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财政系统”的起因是杰克逊总统否决美国第二银行经营权延期时,同时下令将政府的货币从该银行全部取出,转存到各州银行之中。谁曾想,前面刚躲过罗斯切尔德的魔掌,后面的州级银行也不是省油的灯。它们用政府的钱作为储备(Reserve),然后大量发放信贷用于投机,这是导致“1837年恐慌”的另一个原因。马丁.冯.伯伦提出的政府财政的钱应当与金融系统脱钩,固然是为了保护政府的资金,也考虑到了银行用人民的税收进行大量投机放贷造成了经济上的不公正。

“独立财政系统”的另一个特点是所有进入财政系统的钱必须是金银货币,这样政府对国家的金银货币的供应量就有了一个调控的支点,以对冲欧洲银行家对美国货币发行的控制。这个思路从长远来看应该不失是一个妙计,但是就短期而言却引爆了众多银行的信用危机,加上美国第二银行的煽风点火,危机变得无法控制。

亨里.克雷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他是汉密尔顿私有中央银行思想的重要衣钵继承人,更是银行家们的宠儿。他口才极佳,思路严密,颇具煽动力。他身边聚集了一群支持银行业并被银行家所支持的议员,在他的组织下成立了辉格党。辉格党坚决反对杰克逊的银行政策,并始终致力于重新恢复私有的中央银行制度。

辉格党1840年的总统大选中推出了战争英雄哈里森(WilliamHenryHarrison),由于经济危机民心思变,哈里森顺利当选第九届总统。亨利.克雷以辉格党领袖自居,多次“教导”哈里森应该如何理政。在哈里森当选总统之后,两人矛盾日趋尖锐。亨利.克雷在列克星敦的家里”召见“即将上任的总统,哈里森为了顾全大局忍气来到亨利.克雷的家,结果两人因为国家银行,独立财政制度以及其它的问题闹得不欢而散。原以为可以以太上皇身份发号施令的亨利.克雷,未经哈里森同意就已经着人代笔总统的就职演说被哈里森拒绝了,哈里森还亲自起草了长达8000多字的就职演说。他在这篇系统阐述治国思路的文件中,与亨利.克雷主张的私有中央银行和废除独立财政的政策思路大唱反调,因而深深地刺痛了银行家的利益。

1841年3月4日是个寒冷的日子,哈里森总统在寒风中发表了就职演说,结果受了寒。对于戎马生涯一辈子的哈里森总统本不算什么大事,谁知道他的病却奇怪地日趋严重,到4月4日竟然不治而亡。刚刚上任的哈里森总统正准备大展宏图却突然”受了凉“,一个月前还活蹦乱跳的总统突然就辞世了,无论如何是一件非常可疑的事。有历史学者认为总统是被砒霜毒死的,可能下毒的时间是3月30日,6天以后,哈里森总统去世。

围绕私有中央银行和独立财政系统的斗争因为哈里森总统的去世而更加激烈。亨利.克雷所主导的辉格党于1841年两次提出要恢复中央银行和废除独立财政制度,结果两次被哈里森总统的接任者原副总统约翰.泰勒所否决。恼羞成怒的亨利.克雷下令将总统约翰.泰勒开除出辉格党,结果泰勒总统有幸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被开除出党的“孤儿”总统。

到1849年,另一位辉格党总统扎卡里·泰勒当选后,恢复中央银行的希望似乎近在咫尺。建立一个完全比照英格兰银行模式的私有中央银行是所有银行家最高的梦想,它意味着银行家最终决定着国家和人民的命运。鉴于哈里森总统的前车之鉴,泰勒在重大的中央银行问题上保持着相当大的模糊性,但他同时也不甘心成为亨利.克雷的傀儡。他曾私下里明确表示:“建立中央银行的主意是死定了,在我的任内是不会考虑它的。”结果死定的不是中央银行的主意而恰恰是泰勒总统自己。

1850年7月4日,泰勒总统参加了在华盛顿纪念碑前举行的国庆活动。当天的天气非常炎热,泰勒喝了些冰镇牛奶,又吃了几个樱桃,结果有些闹肚子,到7月9日这位健康魁梧的总统又神秘的死去了。

如此区区小病害得两位军人出身的总统死得不明不白,当然会引起人们的关注。史学界为此争论达百年之久,1991年,在征得泰勒总统后人的同意后,他的遗体被挖掘出来,总统的指甲和头发被化验,结果果然发现了砒霜,但当局很快下了少量的砒霜不足以致命的结论,然后匆匆结案。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总统的体内会有这些砒霜。

第二章国际银行家和美国总统的百年战争(下)7.国际银行家再度出手造成“1857年恐慌”

由于1836年美国第二银行的关闭而导致国际银行家突然出手,猛抽美国流通的金属货币,造成美国持续5年的严重经济危机。虽然在1841年,国际银行家的代理人曾两次试图恢复私有中央银行体系,但都没有成功,双方陷入僵持,美国的货币紧缩的状态直到1848年才开始出现缓解。

情况开始好转的原因当然不是由于国际银行家大发慈悲,而是由于1848年,美国加州发现了巨大的金矿:旧金山。

从1848年开始持续9年美国的黄金供应量空前增长,仅加州就生产出价值5亿美元的金币。1851年澳大利亚也发现了大量金矿,世界范围内的黄金供应量由1851年的1.44亿先令猛增到1861年的3.76亿先令。而美国国内的金属货币流量从1840年的8300万美元猛增到1860年的2.53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