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叩,桌面上传来的敲响声拉回了米佳的注意力,抬头莫振勋正拿着文件站在她面前,双眉不悦的褶皱着。厉声道:“我是请你来上班的,不是请你来摸鱼打混的。”他注意到,从她今天早上过来到现在就一直心不在焉的,唤她也都比平时要慢上好几拍。

知道是自己触犯到他的底线,米佳低着头,承认自己的错误:“对好意思,莫总,我会注意的。”

其实莫振勋想问她发生什么事了,想关心她为何心神不宁,可是想到莫怜萱说的那些话,他却步了,冷着脸将手里的文件扔下,说道:“把这几份文件整理一下,等一下跟我出去一趟。”不等她有什么反应,说完直接迈步朝后面的办公室走去。

米佳看着手中的文件,微微叹了口气,打开着手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严昊合上手中的文件,端起桌上放着的咖啡,轻啜了一口,滋润了下自己那已经干涸的喉咙。

“怎么样?有问题吗?”坐在对面的莫怜萱穿着一身职业装,眉宇间尽透着专业和干练,脸上挂着笑意。

严昊嘴角微微勾起,淡笑着说道:你是莫氏的总经理我当然信得过。”

“呵呵,没问题就好,为这个案子,我可顶了不小的压力。”莫怜萱笑着,笑靥如花般娇美。

其实莫氏这次对‘宇扬建筑’的投资算是一大风险,即使对方是上海数一数二的地产开发商,但是毕竟像成品房这样的销售在整个市场上并不多见,有的也只是少数样品房的单独售卖,所以一旦失败那么在这里面的所有投资将都会血本无归。

严昊点点头,他当然知道承担着这样的风险压力会有多大,同时他也为她的这种魄力而真心感觉到钦佩,当初有多少银行为此不敢冒然贷款给他们,但是她一个女人做到了。

“现在第三期工程已经开始动工,预计在九月低会全面竣工,然后后面的一系列包括装修在内预计在明年初可以全部完成,明年四月份可以开盘售楼。”严昊向她讲述着工程的后续的一系列的安排和计划,目的也就是让她可以安心。

莫怜萱笑了,说道:“既然同你合作了就当然信得过你。”单凭他的实力和野心,她相信她的决定绝对不会有错。

严昊低笑开来,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对了,我想把我们之间的约定取消了。”

当初她决定投资的时候还附带了那么一个条件,就是给外界制造些假象,同她出席些活动,让大家以为他们正在交往,她说这样一来她说服她的父亲同意出资给宇扬,二也能防止了她母亲一直不断的给她介绍对象。当时一心想着资金投资的问题,没有多想就点头答应了,但是现在米佳主动提出来说想要听别人唤她严太太了,那么这个当初无聊的约定也该是时候终止了。

莫怜萱挑眉,不动声色的看着他,说道:“怎么,资金一到位就急着想要摔开了啦?我可跟你说,不带这么过河拆桥的。”

严昊笑了,说道:“我只是不想让人误会。”

莫怜萱眼珠转了转,端起桌上的咖啡,轻抿了一口,故意装傻,问道:“姚特助她误会了?”

对此,严昊认为无需像别人交代什么,别人的看法他并不在意。看着她,淡淡的笑着。

莫怜萱还想说什么,突然无意间瞥见从门口进来的两人,脑袋一转,嘴角勾起微笑,对严昊说道:“好,但是在帮我最后一次。”

“嗯?”严昊微蹙着眉,看着她。

莫怜萱神秘的笑着,欠身上前主动吻住他,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唇贴着唇。

严昊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对她的突然献吻惊吓多过于惊喜。反应过来直觉伸手欲推她,没想莫怜萱先他一步,抢先勾住了他的脖子,贴着的唇低语说道:“我哥在后面看着,帮我这最后一次。”

听她这么说严昊也只得放弃了推阻的动作,任由两人这样唇贴着唇。

看着前面那相拥亲吻着的两人,米佳忘了前进,呼吸像一下被人全夺走了一般,脸色开始慢慢的变得刷白,胸口像是有上千把利剑在刺着她一般。

莫振勋看着前面拥吻的两人也愣住了,再回头看看米佳,只见她脸色已经苍白,双手紧握着,身体也有些开始发抖着,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米佳像是听不见他的叫唤,她的脑袋现在是一片空白的,唯一知道的是她……要逃。

动作快的让莫振勋都没有反应过来,米佳一个转身向外跑去。

“米佳……”莫振勋惊呼道。

这声惊呼同时也传到了不远处严昊的耳里,猛的推开莫怜萱,往身后看去。

☆、第四十三章

严昊回头,正好对上莫振勋带怒的双眼,但是眼神的交流并不长,莫振勋拔腿直接朝门外跑去。严昊知道米佳一定是看到刚才那一幕了,心不自觉的开始慌乱了,情况已经容不得他再多做他想,一个转身朝门外狂奔而去,桌上放着的文件等他都已经顾不上去拿了。

莫怜萱看着那跑出去的身影,嘴角的挂着的浅笑也慢慢的退去,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了,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

莫振勋在街角追上米佳,拉过她才发现她虽然面无表情,却早已经泪流满面了。莫振勋有些无措了,追上她才知道对于安慰人自己根本就不在行,看着她神情木然,眼泪却一点一点的涌出眼眶,他慌了,乱了,还有些心疼了,情不自禁的将她拥进怀里,他只想给她些温暖和依靠。

严昊看着相拥着的两人,怒意一下就上来了,上前狠狠的推开莫振勋,将米佳拉进自己的怀里,一双鹰眸狠狠的盯着莫振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