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才没有告诉你啊。”米佳小声的说道,眼睛不安的瞥看着他的表情。

严昊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我现在要你辞职呢,你愿意吗?”

米佳睁大了眼睛,无辜的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这样吧,我给你在公司里重新安排一个职位,你把那边的工作辞了,以后就来宇扬上班。”严昊妥协的说道,他可不认为他的老婆需要出去给别人打工,要工作到自己公司不更好些,更何况米佳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在别人公司上班,难保不会被有资历老的人给欺负着。

米佳摇摇头,拒绝道:“不用不用,我在那做的挺好,况且如果我去宇扬工作的话,我们的关系必定会引起别人的猜疑,这样不好。”她记得他当初说不希望公开他们的关系。

严昊的脸色突然一沉,眼眸也暗下了好几分,几乎有些切齿的说道:“我就这么惹你讨厌,跟我扯上一点关系就那么委屈你吗?”当初不愿意同他和母亲一起吃饭,到刚才在别人面前说不熟,再到现在回家说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他从没有让人这么讨厌过,一个劲的把他往外推,一副撇的干干净净的样子,而这人正好还是他老婆。现在是怎么样,他是洪水还是猛兽,惹得她这么不待见。

“你当初说过不想让我们的婚事公开,不想你原有的生活因为这婚姻有所改变。”米佳解释道,她只是乖顺的按他的指示做,又哪惹到他大爷了吗?

很好,真的很好,她到是把他之前说过的话记得清清楚楚。他的确是那么说过,不过那只是因为当初他父亲拿着公司的股份和宇扬总经理的位置跟他作为这段婚姻的筹码,他一直都都不否认自己是个有野心的人,但是他却也不喜欢别人用这种威胁的方式来逼他就范,所以才赌气说不愿意公开这段婚姻,不愿意被这段婚姻牵扯住他的脚步。其实公开不公开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只是他是个自我自傲的人,他从不认为他的事有向社会大众交代清楚的必要,婚姻是如此,之前和姚敏的绯闻也是亦然。

严昊愤然起身,说道:“随便你。”然后转身进了书房,下一刻,那书房的门被他摔得震天响。

米佳吓了一跳,不明白他为何突然生气,不过她并没有多做他想,现在她最高兴的莫过于他同意她出去工作了。

第二天下班,米佳和罗丽一起朝公车站牌走去,一路上米佳不住的哈欠连天,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

“你今天是怎么了?脸色也不是很好,眼圈也黑黑的。怎么,昨天去做贼了不成。”罗丽揶揄的说笑道。

米佳没好气的白了罗丽一眼,说道:“去你的,什么做贼,我是昨天晚上几乎一晚没睡,今天困得要死。你都不知道我今天挨了莫振勋多少的白眼,差点就给他费了都。”

“哈哈……”罗丽可以想象莫振勋看见米佳这样哈欠连天会有怎么样的表情。“不过,你昨晚到底是干什么了啊,干嘛一夜不睡啊?”

“不就是不习惯咯。”昨晚严昊也不知道发什么脾气,在书房待了一整晚,晚饭都没吃。害得她少了他的怀抱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就这样辗转反复了一整晚愣是没睡着,早上起来一看黑眼圈都出来了,想盖都盖不住。更气人的是因为昨晚的睡眠不足,导致今天到公司瞌睡个不停,端咖啡进去的时候差点把杯子打翻洒到莫振勋的图稿上,他那眼睛瞪得更铜铃似的,想把她吃了似的。

“不习惯?你买新床了,所以你认床?”罗丽不解的问道。

“没有,就是少了他……”意识到什么,米佳赶紧打住,省的讲了些不该讲的,让罗丽发现什么。

“少了什么?”她话说了一般,这更让罗丽好奇了。

“哎呀,没什么啦,就是……就是少了那个从小陪我的玩具熊,所以才没有睡好嘛。”米佳脸不红气不喘眼不眨的对罗丽撒着谎。米佳觉得自从出来工作后,她撒谎骗人的本领都高了,信手捏来,随口就是。

“米佳,你也太能了吧,这么大人了还要抱着玩具熊才能睡,我算是服了你了。”罗丽一脸不苟同的说道。

“唉,你是不懂的。”米佳打着哈欠说道。

“算了,这事我还真不想深入研究。”罗丽一副敬而远之的说道,她可二十五岁的成熟女性,过年就马上二十六了,她可不想被冠上外表成熟内心幼稚的帽子。

米佳没空理她,只想早点回去好好给自己补补眠什么的。一个不小心和迎面走来的人擦肩想撞,米佳一个踉跄,要往后倒去,好在一旁的罗丽及时扶着,才稳住了她的重心,让她站稳。

“你这人是怎么走路的,撞到人了知……”罗丽见米佳站稳了,转身就想挺身而出为米佳讨公道,却在看见对方的脸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

对方是一个穿着整齐的男士,身高有一百七十八左右,手里提着个公文包,头发被梳理的平整光亮。男人看见罗丽的脸的时候也同时一愣,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说道:“你是……罗丽?”

米佳听他叫罗丽的名字,心想感情是撞上熟人了,抬头看见那男人的脸的时候,心一下就沉了,怎么会是他。

第11——15章☆、第十一章

这是米佳自毕业后第一次见到张杨,也是两人分手后的第一次见面。张杨依旧帅气,衣着也显品位,头发也梳理得一丝不苟,现在提着公文包,俨然是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

罗丽先前的惊讶很快就被怒火所掩盖过去,口气很冲的说道:“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转身拉过米佳就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