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走在一起,感觉很相配。”莫怜萱真心的说道。“也许你知道我哥的脾气不怎么好,但是他对你真的是特别的。”

米佳看着她,错愕着,她该怎么回答她这句话,也同她一般说你和严昊也很相配吗?说你之于严昊也是特别的吗?他从不曾公开过他同一个女人的关系,不管是她这个明媒正娶的老婆还是绯闻传了三年的姚敏。不,这样的话她说不出口,虽然知道是那是真的,但是就是没有办法对她这么说。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自己不爱严昊,却还是会介意亲眼看到他同别的女人亲昵,这种感觉和看报纸杂志完全两样。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同一件事知道和看见原来也有这样的差别。

停车场里,两个男人面对而立,一个面若冰霜冷酷着一张脸,一个满面春风面带微笑。

“断了对米佳的想法。”严昊面无表情的对莫振勋警告的说道,双手在裤子口袋里紧紧握成了拳。

“凭什么?你没有那样的权利。”莫振勋面带着微笑,无视他的警告。

“我有。”因为我是她的丈夫,你没有觊觎别人老婆的权利。严昊想这样对他说,却最终没有说出口,因为他记得同莫怜萱的条件,他是个商人,而且是一个守诚信的商人。

收敛起脸上的笑意,莫振勋看着他说道:“我不管你同米佳是什么关系,但是我不允许怜萱受到伤害。”怜萱一直都是他最疼爱的人,他不允许她有一点委屈和伤害,他认为这是一个哥哥对妹妹最基本该有的保护。

“我能否伤害到莫怜萱她自己最清楚,至于米佳我不打算放手。”严昊现在该死的后悔为何当初要答应莫怜萱那无聊的条件,他讨厌这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严昊不再同他多说什么,或许他不该在此跟他多说什么,米佳的想法才是他该关心的,转身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莫振勋斜眯着眼,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他伤不到怜萱吗?

☆、第二十二章

因为中午那顿饭,米佳一个下午心情都不怎么样,她以为她是在意莫怜萱对她说的那些话,可以是一个下午脑袋里想的最多的竟然是莫怜萱亲昵的挽着严昊的画面,米佳将这一原因全归结到因为她现在还是严太太的身份上,一个妻子怎么可能对丈夫同别的女人之间的互动无动于衷呢。

“你干嘛啊,整个人丢了魂似的。”罗丽轻推了下她,从下班出来就觉得她有些不对劲,跟她说了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

“呃?什么事?”米佳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她在想回去该怎么面对严昊。严昊会说开了然后要求跟她离婚吗?如过是这样,那她是不是该马上开始着手找房子的事呢?

“哦,我的天!”罗丽沮丧的拍了自己一记额头,感情她刚才滔滔不绝的讲了半天她这家伙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啊。停下脚步,看着她,认真严肃的又重复了一遍道:“我是说我不同你回去了,我等一下约了人,所以你自己一个人回去吧。”两人虽然没有住一个地方,但是两人回家的方向是相同的,所以下班两人基本上会结伴乘公车回去。

罗丽本以为她会追问她同谁有约,然后乘机将自己交了男友的事对她坦白开来,可是没有。

米佳淡淡的看了罗丽一眼,点点头应声道:“哦。”

“就……这样?”难道没有什么想问的吗她?她还她会同自己一样八卦,好奇的追问约了谁呢。

“你好好玩,我回去了。”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那个米……”罗丽还想跟她说些什么,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了,是男友打过来的,见米佳没有转头的意思,罗丽撇撇嘴也只有作罢。

米佳走在街上,突然有点不想回家的冲动,奇怪的是今天她走在路上竟然到处可见那些出租房屋的广告。这是心里作用还是什么?

拖拖拉拉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近晚上七点了,打开门,严昊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像是专门在等她回来。

米佳心里一愣,这是他第二次早归,上次是因为她出去工作的事,这次是想同她说离婚吗?

米佳深戏吸一口气,心里自我安慰道:对此她不早有准备嘛,又有什么好紧张的呢,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

没有看到管家阿姨的身影,想必他是先让阿姨回去了,毕竟有些话并不适合有第三人在场。

严昊看着她,看她进门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嘴角带着笑意向他走来,在他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她的微笑让严昊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时候他不喜欢他脸上的笑容。

两人对视的许久,都没有开口,最终米佳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不明白他为何迟迟不开口,这种事不是越早解决约好吗?

“我以为你会有什么想要问我。”严昊冷冷的开口,不满她的问话。他一直在等,等她开口问他关于莫怜萱的事。

他真是绅士,这事让她开口多少给她留点面子,想的真是周到呢。米佳嘴角泛起自嘲的笑意。不知为何,这时候她竟然感觉到有些心酸。

“你和莫小姐……”米佳思量了许久,才开口却被他打断。

“我和莫怜萱不是你想的那样,报纸杂志写的那些你不用去理会,我同她只是合作关系。”严昊一直都注意着米佳脸上的表情变化,她的自嘲和脸上的失落让他不忍,所以不等她问出口他先主动跟她交代。

他的话让米佳有些吃惊,怔怔的看着他一时忘了反应。

轻叹了口气,起身过去将她拥进怀里,两个人一同挤在狭小的沙发上,“前段时间父亲的去世对公司有很大的影响,银行的不信任直接撤销了对公司的贷款投资,公司今年重点的计划如果没有这笔款项的投资这计划必定是强迫停止,为此我们决定同莫氏集团合作,莫怜萱是莫氏的总经理,这个合作案直接由她负责,她对两家公司的合作表示很有兴趣,却另加条件说要我配合她演些戏,公司需要莫氏的资金,所以我答应了。”严昊向她坦白,交代着他和莫怜萱之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