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严昊在她耳边这样轻声说道,然后枕着她的呼吸同她一起进入梦乡。

第二天难得一家人同桌一起吃早饭,都说母子没有隔夜仇,这句话果然说的没错,昨天还一脸生气像是不打算原谅自己的儿子的于芬芳现在一脸笑意的坐在一旁,好心情的同他说着昨天没有说完的话。

早餐的气氛还不错,严昊用过早餐就直接出门去了公司,米佳虽然没有严昊那般敬业,但也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好员工,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收拾了下自己拿过包准备出门。

玄关处,米佳边换着鞋边朝客厅沙发上看杂志的婆婆说道:“妈,我去上班了,我们楼下旁边的公园环境不错,您无聊可以去逛逛,还有您要是有什么需要,直接找阿姨就好。”

听到她说要去上班,于芬芳狐疑的转头,问道:“你进宇扬上班了?”于芬芳想起她手里可还有着宇扬那百分之四十八的股份,难道说她已经打算一步一步慢慢的接手宇扬了?那以后整个宇扬岂不是都要成她的了!

“没有,是在一家装饰公司上班。”米佳看看时间,现在去上班已经有些赶了。“我先走了。”说着直接出门去。

于芬芳一个转身,向正在打扫的管家阿姨问道:“她什么时候出去工作的?”

管家阿姨想了想,说道:“太太出去工作应该……快半年了吧。”

半年,这么久。“那是在宇扬去世之前的事了。”于芬芳自己小声的嘀咕着说道。

新雅装饰楼下的餐厅,中午米佳同罗丽如往常一样来这里吃饭,今天餐厅里出了道新菜,红烧鲑鱼,米佳看着新鲜便打了盘尝新。

“那就是说你婆婆现在搬过来同你们一起住咯。”罗丽扒了口饭,说道。

“嗯,其实她也挺可怜的,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有很多佣人,却没有一个亲人,孤单。”夹了口鲑鱼,新鲜,味道真是不错。

“但是她不喜欢你,日后找茬的地方多着呢。”罗丽白了她一眼,就她有爱心,孝顺,以后别想哭着来找她。

“其实她也就是嘴上刻薄些,其实心不坏。”米佳笑着说道。

“那还不够啊!”罗丽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真有点被她打败。

米佳笑笑,不做回答。米佳是真的是觉得于芬芳只是嘴上有些刻薄,其他并没有什么为难她的。

“你现在和严昊怎么样啊?”罗丽随口问道。

“就这样吧,哪能像你和小崔啊,甜蜜着吧。”米佳暧昧的朝她笑着,小崔是罗丽的男友,也是她们共同的同事。

“讨厌。”罗丽娇嗔道,本来想问什么的也忘了,红着脸埋头吃着饭。

米佳好笑的转头看着窗外,有时候就是这么巧,就是这么无意的一个转头,米佳看见一辆银灰色的奔驰在对街停下,那熟悉的车牌号码让米佳不禁多了几分留意,很快副驾驶的车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玫红色大衣的女子走出,微笑着同里面的人说了些什么,然后转身朝这边走来,米佳知道她的目的不是餐厅,而是楼上的新雅装饰。心好像一下被什么东西触动了,点点酸意在心尖泛开。

“看什么呢?”见她出神的望着窗外,罗丽好奇的也往外面看去,没有什么特别的啊,还是人来车往的。

转过头,温和的笑笑,转移话题道:“没什么,今天这鱼不错吧。”

“嗯,是挺好的。”罗丽并没有发现米佳的异样。

米佳又夹了一口鱼,可是现在突然觉得这味道不似刚才的好,有点酸,也许是放凉了的关系吧。

晚上米佳准时下班回家,这才刚回家,米佳扔下包包直接冲进了洗手间。下午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觉得胃酸酸的,有些恶心想吐。

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于芬芳有些狐疑的看向洗手间,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疑惑的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你……没事吧?”站在洗手间门口,于芬芳有些别扭的问道。

“恶……”又是一阵呕吐,米佳算是把今天吃进去的全都吐出来了。

见状于芬芳有些慌乱了,连忙唤道:“那个……张婶,你出来看看,米佳好像有些不对劲。”

厨房里管家阿姨也闻声出来,见状连忙将米佳扶起,关心的问道:“米佳,你没事吧。”

吐了之后人感觉舒服了许多,米佳摇摇头,“没事,就是胃里酸酸的,有些恶心想吐。”

“你该不会怀孕了吧?”管家阿姨看着她,怀疑的问道。

☆、第三十五章

时间像是一下就被定格住了,周围很安静,没有一点声音,似乎大家就连最平常的呼吸都忘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于芬芳,回过神,有些激动的问米佳,说道:“你怀孕了!”

米佳也许是有些被阿姨的话吓到了,一时没了反应。见她没回答,于芬芳有些急了,“你到是说话啊。”

见米佳如此,管家阿姨接过话,笃定的说道:“肯定是了,恶心,反胃,想吐,怀孕不都这反应嘛。”

“对对对,我当初怀严昊的时候也这样,整天反胃想吐的。”于芬芳这样嘀咕着。

“我……我没有。”米佳总算是回过神来,吞吐着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

“你没有什么?”于芬芳现在有些紧张,准确的说从刚开始听说米佳可能怀孕的时候,她的心情就开始激动了。

“我没有怀孕。”虽然每次和严昊欢爱,他都没有刻意去避孕,但是她事后都是有服事后避孕药的,所以她怎么可能怀孕嘛。但是这些话,她又不可能就这样说出来。

“你怎么知道没有。”管家阿姨奇怪的看着她。

“我,我……”米佳张嘴吞吐了,半天硬是挤不出半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