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沉寂在痛苦中,也许是因为对我爸爸死的愧疚,严宇扬找到了我,他对我很好,就像是我父亲一样,我渴望他那样的慈爱,所以当他说要拿我当女儿一样照顾我的时候,我答应了,同他会了严家。”平复好心情,米佳淡淡的说道,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

“你之前说住在你爸爸的朋友家里就是严家?”罗丽记得之前问米佳住那里的时候米佳是说住她爸爸朋友那的。

米佳点点头,淡然一笑,又朝罗丽扔出一记重弹,“确切的说我是住在自己家,因为我同严昊三年前就结婚了。”

罗丽半张着嘴,眼睛瞪的老大老大的,这叫他怎么敢相信,米佳结婚了,而且同严昊,而且结婚三年!

看着她的样子,米佳笑了,说道:“好了,这就是全部了,这就是为什么严昊会接我的手机和同去一起在那里吃饭的原因,还有问题吗?”

“怎么……怎么会呢?”一时半会罗丽真的很难消化米佳同她讲的这些,她宁愿相信说米佳是最近才同严昊有了交往,这样比较容易让人相信。

“你不相信啊!也是,我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米佳打趣着说道。心想,严昊的保密工作真不是盖的,三年愣是没有让人发现他已婚的事实,不过这中间多少还是有些她的功劳,因为出门她总是很识趣的避开他。

“可是,严昊这几年的那些报导……”罗丽本来就喜欢看一些八卦杂志的报道,对严昊的那些花边新闻自然也是有所知晓的。

心疼的看着她,罗丽关心的说道:“在那样的豪门,你一定受了不少委屈。”

米佳笑着摇摇头,“我公公对我很好,真的就像亲生女儿一样待我,所以我并不受委屈,而且我们并没有同他们一起住,严昊在市区买了套公寓。”

“可是严昊他……”罗丽想说什么,又突然意识到什么,叹了口气,问道:“米佳,你爱严昊吗?或者,严昊爱你吗?”

对于罗丽的问题,米佳一愣,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她爱严昊吗?严昊爱她吗?她突然想起那天严昊在餐厅同她说的话,‘也许我们之间并不了解对方,我们结婚也不是出于爱,但是现在开始让我们试着去了解,试着去相爱。’所以他应该是不爱她的,自己呢?应该也是不爱的吧。

没有回答,米佳笑着对罗丽说:“丽丽,就你知道,帮我保密好吗?”

罗丽叹了口气,无奈的点了点头。

直到两人离开天台走下楼去,一旁小屋后面的莫振勋这才出来,天台是他画图烦躁心情郁闷的时候会上来静一静的地方,而今天却没想在这里听到这么一段对话。看着楼梯口,俊眉因为某些事,紧紧的皱着。

☆、第二十九章

进餐厅,莫怜萱转头张望着,没多久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找到自己寻找的目标。脸上泛着笑容,好心情的朝那走去。

“哥。”甜甜的叫道拉开椅子,在莫振勋对面坐下。

莫振勋像是在想些什么,就连她来了也没有发现,眉头索的很紧,并没有听见莫怜萱的叫唤。

“哥?”见他没有反应,莫怜萱又出声叫道,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呃。”莫振勋回过神,看见妹妹已经在自己面前坐下,勉强自己露出笑容,说道:“来啦,刚下班?”

“嗯。”莫怜萱揉了揉酸痛的脖颈,坐了一天几乎没有怎么活动过,现在白领的颈椎病几乎都是这么来的。“刚刚在想什么呢,叫你都没反应。”

莫振勋笑笑,没有正面回答,说道:“没什么,想吃什么,我帮你点。”

“同你一样好了,我不挑食的。”莫怜萱笑眯眯的说道。

莫振勋叫了两份套餐,今天的莫振勋显得有些沉默,几乎不都怎么说话,这种怪异莫怜萱是不可能没有感觉到的。

“哥,你今天是怎么了,怪怪的。”晚餐吃的差不多,莫怜萱放心手中的餐具,这样问道。

闻言莫振勋也放下手中的餐具,抬眼看着她。表情有些凝重,开口问道:“你和严昊真的在交往吗?”中午在天台无意中听到的那些话让他心神不宁了一下午,而这一下午他几乎都在想这事,他怕自己的妹妹被骗了。

莫怜萱表情有一些些慌乱,但是很快就被隐藏的很好,用笑容掩饰着自己的心虚,说道:“我上次表现的还不明显吗,怎么哥哥到现在还有这样的疑问啊!”

“告诉我,你们真的在交往吗?”莫振勋认真的再次问道,如果答案是真的,那也就是说怜萱现在成了第三者,他不希望自己的妹妹背上这样的骂名。

“当然是真的。”莫怜萱回答的很快,语气带着坚定。

“马上分手,他不适合你。”莫振勋冷着脸说道,表情已不似以往的温柔。

“为什么,我觉得挺好,论家世背景,我们也算是门当户对,论才貌能力,我们也可以说是男才女貌,那里不相配了。”莫怜萱呛声说道。

“他配不上你。”在他心里,怜萱值得更好的男人,如果严昊不是已有家室,或许就像怜萱说的,他们是门当户对男才女貌的天作之合,但是要委屈怜萱当人家的第三者,那他着个做哥哥的绝不容许。

“‘宇扬建筑’会配不上‘莫氏集团’吗?”莫怜萱这样反问道,心里担心的想着,今天的哥哥有说不出的怪异,还是说他已经发现了什么?

“对,你说的都对,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完,莫怜萱直接打断了他。

“我爱他,这与他是不是‘宇扬建筑’的总裁没有关系,这和他的家世背景也没有关系,我不在乎。”莫怜萱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她怕说多了真会漏出什么马脚,所以直接下了狠话,表明自己的严昊的心意,希望他不要再就这个问题谈论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