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宏道

袁宏道
  • 姓名:袁宏道
  • 别名:字中郎,又字无学,号石公
  • 性别:
  • 朝代:明代
  • 出生地:湖广公安(今湖北公安县)人
  • 出生日期:1568年12月23日
  • 逝世日期:1610年10月20日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

袁宏道(1568年12月23日─1610年10月20日),明代文学家,公安派的代表人物。字中郎,又字无学,号石公,湖广公安(今湖北公安县)人。其兄袁宗道(1560—1600),字伯修,号石浦。其弟袁中道(1575—1630),字小修。人称“公安三袁”。袁宏道兄弟因与焦竑关系比较密切,故与泰州学派有不少接触,十分敬慕李贽。袁宏道24岁时曾往龙湖访问李贽,住了近三月,受李贽思想影响极深,互相结为莫逆。诚如袁中道所说:“先生既见龙湖,始知一向掇拾陈言,株守俗见,死于古人语下,一段精光不得披露。至是,浩浩焉如鸿毛之遇顺风,巨鱼之纵大壑,能为心师,不师于心,能转古人,不为古转。发为语言,一一从胸襟流出,盖天盖地。”(《吏部验封司郎中中郎先生行状》)可见公安派之文学主张提出,是直接受李贽思想影响的结果。1592年,宏道与兄宗道、弟小修共赴楚中游览,不愿为官。1595年为吴县令,后又为顺天府教授,补礼部仪制司主事。不久又辞官返里,游览山水,写诗作文。1606年入京补仪曹主事,又为吏部主事,转考功员外郎,晚年情绪较为低沉。


袁宏道是公安派的领袖,其文艺思想核心是提倡抒写真实性灵,反对以前后七子为代表复古模拟。他在《叙小修诗》中所说“独抒性灵,不拘格套”,成为公安派的文艺纲领。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袁宏道》中说:“中郎之论出,王、李之云雾一扫,天下之文人才士始知疏瀹心灵,搜剔慧性,以荡涤摹拟涂泽之病,其功伟矣。”袁宏道有较为系统的理论主张,它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一“真”。主张诗文均必须抒写诗人的真实感情,表现内心的自然天性,反对任何的模拟因袭,剽窃仿作。“大概情至之语,自能感人,是为真诗。”所以,“非从自己胸臆流出,不肯下笔。”他在给丘长儒的信中说:“大抵物真则贵,真则我面不能同君面,而况古人之面貌乎?”提倡“真”是反复古的有力理论武器。二,“变”。袁宏道强调历史是不断发展进化的,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创造,“代有升降,而法不相沿,各极其变,各穷其趣,所以可贵。”(《叙小修诗》)正因为不断有新的变化,文学才愈发展愈丰富、愈繁华。他在《雪涛阁集序》一文中还专门分析了“因”与“革”的关系问题,指出只有革新才能真正继承。“骚之不袭雅也,雅之体穷于怨,不骚不足以寄也。“骚之继雅,不是袭其面目,而是继承和发展了其“怨”之精神,这样,体制音节都变了,但雅的优秀传统才真正得到了继承。三、“趣”。袁宏道强调诗文创作都应当要有“趣”。这是指一种审美的趣味,它有自己特定的内容:“夫趣得之自然者深,得之学问者浅。”(《叙陈正甫会心集》)它不是官僚道学之“趣”,而是一种“率性而行”的“自然之趣”。“山林之人,无拘无缚,得自在度日,故虽不求趣而趣近之。”他的“趣”有鲜明的反理学特色。四,“奇”。袁宏道在文艺创作提倡的“奇”并非人为造作之奇,而是指要合乎人的真性情、合乎物的自然状态,即是最高的“奇”。“一一从自己胸中流出,此真新奇也。”(《答李元善》)五、“俚”。袁宏道强调诗文创作要学习民间文艺的平易通俗,反对艰深晦涩。以上五个方面又都是以“独抒性灵”为核心的。袁宏道的诗文创作是他这种文艺思想的具体体现,都有感情真切、清新明畅、平淡自然、生动有趣的特点。


袁宏道,字中郎,公安人。与兄宗道、弟中道,并有才名,时称“三袁”。……宏道年十六为诸生,即结社城南,为之长,闲为诗歌古文,有声里中。万历二十年进士,归家下帷读书,诗文主妙悟,选吴县知县,听断敏决,公庭鲜事。与士大夫谈说诗文,以风雅自命,已而解官去,起授顺天教授,历国子助教、礼部主事,谢病归。久之,起故官,寻以清望擢吏部验封主事,改文选,寻移考功员外郎。……先是,王李之学盛行,袁氏兄弟独心非之。宗道在馆中,与同馆黄辉,力排其说。于唐好白乐天,于宋好苏轼,名其斋曰:“白苏”。至宏道益矫以清新轻俊,学者多舍王、李而从之,目为“公安体”。然戏谑嘲笑,间杂俚语,空疏者便之,其后王、李风渐息,而锺、谭之说大炽;锺、谭者,锺惺、谭元春也。

历史评价

明初文学之士,承元季虞、柳、黄、吴之后,师友讲贯,学有本原;宋濂王祎方孝孺以文雄,高、杨、张、徐、刘基、袁凯以诗著。其他胜代遗逸,风流标映,不可指数,盖蔚然称盛已。永宣已还,作者递兴,皆冲融演迤,不事钩棘而气体渐弱。弘正之间,李东阳出入宋元,溯流唐代,擅声馆阁。而李梦阳何景明倡言复古,文自西京,诗自中唐而下,一切吐弃,操觚谈艺之士,翕然宗之,明之诗文,于斯一变。迨嘉靖时,王慎中、唐顺之辈,文宗欧、曾,诗仿初唐;李攀龙、王世贞辈,文主秦汉,诗规盛唐;王、李之持论,大率与梦阳、景明相倡和也。归有光颇后出,以司马、欧阳修自命,力排李、何、王、李,而徐渭、汤显祖、袁宏道、锺惺之属,亦各争鸣一时,于是宗李、何、王、李者稍衰。至启、祯时,钱谦益、艾南英准北宋之矩矱;张溥、陈子龙撷东汉之芳华,又一变矣。有明一代文士卓卓表见者,其源流大抵如此。

明史》卷二八五《文苑传》

宏道,字中郎,万历壬辰进士,除吴县知县。县繁难治,能以廉静致理。逾年,称病,投劾去。遍游吴会山水,作《锦帆》、《解脱集》,改京府学官国子博士,迁礼部仪制郎。归卧柳浪湖上,凡六年,以清望推择,改吏部。繇文选考功迁稽勋郎中,移病休沐,不数月卒于家,年四十有三。

万历中年,王、李之学盛行,黄茅白苇,弥望皆是。文长、义仍,崭然有异,沉痼滋蔓,未克芟薙州。其称诗。中郎以通明之资,学禅于李龙湖,读书论诗,横说竖说,心眼明而胆力放,于是乃倡言击排,大放厥辞。以为唐之有诗,不必选体也。初、盛、中、晚皆有诗,不必初盛也。欧、苏,陈、黄各有诗,不必唐也。唐人之诗,无论工不工,第取读之,其色鲜妍,如旦晚脱笔砚者。今人之诗虽工,拾人饤饾,才离笔砚,已成陈言死句矣。唐人千岁而新,今人脱手而旧,岂非流自性灵与出自剽拟者所从来异乎?空同未免为工部奴仆,空同以下皆重儓也。论吴中之诗,谓先辈之诗,人自为家,不害其为可传;而诋诃庆、历以后,沿龚王、李一家之诗。中郎之论出,王、李之云雾一扫,天下之文人才士始知疏瀹心灵,搜剔慧性,以荡涤模拟涂泽之病,其功伟矣。机锋侧出,矫枉过正,于是狂瞽交扇,鄙俚公行,雅故减灭,风华扫地。竟陵代起,以凄清幽独矫之,而海之风气复大变。

清·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丁集中

《锦帆》、《解脱》,意在破人执缚。间有率易游戏之语,或快爽之极,浮而不沉,情景太真,近而不远,要出之灵窍,吐于慧舌,写于铦颖,足以荡涤尘坌,消除热闹。学者不察,效颦学语,其究为俚俗,为纤巧,为莽荡,乌焉三写,弊必有至,非中郎之本旨也。

明·袁中道《袁小修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