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振勋看着她,确定觉得她眼里透露出来是真诚的,皱着眉头,问道:“你真的爱他?”

“当……当然。”莫怜萱是心虚了,但是她却有演戏的天赋,说得跟真的似的,让人看不到蛛丝马迹。

莫振勋长叹一声,闭了闭眼,不再说话。现在他的心很乱,他想同怜萱说严昊其实已经结婚了,而且还已经结婚三年了,可是他疼爱自己的妹妹,从小就特别疼她,他舍不得她伤心难过。

“好了哥,我们不讨论这个,妈挺想你的,整天念叨着。爸爸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我知道他也挺想你回去看看的。所以晚上同我回家吧,住一晚上也好。”莫怜萱转开了话题。

莫振勋不说话,点点头算是回答。现在他乱了,他需要些时间来好好整理一下,想想该怎么说,怎么做才能让怜萱的伤害降到最小。

回到莫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莫振勋的回来今天意外的没有让莫家二老表现出高兴来,因为他们正为自己的小女儿的事发愁苦恼。

刚进家门,莫振勋和莫怜萱就听见阵阵哭声,夹带着还有莫母那慈祥的柔声安慰的话语。

“这是怎么了?”看着沙发上可萱哭的可怜兮兮的靠在母亲的怀里,父亲一脸严肃的坐在一旁,怜萱上前不解的问道。下意识的转头并没有看到张杨的影子,他没有同可萱回来吗?

莫母抬起头,无奈的说道:“张杨在外面有人了。”

闻言身后的莫振勋俊眉一挑,今天的事怎么这么多。

怜萱一惊,怎么会呢,在她看来张杨总是处处让着可萱,她一直以为他们是很相爱的,“怎么会呢?可萱你亲眼看到了?”

“要是看到了,我非上去给那狐狸精两巴掌不可。”靠在莫母怀里的莫可萱抬头说道,眼光里带着凶狠。

听她这么说怜萱可以确定可萱并没有亲眼看见,说道:“那也就是没有亲眼看到咯,那这事就不能确定,说不定这中间有什么误会才是。”

“误会,那还有什么误会,昨晚张杨喝醉了迷迷糊糊全说了,说什么爱的,什么好想她之类了,这还能有错吗?这几天我就觉得他有些不对劲,没想到他真的在外面偷人。”说着莫可萱有哭了起来。

“张杨真这么说?”怜萱怀疑的问道。

靠在莫母怀里,莫可萱带着哭腔说道:“我听的真真切切,他说……他说……米佳我爱你,我好想你。这些你说我还有听错吗?名字都喊出来了,我有误会他吗?”

怜萱听着米佳这名字有些耳熟,却没有想起是谁。看着妹妹如此,想来这事应该是真的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同母亲一同安慰着她。

大家没有注意到身后莫振勋在听到莫可萱说的话的时候不禁瞪大了眼。

米佳!张杨和米佳之间又有什么关系?莫振勋心里思索着,眉头皱得更深。

☆、第三十章

严昊那天说要与她试着去了解,试着去相爱,可是第二天临时安排去出差,对她没有一声交代,也没有一个电话,几天过去米佳没有一点他的消息,就如果过去那三年多一样。这应该是已经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可这次她竟然有些在意了,这是米佳自己都感觉到意外的事,有些自嘲的笑笑,不明白自己为何这么多想了,也许是因为那天说的那些话吧,多少是有点影响的。

甩甩头,收拾好自己那略带着的失落心情,米佳开始准备着今天工作上需要的东西。

莫振勋提着公文包进来,看到米佳眼神突然一暗,蹙了蹙眉,上前经过她办公桌的时候,说道:“你进来一下。”

米佳没有多想,以为他是要交代工作上的事,起身随他身后进去。

莫振勋放下手里的公事包,伸手心情烦躁的松了松自己脖子上的领带,昨天中午在天台听到的事,后来餐厅怜萱同他的她爱严昊的事,在然后回家可萱的眼泪和哭诉,这些一切的一切都弄的他心烦意乱的。

“莫总,有什么吩咐吗?”米佳安守着本分,在他面前她向来言语都小心谨慎,就怕一不高兴惹到了他大爷。

虽然现在心情是烦躁郁闷的,但是他还是理智的,问道:“你和张杨什么关系?”没有拐弯抹角,没有试探套取她的话语,莫振勋直接这样问道。他真不明白,为何最近这些事都能和她扯上关系。

米佳一怔,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这样问,还是说他知道了她之前同张杨之间的事?吞吐着回答:“我……不太明白莫总的意思?”

“怎么?你是想告诉我你不认识张杨吗?”严厉的鹰眼盯着她,想是能把人看穿似的。昨天可萱能说出她的名字,他就相信自己的妹妹说的是真的。不过至于米佳是否真的同张杨有那种关系,他不确定,但是最少应该是认识的。

“我和他是校友。”米佳如实说道。

“只是如此吗?”莫振勋冷冷的说道,他不认为就只是这么简单。

他的语气让米佳感觉到不舒服,“不然您觉得还有什么?”她想他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但是无妨,他知道又如何,当年受伤的应该是她吧。

看着她没有回答,沉默了下,又问道:“你之前就知道他同我的关系?”

“不知道。”要是知道她绝对不会来。

莫振勋没有再多问什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淡然开口道:“出去吧。”

米佳也不多问,直接转身离开。

早上的不愉快让米佳这一天的心情都不怎么愉快的起来,今天她一个人回去,罗丽因为交了男友最近都忙着自己的甜蜜幸福去了,想到罗丽,米佳露出了今天难得的笑容,她是真心微罗丽找到幸福而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