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昊微笑着将她调整好舒适的位置,让她在他怀里安睡。

睡前,米佳迷糊的说道:“只有你的怀抱才让我睡的安心……”说着头不住的往他怀里蹭蹭了,然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她的声音很轻,说得也不甚清楚,严昊却听得明白,嘴角扬起满足的微笑,欠身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说道:“睡吧。”——

抽空码了一章,嘿嘿……

☆、第十二章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过去,这一年已经接近岁末,而米佳也在新雅近三个月了。今天是‘新雅装饰’今年最后一天上班。经过商议决定今天只上半天,下午由公司出钱让大家一起去狂欢,算是庆祝这一年的结束,也算是犒劳大家这一年来的辛苦奋斗。

包厢里洋溢着快乐,带着欢笑,有人在深情歌唱,有人在激情划拳喝酒,米佳则安静的坐在一旁,面带着微笑看着他们,她没有参与他们,却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快乐。

“米佳,过来和我们一起玩啊。”罗丽同几个同事玩着猜谜游戏,输的人是要喝酒的。

米佳淡笑着摇摇头,她不善于猜谜,更不善于喝酒,她对于这样的游戏无疑是败者,所以她聪明的选择一旁光看而不是参与其中。

知道她的性格,罗丽也不勉强,转身同大家玩开来。

管家阿姨的电话是这个时候打进来的,房间里太吵杂,米佳起身到外面接去。

“阿姨?”有些意外,她知道管家阿姨不会没事给她打电话的,所以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了吗?米佳有些担心的想到。

“太太,大宅那边来电话说……老爷,老爷他走了……”

米佳的脸一下刷白,手机险些没有拿住,有些不愿意接受的说道:“阿,阿姨,我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问的很小心翼翼,声音里还带着些颤抖。

“下午的时候,老爷突然心脏病发,从楼梯上摔下来,当时夫人和管家都不在,回来的时候老爷已经快不行了,送到医院已经,已经太晚了……”电话那头管家阿姨声音带着悲痛。

米佳已经有些站不稳了,这是她第二次接到这种电话,第一次是她的亲生父亲,这是她公公,那个待她如同亲生女儿一般的老人。

米佳挂了电话,脸色白如雪霜,踉跄的进去将包拿出,里面大家在狂欢着,谁都没有发现他们之中少了一个人。

莫振勋站在大门口,手里夹着抽了一半的烟,他应该在上面的,他是老板出席这样的聚会是必不可少的。可是他从来就不太喜欢这样热闹的场面,以前在家里是这样,后来出来自己开公司依然没有改变过来。所以才溜到下面来抽烟吹风,想着等一下去把单买了然后直接回家,他也知道他们没有他这个老板在,才玩的更开更高兴。

突然一个身影闯进他的视线,身子有些摇摇晃晃走得很是不稳,却急急的跑到街边,像是想要叫车离开。在旁边街灯的照耀下,他可以看见那张小脸上带着晶莹的泪花,皱着眉,自语的说道,“这女人是想要干嘛?”丢掉手里的烟,莫振勋大步向前走去。

米佳焦急的想拦下一辆车,可这个时候车子却少的可怜,来去没有一辆停下来。眼泪不受控制的在脸上脸上流着,她的心里很乱也很慌,不知所措的有些像做错事的孩子。

莫振勋上前用力的将她拉了回来,因为不知不觉米佳已经走到街上,车子在她身边飞快而过。“你不想活了吗。”莫振勋冲着米佳大声的咆哮着,刚才那一幕她是可能不知道有多危险,可他却看得有些心有余悸。

米佳流着泪,眼神有些呆滞,好一会儿才将他认出,抓着他的手,有些慌张的说道:“莫总,你哦有车对不对,你送送我吧,我……我叫不到车……”说着眼泪又滚滚而下。

“出什么事了?”看着她的样子,莫振勋知道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而且不会是什么好事。

米佳看着他,只是不住的流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她这样子,莫振勋知道自己应该是问不出什么来了,拉过她直接朝旁边的停车位走去。

车上莫振勋拿过纸巾递给她,问道:“要去那里?”

米佳擦了擦眼睛,报出一个地址。

莫振勋只是有些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多问什么,直接发动车子朝目的地开去。

一路上米佳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只是木然的看着窗外,不发一语。莫振勋静默的开着车,没有主动找话题说什么,只是会时不时的转头看看她,观察她的情况。

手机的铃声划过这寂静的空间,跳跃的音符围绕着整个车厢,米佳被唤回过神来,看着手里的手机,是严昊打来的电话。按下接听,声音带着沙哑:“喂。”

“你在哪?我去接你。”米佳听得出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疲惫。

“我在车上,等一下就到了。”说着声音又有些哽咽了。

“我在门口等你。”严昊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车子缓缓进入小区,在一间三层的欧式洋房前停下,门口严昊已经等在那里。米佳下车朝严昊走去,莫振勋跟着下了车,看见严昊微皱了下眉头。

严昊上前将带泪的米佳拥进怀中,然后看向一旁的莫振勋,开口说道:“有劳莫总送米佳回来了。”

莫振勋摇摇头,平静的说道:“她是我的员工。”

严昊点点头,说道:“今天家里出了点事,就不招呼莫总进来坐了。”

“不客气。”莫振勋客气的说道。

严昊点点头,拥着米佳往屋里走去,怀里米佳哽咽着问道:“严昊,爸爸他真的……”这事太突然了,到现在她都没有办法相信那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