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严昊不敢相信的看着米佳,她说莫怜萱找过她,还要她离开!她莫怜萱凭什么?他,不明白。米佳冷笑的看着他,越过他直接往房间里走去。对他的话,她已经无法再去相信。

严昊愣愣的站在那里,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挽留米佳,现在的他太乱了,好多事他必须冷静下来,才能让自己整理好思绪。

于芬芳也被这突来的状况吓到了,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突然孩子就没了,两人还闹到要离婚的地步。

米佳提着简单的行李从房里出来,严昊,于芬芳,管家阿姨三人依旧站在原来的位置上,像是没有动过。管家阿姨看着她嘴角张合了下,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于芬芳没有说话,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复杂,严昊则紧闭着眼,表情痛苦的扭曲着。

收回自己的目光,米佳强忍着要落下来的泪,扬起头,挂着浅笑坚定的迈出了脚步,在见过严昊的身边,严昊突然一个伸手将她一把拉住,米佳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她怕看见他的脸,她怕自己会忍不住会流泪,她怕自己会心软留下。伸手拉开他的,米佳大步走出了家门。

几乎是一关上门,那眼泪就夺眶而出了,米佳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不然自己哭出声来。躲着楼梯间好一阵子,米佳才将自己的泪水忍住,有些困难的走向电梯,走出这生活了三年多的地方。出了小区米佳才给罗丽去了电话,她无处可去,能找的现在也只有罗丽了。

罗丽的客厅里,米佳端着杯热茶,小口小口的喝着,表情木木的,眼睛还有些因为哭泣而红肿着。

“那个王八蛋。”罗丽拿过沙发上的抱枕狠狠的揍着,整个人像是在泄愤似的。

“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明有老婆之前和女助理暧昧不清关系不明,现在又同豪门千金扮什么金童玉女,他当你是什么,就这样欺负你。这种人别让我碰上,下次要是真碰上了,我……我就揍死他。还有那个狐狸精,抢人老公了都还能这样理直气壮,什么东西吗。”听了米佳的话,罗丽气恨很的说道,她在替米佳不值得,她替米佳感觉到委屈。

米佳没有反应,依旧小口小口喝着,她只觉得自己很冷,是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冰冷。

罗丽又噼里啪啦的将严昊和莫怜萱一一骂了一通,最后连带着之前的张杨也没能逃过这无辜被牵连的恶运。待这些都发泄好了之后,罗丽又坐回到沙发上,看着米佳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米佳你就放心的在我这里住下,以后咱不靠他们,他们爱跟谁好跟谁好去,我们过自己的生活,过的精精彩彩,漂漂亮亮的,让他们去妒忌去。”

米佳看着她,眼神有些茫然,好一会儿,才纳纳的说道:“丽丽,我好累。”她真的好累,不仅仅是是身体这样感觉,还有心。

“那,那你去睡会儿。”看着她憔悴的脸,罗丽知道她真的是累了。“走,我带你去房里睡会儿。”

“嗯。”米佳会心的朝她笑了笑,点点头,起身随着罗丽朝房间走去。

想了一夜,第二天严昊没有进公司,直接去了莫氏集团,想了一夜,他自然能联想到什么,但是他还是要亲自过来确认莫怜萱为何要如此这么做。

“一早就来我这拿文件啊?”莫怜萱如无其事的同他说笑着,在他对面坐下,故做无知,讶异的问道:“对了,昨天你是怎么回事,突然就那样跑出去了?”

严昊看着她,眼神带着凌厉,吐口反问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莫怜萱稍稍一愣,仍是挂着一脸微笑的说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我是该知道什么吗?”

“你为什么找米佳,为什么找她说那些话,你凭什么?”严昊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咬牙问道。

“我找她做什么,我跟她又不熟。”莫怜萱否认道,然后惬意的端着咖啡喝着。

“昨天你是故意的,目的是就是让米佳误会我,这一切都是你给我设的套。”严昊看着她,眼里带着怒火。

“没有,昨天我就同你说过,我只是做戏给我哥哥看。”莫怜萱矢口否认。

看着她,好一会儿严昊才问道:“是莫振勋要你这么做的吗?”

莫怜萱一怔,讶异他为何会这么想,瞪大了眼睛反口说道:“我哥不是这样的人。”虽然自己这样做是为了哥哥,但是要是让哥哥知道他是绝对不允许她这么做的。

严昊大概已经知道了,那么他来这的目的也算已经达到,无意与她多说什么。拿过昨天所落下的文件,严昊站起身往门口走去,伸手准备开门的同时,严昊转头对她说道:“告诉莫振勋,在我身边他抢不走米佳,另外我们之间的约定就此取消,我会发布新闻稿说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

“你……”他的话让莫怜萱有了些许慌乱,不过很快就被她掩饰过去,看着俨然的说道:“你就不怕我撤了莫氏对‘宇扬’的投资?”

看着她,严昊突然笑了,说道:“呵,你是个一个商人,还是精明的商人,我相信你不会做那么愚蠢的事。”说完直接转身开门离去。

莫怜萱看着那离去的背影,他说的没错,她的确不会撤资因为合同早已经签订,冒然反悔那就是违约,而且她自己也看好那个项目。

第46——50章☆、第四十六章

莫振勋隔着窗子的玻璃看着外面的米佳,只见她米坐在办公桌认真的整理着等下要用到的开会资料,神情认真的让人看不出一点异样。但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她伪装出来的,她肯定是受伤了,昨天她那苍白发颤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他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