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佳看见电视上有个记者问她丈夫和姚敏的好事什么时候近,只见绯闻女主角微笑着用很官方的回答说,今天只回答和楼盘有关的问题,其他问题一律不答,没有否认也不承认,给了人们很大的联系空间,再看她的丈夫,一脸漠然,那是他一贯的表情,即使在家也没有变过。这种新闻这三年来一直没有断过,刚开始严昊还会主动跟她说,‘都是记者捕风捉影的事,不必当真。’米佳总是淡漠的一笑,是真是假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后来这种传言多了,他也就不说了。

他们结婚三年,知道实情的人少之有少,在外人眼中,严昊他依旧是一个黄金单身汉,依旧是许多名媛淑女眼中的理想对象,这是他的保密工作做的太成功还是她这个做妻子的失败呢?也许二者都有关系吧。

“太太,晚餐已经好了。”管家阿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她身边了。

“嗯。”米佳微笑着应道,将电视关掉,起身随她往餐厅走去,在落坐的同时这样问道:“先生说他今晚回来吃吗?”

“先生下午来过电话,说晚上还有个应酬就不回来用餐了。”替她盛饭,管家阿姨恭敬的回答道。

“嗯,阿姨也坐下来一起吃吧。”和平时一样,因为一个人吃饭太寂寞,米佳总是会开口邀请管家阿姨一起用餐。

“不了,今天我儿子带孙女回家,我们约好晚上一起吃饭。”管家阿姨这么说道,脸上露出难掩的幸福。

“那早些回去吧,迟了可不好。”米佳知道管家阿姨家住了比较远,又不舍得坐出租车迟了可就没公车坐了,想到什么米佳又说道:“明天是周末,就不用过来了,在家好好陪陪孙女吧。”

听她这么说,管家阿姨欣喜的道谢:“谢谢太太,可是您的三餐……”

“我没有那么娇贵,小时候母亲离世的早,之前在家的时候也都是我下厨弄三餐的,我不会把自己给饿着的。”米佳笑着说道,起身将她送到门外。看着阿姨离去她才重新回到餐桌上,一个人独自享用着晚餐。

严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是晚上十一点了,米佳正坐在床头随意翻看着一本小说。这三年,小说似乎成了她唯一解闷的东西。她自认为还算是一个合格的妻子,起码她每天都会为他等门,在他回家之后接过他的公事包,替他准备好热水,找好睡衣。

听到开门的声响,米佳快速将小说放进床头的柜子里,她并不想让自己的丈夫发现她看小说来打发时间,确定好自己衣着整齐才起身走出房间。

“回来啦。”俗套的问话,他们的话很少,这是她每天必问的一句,三年来似乎都快成了她的习惯。

“嗯,还没睡。”千篇一律的回答,她那样问他就这样答,没有去讲究是否有新意。

没有回答,也不需回答,伸手直接接过他的公事包,她在他身上闻到一种熟悉的香水味,那不是她的,也在不经意间看到他领口那个鲜红的红印,淡淡一笑不去多问,也不作多想,转身去给他放洗澡水。没有更多的交流,这就是他们夫妻相处的模式。

听见浴室里水声停止,她知道他快出来了,重新将小说放好,躺下假装自己已经睡去,侧身,背对着浴室的方向。她听见浴室的门被打开,感觉到床的另一侧因为重物而明显一震,然后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将她捞进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他的下巴抵着她的头顶,然后一个富有磁性而温柔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晚安。”随着他的一句晚安,米佳慢慢的在他怀中沉沉的睡去。

黑暗中严昊的嘴角扬起一道好看的弧线,满足的合着妻子均匀的呼吸一同沉沉睡去。

☆、第二章

这天闲着无事,米佳在阳台上随意的修剪着她用来打发时间花花草草,修剪枝叶、浇水、松土这些都是这三年里学会的。

“太太,大宅那来的电话。”管家阿姨拿着无线电话,推开阳台的门。

米佳轻拍了下手,微笑着接过管家阿姨手中的电话。“喂。”

“好大的架子,竟然要我等你。”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女声,语气是平静的,话语却带着嘲讽和对她的不屑。

“妈。”米佳唤道。脸上挂着笑,心情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受到影响,对于类似的话她听太多了,现在几乎都已经产生免疫了。

“哼。”电话那头冷哼了一声,并不稀罕她这一句妈,“老爷早上心脏病发进了医院,你通知严昊让他过来。你也过来,不过记住了,出门小心点,等一下你打车过来,阿昊不喜欢你们之间的事被发现。”电话那头的于芬芳像一个女王一般给米佳下达着命令。

她一直都不喜欢米佳,在她眼里,米佳和他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要不是丈夫坚持,儿子也没反对,她根本不可能让这样出身的丫头进门,三年前她早就有了理想的儿媳妇人选,却被她给破坏了。

“爸他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米佳紧张的问道。这三年公公是在这个大家庭里唯一真正关心她疼她的人,就像当初说的那样他真的拿她当自己的女儿一样来疼着,而在她眼里,严宇扬不仅仅是她的公公,更像是她的父亲。

“过来就知道了,话这么多。”说完也不等米佳说什么于芬芳直接挂了电话。

米佳给严昊打了电话,把情况说了一遍,然后直接打车去了医院。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她就看见医院门口已经围了不少的记者,她叫司机直接开到医院的后门,直接从另一相连的大楼上去。

今年年初严宇扬从二楼摔下来之后,他的身体直线下降,来医院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很多人都猜测他能不能挺过这个冬天。所以每次只要严宇扬进医院,总会有大批记者在医院门口围着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