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昊用手揉了揉被打疼了的下巴,一双鹰眼带着怒火,蹙着眉,看着前面的莫振勋。一旁的酒保忐忑的看着,在考虑是否要将酒吧里的老板请出来。

莫振勋挣脱开怜萱的束缚,上前抓住严昊的衣领,吐着酒气,在他耳边一字一字警告的说道:“既然已经有人了,就好好待她,离我妹妹远点。”

严昊大概知道他为何会如此,应该是被早上的画面给刺激到了,抓过他的手,甩开,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哥,你喝多了。”哥哥虽然有时候脾气会有些暴躁,但是从未如此,莫怜萱直觉的认为他是真的喝多了。“不好意思啊严昊,我哥可能是真的喝多了,你别放心上。”

莫振勋狠狠的瞪了严昊好一会儿,最后转身拉着莫怜萱直接走出了酒吧。

白琳看着严昊,嘴角隐约的勾起了一道弧度,那是一种带着幸灾乐祸的蔑笑。不过很快就被隐去,上前略带着点关心,问道:“严总……您没事吧?”

严昊摸了摸被揍的脸颊,疼痛让他不由的嘀咕的说道:“这小子下手真狠。”

“啊?”他说的太小声,白琳并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

看了她一眼,严昊并没有多解释,说道:“走吧。”

街上,莫怜萱被拖着前进着,莫振勋身高有一米八多,腿很长,脚步迈的很大,莫怜萱跟不上,被他拉着手走,莫怜萱几乎都是用小跑着前进的。

这样走了有五六分钟,莫怜萱拉着他,强迫莫振勋停下脚步,焦急的,关心的问道:“哥,你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对于莫振勋的反常,怜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离开他。”莫振勋看着她,定定的说道。语气不再是之前同她商量,而是更直接,更坚决,像是命令。

“哥……”莫怜萱莫名的有些慌,这样的哥哥,她之前没有见过。

也许是酒精的关系,也许是心情烦躁的缘故,莫振勋拉高了声音,冲她喊道。“他在玩弄你的感情,我说离开他。”莫振勋不知道该如何同她说明白,他只是不想她受到伤害。

“我……”莫怜萱真的是被吓到了,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傻傻的看着他。

看着怜萱无辜的眼神和表情,莫振勋知道他的暴躁吓到她了,暗自低咒了声,尽量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手搭上她的肩,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听哥的,离开他,他不值得你去爱,严昊在外面根本就有人,他是在玩弄你的感情。”

莫怜萱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努力的拉扯开微笑,想借此缓和下气氛,说道:“哥哥说的是姚敏吧,其实他们之间都已经过去了……”

“我说的是米佳。”不等她说完,严昊直接打断的说道。

“米佳?”莫怜萱有些意外,看着他,突然联想到什么,问道:“哥哥是怎么知道的?”

“我……我亲眼看到的。”莫振勋并没有说出米佳同严昊真正的关系,多少还是怕会伤到她。

“那……哥哥今天去喝闷酒是为米佳?”试探着问道。直觉告诉她,情况也许就是这么个情况。

“我……”莫振勋突然有些语塞,他想说,什么为看米佳,我是为了你。可是他突然却有些心虚了,因为今天他想最多的的确是米佳,想她为何如此的笨和执着。莫振勋看着她,一下没有言语。

时间沉默了一阵,莫怜萱看着他说道:“哥,你是爱上她了是吗?”

——————————————————————————

今天有些赶,明天一定多更些。

☆、第四十章

莫振勋被她的话吓了一跳,看这怜萱许久没有说话,最后才反应过来,不太自然的吞吐着说:“怎……怎么可能。”撇过头不去看她。

他的反应就如她所估计的一样,他真的是爱上米佳的,莫怜萱淡然一笑,只是这笑容里带着少许的牵强和无奈。

“总……总之你别在和严昊一起就是了。”也许是心虚莫振勋这样说了一句之后转身就走了。

莫怜萱看着那离去的背影有些失神,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从小莫振勋就疼她,相对于可萱,她受到他的疼爱要多很多,莫振勋的脾气不是很好,而对她却吧曾真正动过怒发过火。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不于同别人的疼爱,让她对他的情感渐渐的产生了变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习惯拿身边的那些追求她的男人同他做比较,然而不管对方如何优秀,最终比较的结果永远都是他胜出的。她开始有些害怕,她意识到自己的不正常,所以她开始接受一些追求者,只是心里的那份抗拒始终无法让她打开心扉。

最后她放任自己的情感,开始拒绝那些人的追求,因为知道他又自己的理想并不想接手莫氏集团,所以她去学了自己并不算喜欢的经济,只为她想帮他守住那属于的一切,让他没有顾及的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深深的叹了口气,莫振勋早已经走远,收回目光,莫怜萱这样低声轻叹道:“或许我也可以帮他的到想要的幸福。”

莫振勋觉得莫怜萱的话简直可笑,他怎么可以会爱上米佳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他生气只是没有见过比她更笨的人了,明知道被骗了还心甘情愿的,他只是在同情她那可怜的智商。至于喝酒,那绝对不是闷酒,纯粹是他心情烦躁想喝罢了。这样想来应该一切就没有问题了,可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干嘛目光老追逐着她的身影啊?莫振勋烦躁的松了松领带,从早上过来他的眼总会不自觉的飘到她身上,这种认知让他相当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