”罗丽还在一旁说服着米佳待会同她一起出去吃饭,其实罗丽主要是怕她这样把自己给闷着,再说她中午好像并没有吃什么东西,这样下去身体一准吃不消的。米佳突然停下脚步,罗丽还开心的以为她被自己说动了,一旁高兴的问道:“你同意啦!”

米佳没有反应,定定的看着前方那个朝这走来的男人。

见她没有反应,罗丽狐疑的问道:“看什么呢?”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严昊正迈着步子稳健的朝她们走来,罗丽的火爆脾气瞬间爆发,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个王八蛋,还有脸来。”

无视旁边一脸不善的罗丽,严昊咄咄的看着米佳,说道:“米佳,跟我回去吧。”

“回什么回,回去再让你好欺负吗,我告诉你,门都没有,以后米佳归我管,过几天离婚协议书就给你寄过去,你就等着签字吧。”罗丽母鸡护小鸡似的挡着米佳面前,完全把严昊当作老鹰一般看待。

“米佳是我老婆,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你没有权利替做任何决定,她更不归于你的管辖,她现在还姓严呢。”严昊凛冽的看着罗丽说道。

罗丽被他的眼神有些吓到,却强装做镇定说道:“那……那也得看米佳愿意不愿意了。”

不欲与她一般见识,严昊转眼看着米佳。米佳仍是一脸漠然,看着他平静的说道:“我不会和你回去的,我跟你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

“听见了吧,米佳说她不愿意,所以你就请回吧。”恨恨的瞪着严昊,罗丽附和着说道。

完全不去理会罗丽说了写什么,严昊死死的盯着米佳,“你还是不相信我。”

“呵!”米佳冷笑着反问道:“如果是你,你会相信码?”

不会,严昊看着她,心里默念着回答,是啊!自己都无法相信的事,又能如何要求她去相信呢。长叹一声,痛苦的闭了闭眼睛,说道:“记得看明天的报纸吧。”说完颓然的转身离去。

米佳目送着他走远,眼底慢慢的泛起一片朦胧,伸手抹去它,任由酸意在鼻尖散开,努力的对罗丽扯出一个微笑。

“看明天的报纸!什么意思啊?”罗丽皱着眉,仍没有想明白严昊连走前那句话的意思。

“不管他,你刚才不是说去迟酸菜鱼吗,走吧,我有点饿了。”拉过她的手,直接就要往前走去。

“对,管他是什么东西呢,走我们去吃大餐。”听她说要去吃饭,罗丽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的。

姚敏的办事效率一向都不用人担心的,第二天几乎上海的所有报纸都出现了严昊的那份新闻稿,稿子里清楚的解释了严昊同莫怜萱的关系,只是简单的合作关系,之前一同出席一些活动主要是为了宇扬同莫氏现在合作的项目能起到宣传和炒作的作用。现在为了避免引起更多人的误会特此公开澄清两人的关系,两人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也是私下的朋友,但是绝无感情上的牵扯。

米佳看着今天的报纸,愣了,也傻了,严昊的话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罗丽却替她记着了,今天一大早就起来拿了信箱里的报纸,还没看完就放声叫了起来,睡梦中米佳被她拉了起来,然后看着报纸,待看完就成了现在这样。

“米佳……米佳……”久久没有等到米佳的反应,罗丽忍不住拉了拉她,“你倒是说话呀!”

报纸上说他们没什么,他登报纸澄清说他们没什么,他们真的没有什么吗?米佳在心底反复的问着自己,在昨天之前她还是不相信他的,也认定了他同莫怜萱真的有什么,毕竟当事人之一的莫怜萱是这么同她说的,要自己离开,不要破坏他们之间,可是现在,她不确定了,他们两人的话完全相反,严昊更是心里坦荡的通报解释他与莫怜萱并无感情上的牵扯,现在的她,真的不确定了。

米佳有些茫然的起身,样子有些不知所措。

“你……没事吧?”罗丽担心的问道。

米佳摇摇头,说道:“我……我去洗脸。”

罗丽也不多问,点点头笑着说道:“那好了就出来吃早餐,我买了鸡蛋饼和油条。”

米佳点头,转身进了浴室。罗丽看着那浴室的门被关上,叹气的摇摇头,提过刚才出门买的早餐,将它们装盘盛放在餐桌上,然后又拿出牛奶倒了两杯放置在旁边。

米佳梳洗过后,才来到餐桌边,一股油腻传进她的鼻腔,一股恶心感没理由的涌了上来,米佳捂着口转身就往洗手间跑去。见状罗丽担心的喊道:“怎么了?”

半响,米佳才从洗手间里出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有些苍白。罗丽关心的上前,问道:“你,没事吧?”

米佳有些无力的摆摆手,努力的想扯出一个笑容让罗丽安心。

罗丽不放心的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烫发烧的迹象,才说道:“那过来吃早餐吧,等下该冷了。”

米佳抱着抱枕,眼皮有些沉重,拒绝的摇摇头,说:“闻到那味我就恶心,没什么胃口。”

“你……该不会是有了吧?”罗丽怀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