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都还好吗?”他记得年底的时候他送她回去的情景,后来看报纸才知道‘宇扬建筑’的严宇扬突然病发离世了,他不知道她和严家有着怎样的关系,但是应该是关系匪浅的。

她突然记起公公去世那天是他送她回的大宅,“嗯,还好。”

莫振勋突然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她,米佳被看得有些别扭,摸了莫自己的脸,问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你,和严昊是什么关系?”莫振勋这样问道。

本来就想他可能猜到了些什么,但是对于他突然的问道米佳还是有些措手不及,把心虚的目光撇向别处,说道:“没,没什么关系,我现在只是暂时住在他家。”是啊,只是暂时的。

莫振勋看着她,像是在研究她话里的意思和可信度有多高。就在米佳以为他还会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莫振勋又转身朝前走去。

米佳在身后暗暗的松了口气,慢慢跟上他的脚步。

☆、第十七章

“今天莫氏的头批投资款已经到位了,这段时间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姚敏像是打了一场艰难的战役,有些感叹的说道。

“嗯,这段时间辛苦大家了,通知下去下午放假半天,大家都回去好好休息。”严昊背靠在椅上,脸上有着满满的憔悴和疲惫。

这几天他真的是忙累了,纵使对父亲离世的消息对外并没有透露,但是这些记者就是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似的总是能得到消息,这一消息一传开对‘宇扬建筑’的股票有着很大的影响,宇扬股票的大跌直接导致了之前和银行谈的投资贷款直接被压了下来。幸好他和莫氏集团的总经理莫怜萱之前就有所交情,将莫氏本来对房地产开发方面有所涉猎,看过他们的方案之后表示有兴趣。不过,款项之所以能这么快的到位,其中一个原因还是因为严昊答应了莫怜萱的一个条件,前几天看到报纸上的那些报道,他都怀疑答应莫怜萱那样的条件到底是做对了还是错了。

“嗯,我知道了。”姚敏恭敬的答道,看着他疲惫的脸庞,不忍关心的说道:“你也好好休息吧,这几天都没睡几个小时。”

严昊点点头,起身拿过沙发上的外套往外走去,他都有好几天没有回家了吃住都在公司里,他是要回去看看了。

那天早上接到姚敏的电话,没来得及同米佳说就赶来了公司,这段时间他根本没怎么见到米佳,回去时大都已经是凌晨了,所以怕打扰到她就直接进了书房。那天两人是有些口角的,严昊知道是自己太敏感了,她并没有那意思,可是那些话就像是受控制似得直接从口里蹦了出来,加上这段时间的忙碌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好好把这事聊开,或是道歉或是什么的。

严昊突然想起几天前的那报纸,心想米佳该不会误会什么吧,不过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知道米佳是最称职的老婆,从不会因为这样的报道而质问过他什么,严昊有时会想,他该为此感到高兴还是应该觉得失望呢?他的妻子根本就不在乎他在外面的所作所为。

回到家,只有管家阿姨一个人在家,米佳没见踪影。

“太太呢?出去了吗?”将整个人坐进松软的沙发里,严昊微闭这眼睛,问道

“太太回大宅了,今天早上大宅那边来电话说老夫人突然晕倒了,打您的电话打不通所以叫太太过去了。”管家阿姨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严昊猛地睁开眼,问道:“我妈出什么事了?”

“刚才太太打电话回来过,说太太只是这段时间身体太虚了才会晕倒的,现在只是还有点发烧,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听她这么说严昊才放下心来,拿过桌上的钥匙出门,往严家的大宅开去。

严宇扬的离世总归是太突然了,于芬芳算是坚强的,并没有当场倒下,但是这遗嘱财产的分配终归是刺激到她了,身心上的疲惫让她在这冬日的某个早上突然晕倒了,虽然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感冒发烧也挺是折磨人的。高热到三十九度,喉咙发炎就连讲句话都很吃力。

挂了盐水有睡了一会儿,于芬芳幽幽转醒,口有点干,伸手想到杯水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力气,一个不小心还将被子摔到了地上,惊醒了一旁的米佳。弄清楚了情况,忙着起身走到床边。

“妈,你想喝水啊。”说着便拿过另一个杯子到了些水递上去给她。

于芬芳这才注意到这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原本就不多喜欢米佳,经过遗嘱的事之后讨厌的感觉更胜从前,转过头不去看她,索性水也不喝了。

见状,米佳无奈的淡笑,关心的问道:“睡了一觉有好些吗?”

“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声音有些沙哑。

米佳淡淡的笑笑,她知道于芬芳不喜欢她,她曾经想待她如母亲般敬爱着,从小就没了母亲,米佳一直都是渴望能有母爱的,可是她做什么于芬芳都看不顺眼,时间一久她也就放弃了。现在公公走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在严家待多久,可是基于以前公公和严家待她的好,况且她现在还是严家的少奶奶,她都要好好的服侍好她这个婆婆。

“那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去给你做。”米佳知道人一生病,嘴巴无味,想吃点清淡但又有滋有味的东西。

“不必了,我没胃口。”于芬芳这几天都没什么胃口,吃的很少,早上到现在更是米粒未进,肚子是饿的,但是倔强如她,骄傲如她,对于米佳的好意她仍是拒绝了。

“那我先随便做点,您想吃的时候就可以吃。”米佳收拾好地上的玻璃碎片,起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