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个孩子吧。”严昊这样说道。他想,如果米佳怀孕了,那么莫振勋就该实相的走开了吧。他不喜欢自己的老婆给别的男人肖想着。也是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对米佳的占有欲是如此的强烈,也许当初不同意她出去工作的原因就是因为如此吧。当然,这不仅仅只是想将她困在家里,他是真心想同她一起要个孩子,他想要一个同她一样美丽漂亮的女孩,应该会很可爱吧!

这样的想法不是一时兴起的,以前没提只是替她想说她太年轻,但是今天莫振勋的挑衅真的有些刺激到他了。

听着他这样说,怀中的米佳一愣,一时没了反应。

没有得到回应,严昊放开她,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又一次说道:“我们要个孩子吧,我想要个孩子。”

米佳看着他,认真的看着,想从他眼中看出什么似的,却没有回答。对此,她是没有准备的,关于这个问题她也是从来没有想过的,在她看来孩子是两个人相爱的结晶,不是足够深爱的两人是没有勇气去要孩子的。而她和严昊之间算是有爱吗?她想,他们应该是没有的。

见她不答,严昊就当她是默认了,打横将她抱起,向他们的卧室走去。

☆、第二十四章

米佳闷哼一声悠悠的转醒过来,转头看向床的另一侧,严昊早已经不知去向,不,不应该用不知去向,她是知道他的去处的,他总是工作至上,绝对算是尽责勤快的老板。但是做为父亲,他会尽责合格吗?严昊昨天的话不禁让米佳这样想到,她开始考虑有关孩子的事。

伸手向床头柜探去,摸索着想找自己的手机,好看看现在已是几点,深色的窗帘遮住了外面全部的光线,房间里灰暗暗的米佳猜不准现在是什么时间。她突然记起昨天回来将包直接放在了客厅里,然后在沙发上坐下同严昊谈话的事。当然,她也同时想起管家阿姨回来后碰见他们那尴尬的场面,这一回忆让米佳满脸羞窘的埋在了被子里,现在想想都还觉得丢脸。

冬日的被窝是足够诱惑人的,米佳多么贪恋这样的温暖,可是她要上班,她记得今天才周五,明天才是那让人渴望的美好周末。翻个身准备起来,不让自己恋床。可就这一动,觉得这整个身子象被坦克碾过似的,腰以下统统不是自己的。米佳痛苦的闭了闭眼睛。

这股酸痛让昨晚的一幕幕画面像电影似得在米佳脑中闪过。

在这方面严昊对她从来都是热情的有欲望的,两人这种在床上的契合让米佳不曾一次怀疑过他同自己婚姻三年多没有争吵没有异议多少是因为迷恋着自己的身体的。他对她是热情的,热切的,但是同时也是温柔的,体贴的,但是昨天他是疯狂的,像是真的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那句话,一整晚他都在不停的索求着她。

那样极限制的画面让米佳不禁羞红了脸,身体上的酸痛让她在心里不下百次的将严昊骂了个遍,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嘴角现在正带着不自觉的笑意,眼里也满满都是柔情。

米佳忍住了酸痛,起身下床,她可是个尽职的员工。才开了房门就听见厨房里有响声,进去一看原来是管家阿姨正在里面做饭。管家阿姨察觉到背后有人,转头正好对上米佳那张写满意外的脸,亲切的对她笑笑,相处久了,她有点把米佳当女儿看了。

“阿姨怎么来这么早啊!”米佳知道管家阿姨的家虽然也在上海,但是离这还是有相当的一段距离,这样的冬日早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管家阿姨笑笑,看看米佳又看看窗外的天,说道:“现在已经中午了。”指了指流漓台上准备着的饭菜,眯笑着眼睛说道:“我现在在准备午餐呢。”

米佳看看外面的天,阳光明媚,再看看煤气灶边上那已经洗好的茶和鱼,她到底睡了多久?想着赶忙冲到客厅,在沙发上找到自己昨天遗落的包包,翻出手机,屏幕上的时间赫然印着十一点三十,天哪!她竟然一睡睡到了中午,她还要上班呢。

管家阿姨跟在她身后出来,看她挎着一张脸,无奈的样子笑着。

“阿姨,你这么不叫醒我呢,我今天还要上班呢。”米佳苦着脸,她可以想象莫振勋看见她发火的样子,在心里不禁默默的给自己祈祷起来。

“先生说你昨晚太累了,所以今天已经帮你情过假了。”管家阿姨暧昧的看着米佳,笑着说道。

看着管家阿姨暧昧的眼神米佳的脸爆红开来,心里又不禁将严昊骂上十几遍,昨晚太累!亏他敢说的出来。

“那个,先生帮我请假了?”转移开话题。不过又开始担心严昊帮她请假莫振勋会不会发现什么。

“嗯,早上有人打你的手机,被先生接到了,然后先生就顺便情她帮你请假了。”管家阿姨这么说道。

“有人打我手机?是谁?”米佳暗自觉得不妙,猜想着,那人该不会是罗丽吧!

“不太清楚,不过听语气应该是你的同事。”手机是严昊接的,她知道的并不多。

不用猜了,米佳百分之两百确定那人是罗丽。好了,她现在又要开始烦恼星期一怎么去面对罗丽的追问了。再一次的,米佳又在心里将严昊骂上几遍。

“怎么会这样……”长叹一声,米佳无奈的感叹道。

管家阿姨笑笑,突然又想到什么,说道:“哦,对了,先生让你下午去公司找他。”

“去公司找他?为什么?”米佳不解。

管家阿姨摇摇头说道:“先生没说,只说让你下午五点左右到公司找他就是了。”

米佳有些不太情愿的点点头,“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