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问题吗?”放下手里的文件,抬头看着她,像是等着她接下来的报告。

“听说公司附件开了一家新的法国餐厅,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所以我想说,我们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姚敏上前双手勾缠着他的颈,顺势坐到了他的腿上,眼睛妩媚的看着他,其目的和意图相当明显。

严昊冷眼看着怀里的女人,伸手将她推开,冷冷的说道:“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

“昊,我不明白你为何突然就变了,我们之前不是挺好的吗?”姚敏有些不甘心的问道,她不明白为何三年多前他突然就变了,给自己一笔钱说要结束他们之间的。之后就不曾再找过自己,她以为他身边又有了人,可是据她观察似乎并没有。

“我不记得我有给过你什么承诺?”严昊挑眉看着她,反问道。

“可是外界都认为我们是那种关系。”外面传他们的好事要近了,有人甚至猜测他们会在年底举行婚礼,而对于这些一切的传言,严昊他从来不曾否认过。

“我们是什么关系,你心里不清楚吗?”严昊扬眉反问她。

她自然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可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不甘心啊。“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仍是有点不死心的问道。

“我很欣赏你的工作能力,也认为你是一个聪明的人,但是你现在问的问题实在是不怎么聪明,我们之间的游戏结束了你就不应该再去留恋什么。”严昊平静的说道,语气听不出一点情绪,却有着一种属于他的霸气,不容别人拒绝。

“我知道了。”姚敏是一个懂得看人脸色做事的人,知道再继续问下去对自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处,很快调节好自己的情绪,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在姚敏刚走到门口,伸手要去拉门的时候,沿好评突然叫住她,“我今天还有什么行程?”

姚敏以为他突然改变心意了,高兴的说道:“今天下午在四点的时候还有一个例行会议,接下来暂时没有安排。”

“嗯,那今天就不要再安排什么工作了,今天我要早点回去。”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去和米佳一起吃过饭了,昨天看她似乎又瘦了些,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不经意想到她。

“我知道了。”听他说要早点回去,并不是想邀自己吃饭,姚敏多少是有些失落的,但是经过刚才,她很实相的不去探究他这么回去的原因,在她看来,只要他身边没有女人,她还是有希望的,而且她本身在工作上就有着优势,所以既然如此她不并急于一时。

严昊回到家的时候还不到七点,下午的时候他给家里打过电话说要回去用餐,回来的时候管家阿姨已经把饭菜准备好,可是米佳却不在家,这让他很意外,他知道米佳从来不太喜欢出去,这三年来总是喜欢待在家里,弄弄花草,看看杂志之类的,她的生活很简单,简单的让人觉得有些枯燥乏味。

管家阿姨说她是和一个老同学出去了,要打电话给她,被他给制止了。

米佳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快要九点了,最近听说要竞争一个很大的项目,听说这几天就要正式确定下来,莫大经理对这个项目的重视是空前的,所以大家的设计图改了又改就是力求完美,这几天整个公司都处于加班状态,她这小秘书自然也没有逃过留下加班的命运。

“好累,阿姨有没有东西吃,我好饿啊。”米佳进门就倒在沙发里,晚上到现在晚餐都还没有吃,累得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严昊好笑的看着米佳,这样的她是自己没有见过的,如此随性,如此自然娇憨。她在他面前总是淡淡的,好像隔着一段距离。

“阿姨今天家里有事回去了,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严昊带着笑意说道。

“啊!!”米佳惊呼,猛地睁开眼睛,看见严昊正一脸笑意的站在她面前。

☆、第七章

米佳几乎是一下子就坐起了身,看着眼前的严昊有些结巴的说道:“你你你,为什么在这里?”这话才一出去她就后悔了,什么叫他怎么在这里,这是他的家,房子还是他买的,怎么说的他好像不该来似的,可是问题是他没有这么早回来过啊!他平常最早也是九点几接近十点才回来的。

“那我应该在那里?”严昊意外的扬眉,嘴角带着浓烈的笑意问道,结婚三年他还没见过她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她总是淡淡的,和自己之前想的一样。

她把他给的角色定位的很好,他的事她从不插手,他的那些绯闻她从不过问,母亲的刻意刁难她也尽量避开,她表现的很好,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这样的她让人觉得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对什么事都不热络,总是淡淡的隔着一层膜,他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她,她只是在扮演着那个他给的角色。

“不……不是,我只是,只是想说你今天怎么没有加班,回来得这么早。”米佳尴尬的解释着,后悔自己竟然问出那么愚蠢的问题。

严昊上前,拉着她一同坐下,将她揽进自己的怀中,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说道:“今天本来想早点回来陪你吃晚餐的,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和朋友出去了。”

和朋友出去,应该是管家阿姨拿来骗他的借口吧。

“我……不知道。”在他怀里,米佳有些内疚的小声回答道。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怎么样,今天玩得开心吗?”严昊柔声问道,对于这样的相依,他有一种莫名的喜欢。

“呃,是啊,挺,挺好玩的。”米佳微红着脸,小声的撒着谎,心想他该不会发觉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