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过的好吗?”张杨看着米佳,问道。

“你看我像哪里不好吗?”米佳笑着反问道。

张杨深深的看着她,想说她瘦了,也憔悴了,还想伸手抱抱她,可是他现在还有资格吗?当初是他为了自己的前途弃他们三年的感情而去的,现在他即使有能力为她做些什么,她还会接受吗?

“张杨,你不需要为之前的事自责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的东西,我们之间是相爱过,但已成往事了,也许是我们的缘分太浅了,这也已经没有什么好可以去惋惜的了。”米佳平静的说道,语气里带着疏离,“就这样吧,以后碰上了就点头微笑算是招呼吧。”说完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我送你回去吧。”张杨闷闷的开口说道。

“不了,我想在这里走走,再见。”米佳拒绝他的好意,沿着江边慢慢的闲逛着离开。

第16——20章☆、第十六章

米佳提着几袋子就这样沿着这长长的外滩走着,累了就坐在路旁的石椅上休息,今天的天气不错,太阳高照的,在这样的冬日里,晒晒太阳也是一种不错的消遣和享受。

她已经许久没有逛过外滩了,以前学生时候还经常同张杨两人来这走走逛逛,可是结婚之后她就不曾来过了。在她看来最浪漫的逛外滩方式就是和相爱的人一起牵手沿着这江边慢慢的走着,而她和严昊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娶她,他是出于被迫的,嫁他,她是寻找慰藉和安全,两人有着不一样的目的开始了一段无爱的婚姻,又怎么会牵手散步于这样的江边呢。

今天也算是她和张杨最终有所了结吧,就让她再走走这条他们曾经走过的路吧,只是时隔三年多,再来漫步于这样的江边,她的心情是不一样的,毕竟时间久了,人也变了。

莫振勋站在桥栏边,手里夹着烟,嘴里吐出一团团白色的烟,眉头紧锁着,像是在思索着些什么。

这个新年对莫振勋来说也是过的不尽人意的,本想高高兴兴的回家同父母兄妹吃顿团圆饭的,这饭还没吃到一半他就同父亲就因思想不同,意见不合在这饭桌上就吵开了,如同往常父亲弃筷离桌而去,他摔门离家而走。没想昨天竟然接到那老头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的消息。

莫振勋莫家的长子,按理应该接手莫氏集团,可是他天生叛逆,当年莫荣君也就是他父亲,送他出国留学念的是企业管理希望他回国之后可以来帮忙自己,以后将自己努力打拼了一辈子的心血由儿子继承,却没想他却中途跑去转了学科去念什么室内装潢,就为这事他们差点没有断了父子关系。

莫家虽说不止莫振勋一个孩子,但是就只有莫振勋一和儿子,在他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可是莫荣君到底是一个传统的男人,认为这家业传男不传女的。后来莫振勋自己出去开公司,莫老爷子当时就下了狠话说家里的人谁都不许帮他,他要开公司莫家是不会拿一分钱帮他的,而且也别想借着莫氏的名字给自己打开市场,他就当没这个儿子。而莫振勋也争气,靠自己一步一步的努力让‘新雅装饰’一点一点的在业内和大家的眼中成长起来。然而莫振勋的成功并没有得到莫荣君的赞许和认同,因为他知道如此一来,想儿子回来莫氏就更不可能了,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僵着。

早上莫振勋去病房看过父亲,他才发现这几年父亲苍老了许多,白发也增多了,看着他苍白着脸趟在病床上,他突然觉得是否他真的做错了,为了自己所谓的兴趣和理想他不曾让父亲顺心过,作为儿子他是失败的。

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莫振勋转过头正好对上一章清丽的面容,大大的眼睛扑闪着,嘴角浅浅带着微笑。

米佳行走着,远远看见前面那个站在围栏边的身影有些熟悉,上前一看确定那人正是她的‘衣食父母’,想讨好的上前和他招呼一声,没想唤了好几声也不见他反应,所以才上前轻拍了下他的肩膀。

“莫总,这么巧。”米佳微笑的向他打招呼。

莫振勋将手里的烟扔掉,用脚将它按灭,问道:“散步?”

米佳愣了一下,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散步。”

莫振勋从头将她打量了一遍,最后眼睛落到了她手里提着的东西上,挑眉道:“这样散步?”

米佳淡笑着点点头,说道:“突然想来走走,就过来了。”

莫振勋没有再多问什么,也许他的脾气不怎么好,可能还有些小暴躁,但是他同时也是绅士的。拿过她手里的东西,对她说道:“走吧。”说完也不等米佳直径向前走去。

米佳错愕的跟上他的脚步,她本只是想过来打声招呼而已,然后他继续看他的风景,她逛她的外滩,可是现在怎么好像变了?

米佳像个小媳妇似的跟着他的身后,他的腿比较长,迈的步子也相对她的是大很多,米佳几乎有点小跑着才跟上他的脚步。这那里是散步啊?简直就是慢跑。

像是察觉到米佳没有跟上,莫振勋放慢了脚步,两人就这样并肩走着。

“这个假期过的不好吗?”沉默许久的莫振勋突然开口问道。

“呃?”米佳有些不明白他为何这么问。

“你的脸色不好。”莫振勋淡淡开口,算是解释。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怎么说了,罗丽和之前的管家阿姨都这么说过,“是吗?可能这段时间睡得不是很好吧。”她总是这么回答,的确少了严昊的怀抱,夜里她总是睡不安稳,她思索着是否该买个大点的玩具熊来代替他那缺失的温暖。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以前在家她从没有如此难以入睡过,就在这婚后的三年她却习惯了严昊的怀抱,如今竟然因为少了他的怀抱整夜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