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3年,梅耶和威廉王子的关系日益密切,使梅耶的势力大大地跃上一个台阶。事情是这样的,威廉王子的一位表兄是丹麦国王,他向威廉王子提出想借一笔款子,威廉王子怕露富就不愿答应。当梅耶得知此事以后,认为是个很好的机会,就向王子提出一个解决方案,由王子出钱,梅耶出面协商,以罗斯切尔德的的名义给丹麦国王贷款,利息梅耶可以提成。王子仔细想了想,觉得是个不错的办法,人怕出名猪怕壮,想放贷收钱又不想漏富。对于梅耶来说,放贷给国王的名气是他梦寐以求的事,不仅得到可靠的回报,更是提高信誉的绝好机会。结果是贷款获得了极大的成功。紧接着,又有六笔丹麦王室的贷款通过梅耶成交。罗斯切尔德名声鹊起,尤其是他与皇室的密切联系在欧洲开始为人所知。拿破仑当政以后,曾经试图将威廉王子拉到自己一边,威廉王子首鼠两端,不愿在形势明朗之前选边站队,最后拿破仑不厌其烦,宣布“要把赫思-凯瑟(威廉王子家族)从欧洲的统治者名单中清除出去”,随即法军大兵压境,威廉王子仓皇流亡到丹麦,出逃之前,将一笔价值300万美元的现金交给梅耶保管。就是这300万现金为梅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权力和财富,成为梅耶通往他的金融帝国的第一桶金。梅耶有比建立一个英格兰银行要大得多的雄心!当他在得到了威廉王子的这笔巨款的时候,他就要开始点兵遣将了。他的五个儿子像五把利箭射向欧洲的五个心脏地区。老大阿姆斯洛镇守法兰克福总部,老二所罗门到维也那开辟新战场,老三内森被派往英国主持大局,老四卡尔奔赴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建立根据地并作为兄弟之间的信使往来穿梭,老五杰姆斯执掌巴黎业务。

4.内森主宰伦敦金融城

“他们是世界金钱市场的主宰,当然也就是几乎所有一切其它事物的主宰。他们实际上拥有整个南意大利地区的财政收入做抵押的资产,(欧洲)所有国家的国王和部长都在聆听他们的教诲。”——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拉里(BenjaminDisraeli)

伦敦金融城是大伦敦地区中心的一块占地仅2.6平方公里的地区。18世纪以来一直是英国乃至世界的金融中心,它拥有独立的司法系统,与梵蒂冈很类似,颇像一个国中之国。这个弹丸之地云集着包括英格兰银行总部在内的世界主要的金融机构,创造了当今英国GDP的六分之一。谁主宰着伦敦城,谁就主宰着英国。

内森初到英国正值法英对峙,互相封锁。英国货在欧洲价格卖得很高,内森开始与在法国的弟弟杰姆斯联手把货物从英国偷运到法国转手,从中赚了很多钱。后来内森结识了英国财政部的官员约翰.哈里斯,打听到英军在西班牙的困境。当时威灵顿公爵所统帅的英军已经做好了进攻法军的准备,唯一缺少军饷。军中的财务官拒绝接收银行券,只接收金币,而当时威灵顿公爵的军中黄金非常短缺。

内森灵机一动,决心要在此事上大捞一笔。他四处打听黄金的货源,正好东印度公司有一批黄金刚从印度运来,准备出售,而英国政府也想购买,只是觉得价格太高,想等黄金价格降下来再购进。内森摸准了情况,立即将他带到英国打天下的威廉王子的300万现金和自己走私英国货物赚来的大笔资金全部压上,抢先与东印度公司成交购买黄金80万磅。然后立刻抬高黄金价格,英国政府眼见黄金价格降不下来,前方军情又十万火急,只有从内森手中以高价购进。这一笔让内森赚得盆满钵满。

但内森的连环计后手不断,他又提出要护送这批黄金到威灵顿公爵的军中。当时法国对英国进行严密的陆上封锁,此行风险极大,英国政府愿意付很高的价钱来运送这批黄金。拿到这个差事之后,内森让他的弟弟杰姆斯通知法国政府,内森想运送黄金到法国,结果英国政府非常愤怒,因为黄金流到法国会大大削弱英国的财政能力。法国方面一听这样令人欢欣鼓舞的大好事,岂有不大力支持的道理,立即下令法国警察沿途保护,一路放行。个别瞧出破绽的法国官员也被重金贿赂,装聋作哑。于是内森等人压送的黄金,得到了英法两国政府的支持,浩浩荡荡大摇大摆地进入巴黎的银行,内森一面参加法国政府的欢迎宴会,一面悄悄派人把黄金兑换成威灵顿公爵能够接受的金币,再神不知鬼不觉地通过罗斯切尔德的运输网络运到了西班牙的英军手中。其手法的高妙直追现代好莱坞的电影情节。

一位普鲁士住英国的外交官这样说道:“罗斯切尔德对这里(伦敦)的金融事务影响力大得惊人。他们完全决定着伦敦金融城的外汇交易价格。作为银行家,他们的权力令人瞠目。当内森发怒时,英格兰银行都在颤抖。”有一次,内森拿着他哥哥阿姆斯洛从法兰克福罗斯切尔德银行开的支票到英格兰银行要求兑换现金,银行以只兑换本银行支票为由加以拒绝。内森勃然大怒,第二天一早,他领着自己的九名银行职员,带着大批英格兰银行的支票来要求兑现黄金,只一天就使英格兰银行的黄金储备明显下降。第二天,内森带来更多的支票,一名银行的高级主管颤声问内森还要兑换几天,内森冷冷地回答:“英格兰银行拒绝接受我的支票,我干吗要它的?”英格兰银立即行召开紧急会议,然后银行的高级主管非常客气地告诉内森,英格兰银行今后将荣幸地兑换所有罗斯切尔德银行的支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