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佳,你该不是有什么毛病吧?”故作惊讶,有些鄙夷的说道:“明天我带你去做个检查,看看是不是真出什么问题了。”

“我没有。”米佳摇这头说道。

“这怎么说的准,三年了你都没怀上,难保不是这方面的问题。”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米佳想辩解却无从开口,严宇扬看出米佳的窘态,试图缓和这尴尬的局面,说道:“他们还年轻,吃几年生也没什么关系。”

“他们是年轻,可是我们老了,看这别人都有儿孙可以逗弄着,这心里啊,多少是羡慕的。”于芬芳这话说道严宇扬的心里去了,弄得严宇扬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见严宇扬不说什么,于芬芳又说道:“要不这样吧,米佳明天我带你去妇科看看吧,我认识一个妇科大夫,专门看这方面问题的。”

米佳涨红了脸,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放下手中的碗筷,严昊沉这脸说道,“是我不想这么早要孩子,米佳没有问题。”声音不大,语气里却明显的带着不悦。

“那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该要个孩子了。”闻言严宇扬说道,这两年身体上的变化让他对抱孙子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了。

“我知道了。”说完拉着米佳一同起身,说道:“爸妈,没什么事的话我和米佳先回去了。”也不等他们回答,直接拉过米佳往外走去。

“我们这样走了不太好吧。”车上米佳看着严昊忍不住担心的问道,这一走她这婆婆想必日后又要给她脸色看了。

严昊不说话也不看她,脸色冷冷的看不出一点情绪,半路他在一家便利店前停下,米佳以为他是要买烟或什么东西之类的,却没想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袋面包和一盒牛奶。

严昊将面包和牛奶递给米佳,说道:“刚才你没怎么吃饭。”一句简单的话语,一个不经意的举动,让米佳心里暖洋洋的,此刻的她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坐在旁边的男人的她的丈夫,他也关心着她的一切。

回到家,米佳刚想回房换身衣服,却被严昊叫住,说道:“如果你现在还不想要孩子,我们可以再过几年要,以后防御措施由我来做,别再吃那些药了,对身体不好。”

米佳愣愣的看着严昊,原来他知道她一直都有吃药,原来并不是他不想要孩子,会那样说只是为了帮她解围。“我……”米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无措的低下头,紧紧得抓这衣角。

看着她如此模样,严昊淡笑开来,上前抱了抱她,在她额前印下一吻,说道:“爸妈的话别放心上,去洗个澡早点睡吧,我还有公事要处理,不用等我了。”放开她,拿这公事包直接进了书房。米佳傻傻的看着书房的方向,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她从来都猜不透严昊,今天的他让她有种被爱着的错觉。

第6——10章☆、第六章

宇扬建筑公司。

姚敏今天穿了一身合体的淡粉色套装,外套被脱下放在座位上,那简短的窄裙包裹着她的臀,白色衬衣看上去有点紧身,却能更好的衬托出了她那妖娆的身段,领口故意开了两颗钮扣,让那傲人的双峰显得若隐若现的,好不勾人心魄。此刻的她正端着一杯刚煮好的咖啡面若桃花的往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严昊穿了件深蓝色的衬衫,领口松开着,整个人放松的靠在椅背上,双手在胸前搭成一个三角,眉头有些微皱着,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总经理?”姚敏奇怪的挑了下眉,将咖啡放下,体贴的问道:“有什么事烦恼吗?”

严昊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端过咖啡轻啜了一口,说道:“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想不通。”他想不通米佳为何不想要孩子,他不讨厌孩子,甚至希望能和她拥有一个孩子,他想如果平时有孩子陪她,她应该不会那么寂寞吧,不过显然她不是这么想的。如果以前她是觉得自己太小了,毕竟刚一毕业就嫁给他这是要一段时间来适应的,可是现在都已经三年过去了,说还没有适应这未免太说不过去。

他一直都知道她有在吃避孕药,起初一阵子他还会赌气般几乎每夜与她纠缠,可是纵然如此她的避孕还是做得滴水不漏,反复几次之后他也就放弃了。要不是昨晚母亲提起这个问题,他几乎都要把这事给忘了,本想听她怎么解释,可是看她在母亲的逼问下不知所措无辜的样子他又不忍心了。

“那可以说出来,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姚敏善解人意的说道。

严昊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说道:“成品房的计划已经如期下去了,装潢公司你那边联系的怎么样,有合适的目标了吗?”严昊转移话题,他并不觉得有和她谈论那些私事的必要,工作和生活他向来可以分得很清楚。

“目前已经有几家比较有实力的装潢公司在那里谈了,不过我个人比较看好‘新雅装饰’,听说他们公司的莫振勋上个月刚拿了国际性的大奖,是国内最炙手可热的设计师。”在工作上,姚敏向来都是专业的。

“拿不拿奖不是最重要的,我们主要针对的大部分消费者是一般的工薪家庭,他们不不在乎是不是处于名师之手,最主要看的还是价位,是不是经济实用才是最重要的。这样吧,你安排个时间,让他们来公司一趟,我想看看他们手里的设计是否符合我们的要求。”严昊说道。

“嗯,我知道了。”姚敏点头说道。

“嗯,没什么事你就先出去吧。”拿起桌上之前看了一半的文件,将那些烦恼了他一晚的事暂抛开去,现在是他工作的时间了。

“那个……”姚敏站在办公桌前,吞吐的还想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