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累吗?”看她说话有气无力的样子,严昊有些痛惜的问道。

“嗯,有点。”眼皮开始有些想打架了,米佳在他怀里蹭了蹭,调整好一个舒服的位置,安心的闭上眼睛。很奇怪,虽然不爱他,却熟悉着他的怀抱,每晚总是要在他怀里她才睡的安心,这也是她每天为他等门的原因。

“先去洗个澡,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了再睡。”严昊低头在她耳边柔声说道。

“嗯。”米佳呢喃着应声,却没有醒来。

严昊好笑的看着她的睡颜,想必她真的是累坏了。小心的将她抱起往房间里走去,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才放手想起身离开,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已经圈上他的腰,伸手解去圈抱着他的手,米佳眉头稍稍的微皱了一下有些不满,身体不自觉的向前蹭着,像是感觉到没有熟悉的怀抱和温度,又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

看着她丰富的表情,严昊嘴角泛开了笑意,掀开被子在她身边躺下,然后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米佳用头蹭了蹭,感觉到熟悉的温度,嘴角微微翘起,眉头也舒展开来,满足的安心睡去。严昊看她如此,轻声低笑出声,原来她是如此眷恋着自己的怀抱的,这个发现让他心情大好,至于今天的那未完成的工作就放着先好了。

新雅装饰公司,这几天整个公司都处于备战状态,原因无他,上海最大的房产开发公司‘宇扬建筑’公开招标下一期工程房屋内部装修,这一项目少说有上百套的住户,就算分个几分之几那也不得了,如果能拿下这批的装修那么新雅就算一年不接项目和工程都没有问题。

中午米佳和罗丽在公司附近的餐厅一起享用着午餐。

“听说你们最近经常性的加班?”罗丽问道,她是公司的会计,只要负责好月末的对账个及时出具各类报表就好,公司的业务她不用清楚,所以也不留下来和他们一起加班。

“嗯,最近有个大案子,大家都在想办法把这笔生意接下来。”米佳吞下饭菜,说道。

“那你还适应吗,会不会太累?”罗丽关心的问,她一直觉得是自己当初没有下去接米佳才会使得米佳误打误撞成了莫振勋的秘书,对此她一直都耿耿于怀,自责不已。

“不会,秘书没有想象的那么难,我适应的挺好的。”米佳微笑着让她安心。她说的都是真心话,可能刚开始几天会觉得有点累,但是适应了就好了。

“那就好。”听她这么说,罗丽才稍稍安心。又想到什么,说道:“对了,我前几天碰到我们之前的学长了。”

“是吗,我和之前的同学,学长都没什么联系了。”米佳淡淡的说道,要不是之前在街上碰到罗丽,她想她现在说不定还在家里弄弄花草或者看看小说呢。

“他们说想找个时间我们一帮人聚一聚。”罗丽开心的说道,脸色带着些许的兴奋和激动。

“嗯,有时间看看吧。”

“我还听他们说……”罗丽吞吐着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嗯?”米佳询问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有什么怎么难以启齿的。

“我听他们说张杨混的挺好的,现在已经是莫氏集团的副总了。”罗丽担心的看着米佳,怕她再听到张杨会太过于激动。

夹菜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了自然。没有想罗丽想的那样听到张杨的消息太过于激动,米佳沉默了会儿淡淡的说道:“是吗,那很好啊,他得到他想要的了。”说完平静的吃着她的饭,看不出一点情绪。

“就这样?”罗丽不敢相信的问道,她的反应也太过于平静了吧。

看着罗丽吃惊的样子,米佳好笑的反问道:“不然呢?我应该表现的很激动,然后哭着痛骂说他是个负心汉,为了自己的前途自私的抛弃我们三年的感情吗?”

“呃。”罗丽有些语塞,她并不觉得张杨值得米佳为他如此。

“其实张杨说的是对的,爱情会在柴米油盐中慢慢逝去的,他选择放弃爱情,得到他梦寐以求的成功,他并没有错,我的确给不了他现在拥有的。如果当初我们没有分手,也许现在也有可能为生活上的琐事争吵不休吧。”

“这几年我想明白了很多事,也已经不是那个说只在乎爱情其他什么都不重要的小女生了。也许以前我会认为结婚必须是要两个相爱的人,可是现在我知道有些并不相爱的人结婚其实生活的也可以很不错,两人各取所需也许才是最好的相处模式。”米佳淡笑着说道。

罗丽看着米佳,感觉她和三年前真的是变了不少,三年前她是一个天真的只要爱情不要面包的女孩,也许这三年她的确经历了不少吧。

☆、第八章

米佳和罗丽吃过午饭回来的时候莫振勋已经在办公室里了,看见米佳回来,起身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手里还拿着文件,今天的他穿一套银灰色的西装,利落的短发被梳的整整齐齐。

将手上的文件递给米佳,说道:“你准备一下,等一下和我一起去‘宇扬建筑’开会。”

“去去,去那里?”米佳瞪大的眼睛看着莫振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莫振勋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她是没带耳朵还是怎么样,他说话有这么不清楚吗。

“把这些资料认真看一下,等一下跟我一起去宇扬开会。”莫振勋重复道。

“不,不是乔助理和你一起去吗?”之前不是说让乔助理去的吗?她还想说这几天一直都在加班,今天可以早点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呢。况且‘宇扬’不就是严昊的公司,那去了岂不是会碰到严昊,那么她出来工作的事不就穿帮了,所以不行,她这可不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