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几个月下来的上班生活让她在家里有些无所事事了,以前种养这的花草被阿姨打理的妥妥当当的,已经不用她插手做些什么,以前用来消磨时间的言情小说现在也有些安奈不住耐心一字一句的往下看去。看电视也没有看出个什么名堂来,回房睡觉又怎么也睡不着。最后米佳决定出去逛逛,或是到那个咖啡厅坐坐,时间差不多了就去‘宇扬建筑’找严昊。

换了身衣服,米佳从家里出来,没有叫车,就这样沿着街道走着。

本来就是没有目的性的,走走停停看看却没想走到了自己以前同父亲生活的住处。看这并没有多少改变的地方,突然才发觉自从父亲走后她嫁给严昊之后,她并没有回来过几次,她害怕触碰到心里那根伤心的弦,在这她生活了二十二年,同她的父亲一起,也许到现在她还是不能完全接受父亲已经离开的事实吧!莫名的有中想落泪的冲动,克制住那要掉下来的泪,米佳转身准备离开,却在转身后愣在了那里。

身后张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看着米佳有些欣喜。

“米佳。”张杨叫她,嘴角带着难隐的笑。

☆、第二十五章

米佳看着张杨,心想:真是见鬼了,三年多没见的人最近怎么到哪都能遇到。微笑的说道:“好巧。”不热络,带着点疏远。

张杨有些兴奋的上前欲拉米佳的手,被米佳巧妙的躲开,脸上的笑容一僵,很快恢复如常,笑着说道:“是啊,好巧。”

“我还有事,先走了。”米佳笑笑,说完转身就想走。她真的不打算,也不愿意同他多做纠缠。

经过张杨身边,张杨伸手抓住她的手,有些失望的说道:“至于见了我就想要躲吗?”

“没有,我真的有事。”米佳说着,想抽回手,他却不让。对峙了几秒,米佳看看手表,时间还有,妥协的说道:“我还有点时间。”

两人在对面的星巴克坐下,各自点了杯咖啡。米佳搅拌着杯中的咖啡,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该同他说些什么。不是情侣,也不是同事,勉强算是朋友吧,却三年多没有联系了,话题已经找不到了,现在的两人就像是只知道对方名字的陌生人,她不明白张杨固执的想同她聊些什么。

“你在‘新雅’上班?”张杨开口问道。

“嗯,我不知道莫总是你太太的哥哥。”莫振勋的身份他隐藏的很好,几乎全公司的人都没有人知道他是就莫氏集团的少东。

“如果你知道我是他妹夫的话,你应该不会去那上班吧。”张杨有些自嘲的说道。

米佳搅拌咖啡的手突然一顿,没有抬头,笑笑。他说的没错,如果知道莫振勋同他有这样的关系她的确是不会进‘新雅’的,如果罗丽之前就知道张杨同莫振勋的关系,她应该也不会介绍她来上班吧。

“我倒希望你恨我。”张杨这样说道。

米佳皱了皱眉头,抬头看着他,对他的话,她不解。

“那样至少说明你心里还有我,而不是现在这样冷冷淡淡的。”张杨看着她,认真的说道,眼睛里带着热切。

“现在说这样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谈谈别的吧。”米佳干笑着,这话题现在已经不太适合他们之间了,他结了婚,而她也嫁了人,再来谈说心里有谁没谁太不合适了。

张杨突然伸手握住她的,米佳想挣脱开来,他却抓的更紧。张杨有些激动的说道:“米佳,我后悔了。我爱你,这一直都没有变,这三年我有时间就会来这看看,希望与你遇到。那天在街上看见你,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我多想抱着你。”说着,抓着米佳的手更紧了。

他的举动有些过了,米佳不喜欢这样的触碰。“张杨,你……你别这样。”伸手用力往回抽,却不得。

米佳的挣脱张杨没有理睬,继续说道:“我不爱可萱,和她结婚完全是因为她能帮到我,我以为我可以就这样同她过一辈子,可是重新出现在我面前才知道我是依然爱着你的。米佳,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米佳停下挣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问道:“那……莫可萱呢?你要同他离婚?”要知道,要是同莫可萱离婚他就等同没了现在的一切。

离婚!张杨有些愣住了,离婚他从来没有想过,虽然莫可萱有些小姐脾气,有些小心眼疑神疑鬼的,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是离不开她的,因为他舍不下现在的生活。

“我们……我们可以不让可萱知道。”张杨有些心虚的说道。

米佳真不敢相信这些话他真能说出来,这是她之前深爱过的男子吗?她为自己的眼拙感到悲哀,有些心痛的说道:“张杨,我真瞧不起你。”

张杨没敢看她,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要求是过分了,可是他真的是爱她呀。

用力甩开他的手,说道:“你用爱情换取事业上的成功我不曾恨过你,因为每个人追求成功的方式不同,你既然选择如此我只能感叹说我们之间有缘无份,可是现在你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打心底瞧不起你。”

“我……是真的爱你。”张杨这样解释着。

米佳激动的说道:“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你谁都不爱,你最爱的是你自己。如果当初你真的爱我,你不会因为为了成功而选择离我而去,如果你现在真的爱我,你不会提出这样无耻的要求让我见不得光。”深呼吸,缓解了下自己的情绪,说道:“你这样不是爱我,而是在侮辱我,同时也侮辱了你自己。”

“米佳,我……”张杨还想讲些什么,却被米佳直接打断。

“抱歉,我真的还有事,先走了。”说完直接拿过一旁的包,大步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