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昊依旧看着米佳,对姚敏的问题是充耳不闻。

有疑问的不止是姚敏,在场的其他人也甚是觉得奇怪,莫振勋看看米佳有看了看严昊,说道:“严总认识我的秘书?”

闻言严昊转身看着莫振勋,挑眉说道:“她是你的秘书?”

“正是,有什么问题吗?”莫振勋回答,态度不卑不亢。

严昊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重新把目光转到米佳身上,说道:“米佳,我说把头抬起来。”这次,语气明显透露着怒气。他讨厌被欺骗的感觉,可眼前这个小女人竟然瞒着他偷偷出来工作。

哎呀,他干嘛叫她啊,当不认识不就好了嘛,他不是很怕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嘛,直接当不认识多好啊。米佳在心里不满的嘀咕着,不情愿的将头抬起,看着他尴尬的笑着招呼道:“你好,严总。”

“你们真的认识!”一旁的姚敏有些讶异的说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了?怎么认识?多久了?这些问题围绕在他的脑海里,她莫名的觉得这个米佳会是她的阻碍。她专注的看着严昊,她看得出严昊看米佳的眼神是不一样的,那眼神里有一种他看别人时不曾有过的火花。

“我们并不熟的。”米佳尴尬的解释,深怕别人深究知道她和严昊真正的关系。

听米佳这样解释他们的关系,严昊看米佳的眼神变的恶狠狠的,那眼神狠的像是可以吃人一样。米佳不敢与他对视,胆小的将目光移到别处。在场的人都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却实相的安静的不说话。严昊瞪了米佳许久,最终不发一语转身离开。

姚敏深深的看了米佳一眼,跟着走出了会议室。见姚敏离开,其他两个宇扬的人也前后相继离开。

会议室里,只剩下新雅装饰的几个人,米佳暗暗的叹了口气,抬头正好对上莫振勋探究的眼。

“你和严昊认识。”莫振勋说道。

“不,不是很熟。”米佳撒着谎,脸上有着紧张的红晕,小手不自觉的纠缠。

莫振勋盯着她看了会儿,说道:“走吧。”然后转身带头走出会议室。

严昊回到办公室,愤恨的坐在办公桌前,想起米佳那句不熟他就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该死,结婚三年她竟然用不熟这两个子来介绍他们的关系,很好,真是该死的好。严昊在心里愤恨的想着。

扣扣……门被打开,姚敏端着一杯咖啡进来。

“有什么事吗?”严昊脸色不悦的说道,这个时候他并不想被人打扰。

“我以为你需要一杯咖啡。”将咖啡放到桌子上,姚敏微笑着说道。

严昊沉思了会儿,想到什么突然起身开口说道:“把我今天下午所有的行程全部延后,我下午不进公司了。”说完不等姚敏反应过来,人已经走出了办公室。

姚敏傻傻的看着门口,这是严昊第一次早退。

严昊飞快的开车回家,进门,管家阿姨正细心的弄着米佳之前种的花花草草。

“阿姨。”严昊出声唤道。

“先生?”管家阿姨对严昊的突然出现感到意外万分。

“太太呢?”严昊不动声色的问道。

“太太……太太她和朋友出去了。”管家阿姨说着之前和米佳串通好的答案。

严昊脸色一沉,语气严厉的说道:“你还想帮她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管家阿姨一惊,吓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深吸了口气,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好,严昊又开口问道:“她出去工作多久了?”他想知道他到底被瞒了多久。

“快两个月了。”知道已经瞒不下去了,管家阿姨老实的回答。

很好,真的很好,她竟然偷偷的瞒着他出去工作了两个月之久,想必不是这次正好碰上,她是不准备跟他说了。

“先生,其实太太她不快乐。”管家阿姨开口想替米佳解释些什么。

“什么意思?”闻言严昊微蹙着眉,米佳不快乐吗?他怎么从来没有发现。

“太太她很孤单,没有什么朋友,您又忙于工作没有时间陪她,这三年来她最多时间都是呆在家里,弄弄花草看看书,表面上笑着,其实内心是孤单的。这次出去工作算是一个意外吧,她知道跟你说你一定是不答应她的,本来想放弃的,是我鼓励她出去试试的,也许你没有发现她这段时间变了不少,笑容也比以前要多了,真了。”管家阿姨这样说道。

严昊看着管家阿姨许久,然后起身回了书房。他的确没有发现,他以为她对于这段婚姻适应的很好,他从来没有看见她的寂寞和孤单。他记得第一年的时候她跟他不止一次说过想出去工作,但是都被他否决了,他只是觉得他严昊的太太不需要出去工作,却忽略了她想出去工作的原因。

结婚三年,严昊第一次感觉到他并不了解他的妻子。

☆、第十章

米佳开门进来,看见严昊正坐在客厅,心里一咯,这是他三年来回家最早的一次,想来这次真的是气得不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要面对的,米佳硬着头皮在他对面坐下。

严昊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米佳久久不说一句话。

他不开口她就等着,米佳回来的路上早就盘算好了,反正她是不打算辞职的,他要发脾气摔东西也好,生气骂人也罢。不过,话说回来,结婚三年,严昊从来没有对她发过什么脾气这到是真的。

沉默了许久,严昊开口说道:“你想出去工作应该跟我说一声。”语气平和,已经听不出什么火气了。

“和你说你会同意吗?”米佳小声的嘀咕着。

“不会。”四周太安静,没有一点声响,米佳的嘀咕全数落到了严昊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