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杨,你们认识吗?”旁边的莫可萱讶异的转头看着张杨。

“我……她们是……”张杨吞吐的说着,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我们不认识他。”罗丽老大不高兴的说道。

气氛有些诡异尴尬,看着罗丽一脸的不高兴,又看看张杨微红了脸的窘态,米佳微笑着说道:“我们是他的学妹,张杨是我们的学长,我们之前是校友。”

“是吗?”莫可萱微笑的看着张杨,像是在等他的确定。

“是……是啊,她们是我大学里的学妹。”张杨顺着米佳的话说道。

“只是学妹吗?”莫可萱似笑非笑的问道,以她女人的直觉,她并不觉得张杨同她们就单纯的只是学长和学妹的关系。

“都挤在这做什么。”身后传来一道冷酷的声音。

莫可萱最先看到莫振勋,微笑着上前,撒娇的挽上他的手,甜甜的唤道:“哥。”

米佳和罗丽皆是一怔,她叫莫振勋哥!

“大哥。”张杨也上前叫道。

莫振勋点点头,瞥过眼,看见米佳和罗丽,英眉微微皱起。

罗丽拉了拉出神的米佳,微笑着问好道:“莫总好。”

莫振勋淡淡的点点头,转过头对莫可萱和张杨说道:“走吧。”

莫可萱点带你头,三人进了电梯。

看着站着不动的米佳和罗丽,莫振勋皱着眉头问道:“不打算进来吗?”

米佳和罗丽交换个眼神说道:“我们等下一趟好了,不着急。”

电梯的门被关上,米佳转头看着罗丽,疑惑的问道:“莫振勋是莫可萱的哥哥?”

罗丽同样疑惑的摇摇头,对此,她并不知道。

————————————————————————————————

谢谢亲amyysp2000和如果梦会灵的鲜花,还有谢谢penglijun1的钻石,莫莫感动ing。

☆、第十九章

莫振勋他们进来的时候莫荣君同莫夫人坐在沙发上,莫怜萱一脸笑意的面向他们,热情的唤道:“大哥,你们回来啦,爸都等你好一会儿了。”亲昵的拉着他到父母面前。

“爸,妈。”莫振勋对坐在沙发上的两人唤道。

“去过公司了?”莫荣君发话问道,表情的一如既往的严肃。

“嗯,可萱和张杨下午带我去过了。”莫振勋回答道。

莫荣君严肃的表情有些缓和下来,商人就是这样,纵使内心有多么的欣喜他也不会表现在脸色,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说道:“记着你跟我说的话。”

莫振勋目光一沉,不再言语。

“好了,好了,振勋难得回来,我们先吃饭吧。”莫夫人微笑的缓和了客厅严肃的气氛。

“就是,为了等哥回来,我肚子都快饿扁了。”莫怜萱附和着说道,给莫可萱使了个眼色,两人上前搀着父亲往餐厅走去。

吃饭的气氛有些凝重,莫荣君严肃着一张脸,规律吃饭夹菜没有一句话,他不是不想说什么,只是几年了没有和儿子这样面对面坐下来好好吃一顿饭,他怕一开口又会同儿子吵起来。

莫母欢喜的给儿子夹着菜,感觉气氛有些不对,笑着开口说道:“前几天我看报纸了,没想到会看到这么一条新闻。”

“什么新闻啊?”莫怜萱好奇的问道。

“那得问你啊?”莫母看着女儿,笑容有些神秘。

“问我?”莫怜萱有些糊涂了。

众人好奇的看着她,莫可萱突然想到什么,笑说道:“我也看到了,这是啊,的确得问姐姐。”

“到底是什么事啊?”她们间的对话引起了莫荣君的好奇。

“就是啊,妈,可萱你们就别卖关子了。”莫怜萱其实已经有些知道她们说的是什么了,但是这事还是要她们说出来才行。

“可萱,你说。”莫母看了看她,神秘的笑着,然后对小女儿说道。

莫可萱点点头,转头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姐姐,问道:“你和‘宇扬建筑’严昊的事不该问你问谁啊?”

宇扬建筑的严昊,这几个字引起了莫振勋的注意,抬头探寻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怜萱和严昊?

莫怜萱眼睛转了一圈,慢悠悠的说道:“问我什么?你们不是看到报纸了吗,还是说那照片拍的不够清楚,妈妈和可萱你都没有看清楚。”

“是真的?”莫母和莫可萱几乎一同惊呼出了声,而莫母更是夸张的眼睛的亮了。

“你们真的在一起了!”莫母自言自语道:“报纸上看上去你们也蛮相配的,一个漂亮,一个帅气。”这样多好,也省的她每天都要为她的婚事而担心。

莫怜萱也不言语,只是神秘的笑着。

“宇扬建筑的严昊?那小子是个人才,做生意比他父亲要高明许多。”莫荣君开口说道。

“老爷也知道他?”莫母有些兴奋的问道。

莫荣君点点头,突然又想到什么,问道:“前几天我们是不是刚同宇扬签了合约?”

“嗯,是关于宇扬建筑成品房的投资。”莫怜萱答道,眼睛一转,俏皮的问道:“爸爸是不相信我的眼光吗?”

莫荣君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的能力,要不然我也不会将莫氏总经理的位置给你。”对于女儿的能力他向来不怀疑,由于之前儿子一心想着自己的事业,无意来接受莫氏企业,他就把着个女儿当儿子一样来培养,而怜萱也没有让他失望,只是这次这两件事未免有些太巧合了。

“爸,感情和事业我会分的很清楚的。”莫怜萱保证的对父亲说道。

莫荣君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莫振勋站在阳台上,手里还夹着烟。那天父亲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站在父亲的病床前他才意识到父亲的衰老,询问母亲才知道父亲的累倒的,公司的事他操太多的心了,大事小事总是喜欢亲力亲为,那是父亲这一辈子的心血。也是那时他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不孝,他从没有为他老人家分担过什么,反而气他比较多,所以当时他就决定,如果能帮到父亲,他愿意回来。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要放弃自己的事业,他依然会将新雅办下去,只是会多花点时间到莫氏的工作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