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理解林肯被刺杀的真正动机和图谋,我们必须以更大的历史纵深来审视美国立国以来,民选政府和金钱权力在控制货币发行权这一国家战略制高点上的反复与殊死搏斗。

2.货币发行权与美国独立战争

在有关美国独立战争的起源分析的历史课本中,比较多地采取了全面地和抽象地论述大的原则和意义。在这里我们将从另一个视角,去阐述这场革命的金融背景和其所起到的核心作用。

最早到美洲大陆谋生的人大多是非常穷困的贫民,他们除了随身的简单行李,几乎没有什么财产和金钱。当时的北美还没有发现大型的金矿和银矿,所以在市场上流通的货币极为短缺。加之与母国英国的贸易严重逆差使得大量金银货币流向英国,更加剧了流通货币的稀缺。

北美的新移民通过辛勤的劳动所创造出来的大量产品和服务由于流通货币短缺而无法进行充分和有效的交换,从而严重地制约了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为了应对这个难题,人们不得不使用各种替代货币进行商品交易。诸如动物的皮毛、贝壳、烟草、大米、小麦、玉米等接受程度较高的物品被各地用来当钱使。仅在北卡罗莱纳州,1715年时就有多达17种不同的物品被当作法定货币(LegalTender),政府和民间可用这些物品进行税务缴纳、公私债务偿还和商品服务买卖。当时所有这一切替代货币都以英镑、先令作为会计结算标准。在实际运作中,由于这些物品的成色、规格、接受度和可保存性都相差很大,难以进行标准计量,所以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没有货币的燃眉之急,但仍然构成了商品经济发展的重要瓶颈。

长期的金属货币奇缺和替代实物货币应用的不便促使当地政府跳出传统思维,开始了一种崭新的尝试,那就是由政府印刷和发行纸币(Colonial*)来作为统一和标准的法币。这种纸币和欧洲流行的银行券最大的区别就是它没有任何金银实物作抵押,是一种完全的政府信用货币。社会上的所有人都需要向政府交税,而只要政府接受这种纸币作为缴税的凭证,它便具备了市场流通的基本要素。

新的货币果然大大地促进了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商品贸易日趋繁荣。

同时代的英国的亚当.斯密也注意到了北美殖民地政府的这一新的货币尝试,他相当清楚这种纸币所带来的对商业的巨大刺激作用,特别是对于缺少金属货币的北美地区,“基于信用的买和卖,使得商家可以每月或每年定期结算相互之间的信用余额,这将减少(交易的)不便。一个管理良好的纸币系统,不仅不会产生任何不便,甚至可以在某些情况下拥有更多的优势。”

但是,一种没有抵押的货币是银行家的天敌,因为没有政府债务作抵押,政府就不需要向银行借当时最为稀缺的金属货币,银行家手上最大的砝码一下子就失去了威力。

当本杰明·福兰克林在1763年访问英国时,英格兰银行的主管问他新大陆的殖民地如此兴旺发达的原因时,福兰克林回答:“这很简单。在殖民地,我们发行自己的货币,名叫‘殖民券’。我们按照商业和工业的需要来发行等比例的货币,这样,产品就很容易地从生产者那里传递到消费者手中。用这种方式,创造我们自己的纸货币,并保证它的购买力,我们(的政府)不需要向任何人支付利息。”

这种新的纸货币必然会导致美洲殖民地脱离英格兰银行的控制。

愤怒的英国银行家们立刻行动起来,在他们控制之下的英国议会在1764年通过“货币法案”(CurrencyAct),严厉禁止美洲殖民地各州印发自己的纸币,并强迫当地政府必须使用黄金和白银来支全部向英国政府的税收。

福兰克林痛苦地描述这个法案给殖民地各州带来的严重经济后果,“只一年的时间,(殖民地的)情况就完全逆转了,繁荣时代结束了,经济严重衰退到大街小巷都站满了失业的人群。”

“如果英格兰不剥夺殖民地的发币权,殖民地人民是乐意支付茶叶和其它商品额外的少量税赋的。这个法案造成了失业和不满。殖民地不能发行自己的货币从而将无法永久地摆脱国王乔治三世和国际银行家的控制,是美国独立战争最主要的原因。”

美国的开国奠基者们对于英格兰银行对于英国政治的控制和对人民的不公有着相当清醒的认识。年仅33岁就完成了万古流芳的美国“独立宣言”的作者,也是美国第三届总统的托马斯.杰弗逊有一句警世名言:

“如果美国人民最终让私有银行控制了国家的货币发行,那么这些银行将先是通过通货膨胀,然后是通货紧缩,来剥夺人民的财产,直到有一天早晨当他们的孩子们一觉醒过来时,他们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家园和他们父辈曾经开拓过的大陆。”

当200多年后我们再来聆听1791年杰弗逊的这一段话时,我们不禁惊叹他预见惊人的准确。今天,美国私有银行果然发行了国家货币流通量的97%,美国人民也果然欠着银行44万亿美元的天文数字般的债务,他们也许真的有一天一觉醒来就会失去家园和财产,就像1929年发生过的一样。

当美利坚的伟大先驱们用他们智慧和深邃的目光审视着历史和未来时,他们在美国宪法第一章第八节开宗明义地写下:“国会拥有货币的制造和价值规定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