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看着桌子有点乱,想说……帮你整理好。”米佳明显有些被他吓到了,吞吐的替自己解释道。

“没人告诉你不准我的桌子不能乱动吗?”莫振勋咬牙道,他最讨厌别人动他的东西,有些设计稿被偷去了,传出去了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而且他东西乱中有序,起码他自己清楚一切东西在什么位置。所以他从来不允许别人动他的桌子,这在公司几乎人人都知道的事。

米佳诚实的摇摇头,的确是没人同她讲过,今天不是她第一天上班吗,而且公司的人大部分现在都还没有来,她想问也无从问起啊。

“你……”莫振勋真的有点被她气着,刚想开骂,突然想起她是昨天自己临时聘进来的,不知道也算是人之常情,冷着脸,说道:“出去吧,以后记住了,我的东西不准乱动。”

“那我需要做些什么吗?”米佳小心翼翼的问道,就怕又那里惹恼了他。

“去帮我泡一被黑咖啡进来。”瞧她有些楚楚可怜无辜的样子,莫振勋也放缓了脸色,语气也不似刚才那般严厉。

“好。”米佳恭敬的退了出去,关上门之后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想等一下大家都上班之后,一定要找人好好了解一下这个莫振勋,可别又糊里糊涂的踩了人家的雷,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

米佳从大家口中了解到,莫振勋不喜欢别人乱动他的东西,也不喜欢别人在他创作的时候受打扰,饮料只喝不加糖的黑咖啡,特别忌讳有人利用工作而达到接近他的目的,听说之前有几个女秘书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开除的。

不可否认莫振勋是一个英俊的男人,而且他不仅仅是在设计方面有他的天赋,对于公司的管理他也自有一套自己的方法,所以在短短的几年间这家当年只有几个人的装潢公司已经在业内站住了脚。所以以莫振勋现在的身价和地位总是能吸引一些女子,他们来次的目的不是单纯的工作,更多的是想通过工作而想达到接近他的目的。

米佳小心翼翼的尽量不触碰雷区,就这样怀着激动略带着点紧张和害怕的心情开始了她的第一份工作。她的工作并不复杂,每天除了安排好他的行程之外,有时候做一些会议的记录,然后发一些公告和文件之类的。

严昊依旧是早出晚归,有时候还会出差一段时间,对于米佳的这段时间的改变他并没有注意。

☆、第五章

这个周末是会大宅的日子,自从严昊和米佳从大宅里搬出来后,严宇扬规定他们每两个星期要回去一趟,即使没什么事一家人一起吃个饭也好。

如同以往,因为怕他们之间的关系曝露,米佳是一个人坐车过来的,严昊直接由公司下班过来。米佳总是先到的那个,然后总是会陪在严宇扬身边拉着家常,说说笑笑的,严宇扬没有女儿,总说米佳就像自己的亲女儿一样,比儿子贴心。于芬芳总是冷冷淡淡的坐在一旁,在她心底她始终没有办法接受米佳这个媳妇。

严昊总是在晚饭的时候到的,他这一到,这边于芬芳就马上命人开饭。

“最近公司怎么样?”严宇扬这几年以为身体的关系,对于公司的事几乎都不怎么管了,但是偶尔还是会问问的,不过也仅限于嘴上的询问。

“集贤园的售楼情况比预想中要好,下一季度我们决定向全装修的成品房方向发展,现在的人都要求简洁方便,由于工作之类的关系,对于房屋的装修多数人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所以以至于人们对已装修完毕的成品房的需求越来越大,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商机,如果把握好,是比较有市场的。”严昊简单的向父亲做了一下工作汇报。

“嗯,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不过这房屋装潢上可是要谨慎的,如果这环节掉了链子那这成品房还不如毛胚房了。”严宇扬客观的给出自己的观点。

“嗯,已经有几家不错的装饰公司在谈了,这方面我会注意。”这的确是问题的关键,要是装潢上达不到市场的要求,那么对整个楼盘的销售有着直接的影响。

“好啦,你们到是有完没完了,好好吃个饭也尽说工作上的事,听了都倒胃口。”对于公司里的事于芬芳甭来就不感兴趣,听多了更是觉得烦,眼睛撇到默默吃饭的米佳身上,眼睛珠子一转,想到什么似得,说道:“阿昊,你们结婚都三年了,怎么米佳的肚子一点消息都没有啊?”闻言其他三人皆是一愣,停下了筷子。

孩子!米佳从来没有想过这问题,她并不觉得她和严昊之间适合有一个孩子。在她看来,婚姻可以无爱继续下去,但是孩子必须是爱情的结晶,她嫁严昊只是寻求一个依靠,而且他想严昊也并不爱她。也许有天他们的婚姻会走到尽头,到那时候如果有一个孩子的存在的话,那么事情就会变得复杂。也许潜意识里本来就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每次欢爱过后她总是会吃避孕药。

“前几天我去打牌,听说李董的孙子都满月了,可把李太太高兴的一个劲的炫耀,还说阿昊年纪也不小了,也是该结婚生子了,还直说要给你介绍对象呢,可是谁知你们都结婚三你多了,米佳的肚子一点消息都没有。”于芬芳故意说得哀怨。

闻言严昊一点没有房子心上,拿起筷子重新姿态优雅的吃着饭,像是说的根本和他没有关系的事。

其实严宇扬也早想抱孙子了,只是怕给米佳压力一直都没有说,现在于芬芳这样把提出来了,严宇扬带着热切的目光探寻的看先米佳。

“我……”米佳尴尬的羞红了脸,总不能让她说其实是她不想要孩子,一直都吃着避孕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