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佳听的有些迷迷糊糊的,许久才理出点头绪,没有理由的她愿意相信他说的话,在他怀里闷闷的问道:“所以……前段时间是真的很忙。”并不是同莫怜萱去约会!

严昊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他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好笑的说道:“不然你以为呢?”

“我以为你是和莫小姐去约会了。”米佳语气有些酸酸的说道。

严昊放开她,让两人四目相对着,像是过了很久,才认真的问道:“你是在吃醋吗?”这个发现让他心情愉快许多,冲散了他一下午的郁闷心情。

严昊的话像是砸到了米佳,她的脸不自觉的一下就红了,吃醋!她不觉得她对严昊之间能扯上这么暧昧的词,她顶多就是觉得在严太太的身份上她是该有这样的反应了。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我,我才没有……我,我怎么可能吃你的醋,我们并没……唔唔……”解释没有说完,嘴已经被另一张嘴堵上。

为了不想多听到让自己扫兴的话,严昊用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直接将她的嘴堵上,而且这也是他一直乐于的方法。

米佳睁大了眼看着他,完全忘了反应,显然是别他这突来的行动吓了一跳。严昊恶作剧的轻咬了一下她的唇,成功让她恍过神来,伸手将她的眼蒙住,在这样的热情拥吻中那么一双大眼睛显然是有些煞风景的,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米佳总是很容易沉迷在他的吻里,不知觉中慢慢的回应着他,伸手环上了他的双肩。

对于米佳,严昊觉得自己的激情总是能这样一触即发,手开始不安分的探入她的衣内,摸上那内衣的暗扣熟悉的将它解开,刚想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戏剧性的事发生了,大门这个时候被人打开了。

六目相对,时间好像停止了一般,这时候的米佳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第二十三章

管家阿姨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回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打断了主人的好事,真是罪过啊,罪过。

米佳看着门边的管家阿姨,又看看严昊,脸刷的一下通红了,整一个人将头埋进了严昊的怀里,虽说两人的衣服的完好的,可是只要是有眼睛的人一看就明白现在这是一什么情况,这,这叫她以后还怎么面对阿姨啊!米佳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么想着,头更往严昊怀里钻去。

“那个……那个我突然想起家里有事,我……我今晚请假就,就不回来了。”管家阿姨尴尬的说道,说完逃也似的转身就走。真是见鬼了,就出去一趟没想回来竟能撞上这等好事,在这家做了三年多,也没见两人有多恩爱啊,冷冷淡淡的,今儿个怎么就……管家阿姨甩甩头,进了电梯,今天还是别回去的好,免得打扰了人家小两口,那她真是罪孽了。

管家阿姨走了,屋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人,这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这情况完全变了个样。严昊看着一个劲往自己怀里钻的脑袋,再想想刚刚的一幕,这嘴边的笑意就控制不住的扩大开来,最后整个笑出了声。

米佳躲在他怀里没有抬头,手拍打着他的背,这家伙竟然还笑的出来,真是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严昊没有理会,像是真的很高兴似的笑个没停。米佳恼了,气的推开他,红着脸,瞪着眼,鼓着腮帮子,恨恨的看着严昊。

看她这生气可爱的样子,严昊更乐了,倾身上前,在她嘴上啄了一吻,高兴的要将她搂紧,没想米佳突然使了力,推开他,生气的说道:“你还笑,我,我明天那里还有什么脸面见阿姨啊。”明天非给管家阿姨笑死不可,长这么大她还没这么丢脸过。

严昊不以为意,仍是一脸笑意的说道:“这有什么,我们本来就是夫妻,又不是偷情的,而且既没偷又不抢的,在自个家亲热还犯法啊?再说了,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我们的衣服不还好好的嘛,不过就算阿姨再迟点推进来也没事儿,我给你挡着不怕给人看光。”

听听,听听,这个平时一脸严肃的男人今天竟然给她开起了黄腔!米佳脸更红了,“你……你……讨厌,我,我不理你了。”气的连一句话都没能好好说,起身转身就要往房里走去。

严昊跟着起来,从身后将她抱住,哄着说道:“好了好了,这事怪我,这事怪我,是我太着急了。明天,明天我就去跟管家阿姨说,让她不许笑你。”严昊嘴上说的一本正经,眼里却带着明隐藏不住的笑意。

米佳转过身,瞪着他,“不许,不许你讲。”他要是真那么说,那她以后更不要做人了都。

看着她,严昊笑了,一个低头猛地衔住她的唇,啃咬着,吸允着,在她一个不小心松口的时候灵巧的舌直直的探入她的口中,寻找着她的,纠缠着嬉戏着就是不让她躲藏,直到将她降服让她同自己一起起舞。米佳先是抗拒的,却绕不过他的深情,最终还是沉溺在他的温柔里。

不知道被吻了多久,米佳只知道在她快要透不过气的时候严昊才放开了她,靠在他胸前,米佳感觉得到他的心跳是同自己一样的频率,胸前起伏着,暖暖的气息洒在她的耳后边,这种感觉让米佳莫名觉得心安,她有点贪恋现在这一刻的温柔。

拥着她,严昊调整好自己的气息,他突然想起中午在那餐厅里莫振勋说的那些话,那些话让他觉得不舒服,很不舒服,莫名的让他有些隐隐的不安。拥紧她,感觉她真实在自己的怀里,他轻轻的在她耳边唤道:“米佳。”

“嗯?”靠在他怀里,闻着他的气息,米佳闷声回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