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佳煮好粥弄好小菜回来的时候严昊已经在于芬芳的房里了,两人说着话。

米佳先是一愣,随即开口问道:“过来啦,公司的事都忙好了吗?”她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忙公司的事,不过他是这么对自己说的,那么就姑且这样问吧,米佳心里想着。

“嗯。”严昊站起身,接过她手里的托盘。

“妈,我做了点清粥,您今天都没吃过东西,吃点吧。”米佳说道。

于芬芳闻这香味,咽了咽口水,没有说话。

见状,严昊说道:“吃点吧妈,米佳做的粥不错。”他还记得那天早上米佳给他做的粥的味道,清清淡淡的。

见儿子也这么说,于芬芳才点点头。严昊拿着碗,一口一口给他喂着。见状米佳觉得自己真的就是多余的,把空间腾出给他们母子,自己退了出去。

严昊端这托盘出来,米佳正在餐桌上喝着清粥,忙了一早她也还没吃什么东西。

见严昊出来,放下碗筷问道:“妈妈吃过了吗?”

严昊看着那粥,点点头。

米佳看看他又看看粥,问道“你吃过了吗?”

“还有吗?”严昊指的是粥。

米佳微笑着点点头,起身给他盛了一碗,两人面对这吃着。

☆、第十八章

“这么咸,你想咸死我啊?”于芬芳惊叫的将碗推到一边。

“会吗,可是我刚刚尝了一下,不会啊?味道和昨天一样才是。”米佳有些疑惑的说道。

“难道是我故意为难你吗?明明就是你盐放多了。”于芬芳愤怒的瞪着她,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昨天睡了一天,也出了一身的汗,于芬芳明显比之前要精神许多,说话声音也大声了,沙哑也好了很多。

米佳笑笑,虽然知道她是故意挑刺,但嘴上还是说,“没有,那我重新去给您做。”说着将床头的碗筷收起,转身就要给她重新做去。

“不用了,难吃死了。”于芬芳有些厌恶的说道。“对了,阿昊呢?”

“公司有事就过去了,说中午会回来的,可能等一下就回来了。”米佳好脾气的说道。

“知道了。”于冷冷的说道。

米佳退出房间将门关上,转身才注意到严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边。

“呃……你要进去吗?”看着他,有些错愕的问道。

严昊深深的看着她,说道:“妈她生病气多,你别往心里去。”

米佳先是一愣,笑着说道:“我没有往心里去。”

“嗯。”严昊点点头,他知道母亲是故意刁难米佳的,但是那人毕竟是他的母亲,父亲刚去世而且她现在还在生着病,他这做儿子的能对她说什么,所以只能请米佳别太放在心上了。

两人无言相对着,气氛有些尴尬。

“那我叫厨房做些妈妈喜欢吃的,今天的粥好像有点咸了。”米佳俏皮的指了指手上的白粥。

严昊微笑着点点头,说道:“米佳,妈妈现在也没什么事了,而且这里也有管家他们,你先回去吧,明天不是就要上班了吗。”她留下来,母亲难保会再次为难,所以让她回去反而会好些。

“嗯,我知道了。”明天就要上班了,她的确是要好好准备一下。

该谈的都已经谈好,米佳转身准备离开。身后严昊突然又开口唤住她,“米佳……”

“还有事吗?”米佳疑惑的看着他,严昊的表情有些犹豫。

“那个……那天我心情可能有些浮躁,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那些话你也别放在心上。”吞吐着说完,严昊忙不迭的开了门进去了。

米佳对他的话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他宿醉后的那天早上,嘴角浮起浓浓的笑意,转身朝厨房走去。

年初第一天上班,基本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大家都还没有从假期里缓过劲来,办公室里谈的讲的都是过年大家去了什么地方玩,又或是家里又介绍了几个对象让他们去看等等,反正心思全没在工作上面就是了。莫振勋今天的脸色不太好,拉长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了他八百万似的,但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什么发脾气,也许是看在年初第一天上班的份上才忍着没爆发吧。

上午莫振勋召集大家开了个会,主要是确立今年的公司的总的方向和大的目标,米佳做着会议记录。会议间,莫振勋不止一次的看手表,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一样。

会议在两小时候结束,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米佳早上没有吃肚子早就饿了,放下东西,拉着罗丽就准备往楼下的餐厅冲去。

“米佳,你饿死鬼投胎啊?”罗丽嚷嚷着说道,米佳拉着她几乎是用跑的,今年的她可和往年不同,用时髦的话讲她现在可是名花有主的人,可是要走成熟淑女路线的,为此她还特地去烫了个时下流行的‘大波浪’,现在被米佳这疯丫头这样拉着还有什么淑女的仪态和气质,就连头发也被弄的乱乱的。还好她家的‘准’那一位不在这,不然她之前在他面前维持的形象一准破功。

电梯前两人停下,罗丽对着电梯整理着那一头的波浪。

“差不多了,我快饿疯了。”米佳捂着肚子,胃有些隐隐作痛了。

罗丽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赏了她三个字,“你活该。”

电梯上的数字不断的跳跃着,在她们这一楼层停下,电梯门被打开,里面站着一对男女手牵着手,男的挺拔英俊,女的纤细俏丽。

四目相对,不,应该是六目才是,米佳和罗丽愣愣的看着电梯里的张杨,张杨也是一脸的惊讶,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们。

“张杨?”罗丽惊讶的叫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