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股陌生的香水米佳是在几天后确定那的确不是姚敏的,因为她在报纸里看见她的丈夫出席一场慈善晚宴的时候身边的女伴换人了,是一个长的艳丽却不失高贵的女子,两人是十指相扣着出场的,这比以往那些披风捉影说他和姚敏之间的报道要更据说服力的多。

☆、第十五章

米佳坐在咖啡厅里,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现在还是年初,大家还处于放假中,一对对的小情侣牵手走着,脸上洋溢的是幸福的笑容,米佳想起以前恋爱上她也曾和张杨如此走在上海的街头,张杨的经济不好两人的约会往往都是手牵手着逛马路,就连电影恋爱三年也没有去看过几回,可是当时的她想着只要和他一起生活再怎么样她的甘之如饴。誓言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回首这三年他身边早已有娇妻相伴,而她也算是嫁作他人妇了。

这几天米佳一直思索着她和严昊之间的是否还要继续,公公的离去什么都变了味,以前她和严昊是相敬如冰但是每夜还是会相拥而眠,平时还会说上几句话,可是现在他早出晚归借口公司的事,这也算是对她另类的避而不见吧。她一直都自己与严家是格格不入的,本来就是一只飞上枝头的麻雀,既然变不成凤凰那么也许就不该霸着这凤凰的巢。现在他已有新欢,而且不吝啬隐瞒他们的事情,她是不是要等他开口让她离开,还是自己主动提出还归他于自由。

“想什么呢?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罗丽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在她前面坐下,过个年罗丽去烫了个卷发,相较之前多了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

米佳回过神,看到眼前的罗丽展露出笑靥,说道:“你这是干嘛?”看着她手里的大包小包,她真怀疑她来这之前是否回过住处。

“嘿嘿,这是给你带的特产,上海不长有,我带的这些新鲜,味道也比超市的要好很多。”罗丽说着将鱿鱼仔、鱿鱼片、香酥带鱼、香酥鱼排等等的海产品推到米佳的面前。因为担心这过几天的春运,罗丽昨天就回了上海,今天特地约米佳出来将这些家乡的土特产带给她。罗丽的家乡在浙江的舟山,那里别的没有就数海产品最多。

“我那吃得完怎么多。”这一袋一袋的东西还真不少。

“慢慢吃嘛,有不会坏掉。”罗丽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好像米佳问了一个多白痴的问题似的。

“米佳?这过一个年你怎么瘦了这么多,人也憔悴了不少。”罗丽粗心的到现在才注意到米佳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皱着眉头关心的问。

米佳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是吗?我都没注意,可能是这几天睡的不好吧。对了,你这个发型做的挺好看的。”不察觉的暗中转移了话题。

“是吗,他也说好看。”罗丽露出少有的少女的娇羞,微红着脸说道。

“他?那个他?”米佳精明的听出她话里的玄机。

“哪,哪有什么他啊,我,我是说我妈啦。”察觉到自己漏了底,罗丽忙的改口道。

“是吗?”米佳暧昧的朝她挤弄了下眼睛,别有深意的感叹着说道:“看来有人是芳心暗动了啊!!”

罗丽心虚的瞥开了眼,嘀咕的说道:“都不知道你说什么。”

两人在咖啡厅里吃过午饭,中途罗丽鬼鬼祟祟的接了个电话就说下午有事不能陪她了,米佳一个人提着几袋走在这街道上,心里寻思着回家后将这些东西分给管家阿姨一些。

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在她身边停下,摇下车窗张杨冲她叫道:“米佳。”

米佳愣愣的看着张杨,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再次遇到。

“上车。”张杨将车门打开,示意她上来。

米佳回神,客气且淡漠的说道:“不用了,我要回去了。”她不认为两个分手的情人还能做朋友。

“这里不能停车。”指指前面向他们走来的巡警,张杨如此说道。

看了看向这边走来的巡警,再看看一脸认真的张杨,米佳无奈跨坐进了他的车子。

“你在前面路口放我下车吧。”上车后米佳这样说道。

张杨看了她一眼,心情有些复杂的说道:“米佳,我们谈谈吧。”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看着窗外,米佳淡淡的说道。

张杨看了看她,掉转了车头往江边驶去,米佳讶异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车子在江边停下,白天的外滩不若夜晚热闹,午后的这里没有什么行人。他们并没有下车,沉默了一阵,张杨率先开口说道:“你恨我吧。”眼睛看着前方,语气里带着些许的自嘲。

米佳亦没有看他,嘴角淡淡的笑开,说道:“没有。”

张杨讶异的转过头,看着她,没有,怎么可能,那样的背叛的欺离,她怎么可能不恨。

米佳转过头,看着他,淡笑着说道:“也许你不相信,其实我之前也觉得我是恨你的,可是上次见过你之后我才发现我从来没有恨过你。”

“怎么……可能。”他那样对她,而且那天她的父亲还……

“是真的。”米佳笃定的说道:“当初你离开,我还没来得及恨你就被我父亲的死讯打的措手不及,当时我只顾着悲伤父亲的去世,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从那种伤痛中出来,试问我哪有多余时间和精力去憎恨你。”

“伯父的事……我很抱歉。”张杨歉疚的说道,他知道米佳家里没有什么人,可以想象那样一个时候她一个女孩子会有多么的难,而他却在那时义无反顾的转身从她身边走开了。

“你没有必要向我抱歉什么,这本来就不关你的事,而且都已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