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张杨才注意到了一旁的米佳,脸上先是露出惊讶,然后是大大的狂喜,上前抓住米佳的肩膀,激动的的说道:“米佳?真的是你?”

张杨抓着的手劲有些重,米佳微皱了下眉头,说道:“是啊,好久不见。”平平淡淡的一句话,没有类似他的惊喜,也没有像罗丽那般口气不善,平淡的就像是对一个陌生人的问候。

“米佳,我找了你好久,我听说你父亲他……”在罗丽严厉的目光下,张杨识相的没有往下说去,满脸歉然的说道:“我很抱歉……”

得知米佳父亲去世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两月之后了,那时候他忙着婚礼,忙着去度蜜月,回来的时候才听同学说起米佳的事,他没有想到米佳的爸爸既然会在他同米佳分手那天出车祸,当他再去到米佳家里去找她的时候,那里已是人去楼空了,向她的同学打听也无人知晓她的去处。

米佳淡淡一笑,说道:“没什么好抱歉的,你不亏欠我什么。”

“走吧米佳,同这种人没什么好讲的。”一旁的罗丽厌恶的看了眼张杨,拉过米佳转身要走。

米佳转身欲同罗丽一起离开,另一只手却被张杨拉住。米佳蹙着眉头,看看他又看看手。

“我们谈谈吧,米佳。”张杨的眼神里带着期盼。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米佳根本就不想跟你谈什么,你都看不出来吗。”罗丽火大的拉开张杨的手,张杨伤害过米佳,而且是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她不知道这道伤口米佳恢复的怎么样,但是她不希望米佳再次受到伤害。

“我……”张杨有些语塞,他当然看得出来米佳不太愿意和他多说什么,可是如果这次让她离去,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遇见她,对于米佳他不仅仅是只有愧疚的。

“我真的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再见。”米佳语气平静的说完,然后拉着罗丽转身走开。

张杨想追上去,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是莫可萱打来的,不用接他都可以猜到,莫可萱是打来催他回家的。

下了公车,米佳收起脸上浅带着的微笑,一路上罗丽几乎要把张杨的前后十八代通通骂了个遍,米佳知道她是在替自己报不平,为她感到不值。因为不想让她替自己担心,所以只是微笑着说那些早已经过,好让她放心。其实再次见到张杨她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呢,毕竟那个是她爱过也伤过她的人。不过感觉却没有想象中来的强烈,她原以为再见到他她会像罗丽那样将他痛骂一顿,或者伸手甩他一巴掌,然后潇洒的走人,却没想她原来可以心平气和的同他问候,再道再见。也是这一发现,米佳才知道她原来没有那么恨张杨,原来在她心里早已经将他视作一个普通的陌生人。

米佳回到家管家阿姨已经准备好晚饭,见她回来便想唤她过来吃饭,“太太回来啦,晚饭已经好了,要先过来吃饭吗。”

米佳放下包,摇摇头说道:“不了,我好困,先去睡一下。”说着打着哈欠往卧室走去。

管家阿姨以为她是身体不适,跟着进去,关心的问道:“身体不舒服还是这么了?”

米佳衣服都没换,直接倒在大床上闭着眼睛呢喃着说道:“昨晚没睡好。”

“那等下醒来你叫我,我把饭菜热一下给你。”听她只是困了管家阿姨也放心了,临走前还不忘叮嘱道。

“嗯……”米佳迷迷糊糊的回应她,没多久就睡着了。

严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听到开门声,管家阿姨从自己的房内出来,接过他手里的公事包,说道:“先生回来啦,吃过了吗?要我准备宵夜吗?”

“不用,太太呢?”以往他回来米佳都会出来迎他的,今天换了个人还真有点不习惯。难道还在因为昨天的事生气,所以才没有出来迎他,严昊微蹙着眉想着。

“太太已经睡下了。”管家阿姨回答道。

“睡下了,不舒服吗?”严昊挑眉问道。

“一回来就睡下了,晚饭都没吃。说是昨晚没有睡好。”

严昊点点头,转身朝卧房走去。米佳微皱这眉,看上去睡得并不安稳。严昊俯身轻轻的唤着她,说道:“米佳,米佳,醒醒,起来吃过东西再睡。”

迷糊中米佳知道有人在唤她,可以困意让她睁不开眼睛,呢喃着说:“不要……好困……”

她迷糊可爱的样子让严昊不禁心动,俯身吻住她的红唇,轻轻的触碰着,然后在她微启开口的时候将舌探入,原本只是想浅尝而止的性质一瞬间就变了味,双手也不安分的探进被子里,摸索着。严昊从一开始就知道米佳对他的吸引力有多么的强烈,他不应该笨得想用这种方法来唤醒她的,因为那样无疑是会让她更加的疲累。

米佳被他的动作和吻弄醒,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严昊。感觉到她已经醒来,想起自己本来欲来叫她的目的,严昊命令自己停下来,将头埋在她的颈窝,暗哑着嗓子说道:“醒来了,就先吃点东西再睡。”

米佳已经清醒了,她听得出他的压抑,伸手环上他的脖子。严昊察觉她的动作,讶异的抬头看她,却意外的迎上她献上来的唇,然后他所有的理智在这一瞬间全都崩塌,激情的夜由此揭开序幕。其实不只是他对她有着强烈的渴望和吸引,他之于她,又何尝不是呢。

激情过后米佳柔若无骨的依在严昊的怀里,严昊的手轻轻的在她那光洁的背上来回抚弄着。柔声在她耳边说道:“晚饭没吃,饿了吗?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

米佳伸手环抱住他的腰,闭这眼睛摇摇头说道:“好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