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澄

吴澄
  • 姓名:吴澄
  • 别名:字幼清
  • 性别:
  • 朝代:元代
  • 出生地:抚州崇仁(今属江西)
  • 出生日期:1249年2月3日
  • 逝世日期:1333年8月5日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

吴澄(1249年2月3日—1333年8月5日)元代三大理学家之一。字幼清,抚州崇仁(今属江西)人。世代业儒。幼时读书通宵达旦,其“母忧其过勤,节膏火,不多与,澄候母寝,燃火复诵习。”(《元史·吴澄传》)16岁时识饶鲁学生程若庸,便拜程为师,成为饶鲁再传弟子。至元、元贞年间,多次被荐为官,上任不久即辞去。至大、皇庆年间在国子监任职。英宗即位,升翰林学士。但其大半岁月是僻居乡陋,讲授理学,著书立说,从学者千余人。所居草屋,同门程鉅夫(1249~1318,元官吏,文学家)题曰“草庐”,故学者称之为草庐先生。为元代学问渊博的理学家,与许衡并称“南吴北许”。元统元年(1333年)因病逝世,享年85岁,追封临川郡公,谥“文正”。死后,赠江西行省左丞、上护军,追封临川郡公,谥文正。其伦理思想“出于双峰(饶鲁),固朱学也,其后亦主陆学。”(《宋元学案·草庐学案》)他“以绍朱子之统”(虞集《道园学古录》卷四四)自居,又赞颂“先生(陆九渊)之道如青天白日,先生之语如震雷惊霆,虽百数十年之后有如亲见亲闻也。”(《吴文正公集》卷十)认为“朱、陆二师之为教,一也。而二家庸劣之门人,各立标榜,互相诋訾,至于今,学者犹惑。”(《宋元学案·草庐学案》)说“朱子于道学问之功居多,而陆子以尊德性为主。问学不本于德性,则其蔽必偏于语言训释之末,故学必以德性为本,庶几得之。”在“和会朱陆”中,虽“终近乎朱”(同上),但与郑玉等相比,则“多右陆”(《宋元学案·师山学案》)。


吴澄认为,作为精神实体的太极(也称道、理、天理),是宇宙的本体与道德的渊源,人生的最高理想与人道的极则。理“在人而为性,则仁义礼智是也。性即天理,岂有不善!”(《宋元学案·草庐学案》)“仁之发见,莫切于爱其父母,爱其兄弟,于此扩充,则为能孝能弟之人,是谓不戕贼。”“有一件不当为之事而为之,是谓戕贼其义。于所当敬让而不敬让,是戕贼其礼。知得某事之为是,其事之为非,而不讨分晓,仍旧糊涂,是戕贼其智。”(同上书)吴澄对五伦、五常进一步作了分析,把它分为“三纲二纪”,并揭示了纲纪之间的内在关系。他说:“三纲二纪,人之大伦也,五常之道也。君为臣之纲,其有分者义也;父为子之纲,其有亲者仁也;夫为妻之纲,其有别者智也。长幼之纪,其序为礼,朋友之纪,其任为信”,而长幼、朋友二纪。则包容于三纲之内,并受三纲所制约。因有父子也,而有兄弟,以至于宗族,其先后以齿者,一家之长幼也;因有君臣也,而有上下,以至于俦侣,其尊卑以等者,一国之长幼也;因有兄弟也,而自同室以至于宗族,其互相助益者,同姓之朋友也;因有上下也,而自同僚以至于俦侣,其互相规正者,异姓之朋友也。举三纲而二纪在其中,故总谓之纲常。”(《宋元学案·草庐学案》)这些分析,对三纲起了强化作用。


吴澄认为,五常为天地之性所固有,是纯善的,但“人之生也,受气有或清或浊之不同,成质有或美或恶之不同。气之极清、质之极美者为上圣,盖此理在清气美质之中,本然之真,无所污坏,此尧、舜之性所以为至善”;“其气之至浊、质之至恶者为下愚。”认为孟子讲性善,但没有揭示出不善的来由、没有论到气之有不同性,所以其言不备,“不足以解告子之惑”。批评荀、扬以性为恶,以性为善恶混和世俗讲的人性宽、性褊、性缓、性急等观点,“皆是指气质之不同者为性,而不知气质中之理谓之性”(同上书)。然而,“气质虽有不同,而本性之善则一”。只要“反之于身而学焉,以至变化其不清不美之气质,则天地之性,浑然全备。”(同上书)就是说,他没有在天理论和人性论基础上继续沿着朱熹格物穷理的途径进行道德修养,而是接近于用陆九渊明心,认识本心的方法,主张“反之吾心”、“就身上实学”(同上书),发见与扩充善端,以恢复天地之性。因为“万理”都“根于心”、“本于心”,不失其本心,就可以得到“天理之当然”。并认为自“尧、舜、禹、汤、文、武、周、孔、颜、曾、思、孟,以逮周、程、张、邵诸子,莫不皆然”,都以“明指本心以教人”。(《宋元学案·草庐学案》)强调“仁,人心也,敬则存,不敬则亡。”因此,“欲下功夫,惟敬之一字为要法。”“敬者心之一”(同上书)。“敬字之义,近于畏者,最切于己。凡 一心之发,一事之动,必思之曰:此天理抑人欲也?苟人欲而非天理,则不敢为”(《吴文正集·朱肃字说》)心专一无二,“主于天理则坚,徇于人欲则柔。坚者,凡世间利害祸福、富贵贫贱不足以移易其心。柔,则外物之诱仅如毫毛,则心已为之动矣。”(《宋元学案·草庐学案》)又强调诚,“纯乎天理之实为诚,徇人欲之妄为不诚。惟能以天理胜人欲,一念不妄思,一事不妄行,仰无所愧,俯无所怍,庶几其诚乎?”(同上)“爱亲,仁也,充之而为义、为礼、为智,皆诚也”(《吴文正集·陈幼实思诚字说》),做到敬、诚,就能制“约爱、恶、哀、乐、喜、怒、忧、惧、悲、欲十者之情,而归于礼、义、仁、智四者之性”,成为圣人。“凡人皆当志于圣,逊第一等为第二等,比于自暴自弃”(《宋元学案·草庐学案》)。


吴澄调和朱、陆的立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其友人刘岳申以肯定的口气说:“先生(吴澄)出乎二氏之后,约其同而归一,所谓尊德性而道学问者,盖兼之矣。”(《申斋集》卷一)对明代王守仁重振陆学也起了促进作用。王氏进一步认为:“尊德性即所以道学问也”(《王文成公全书》卷三),以此扩大心学的地盘。著作有《五经纂言》、《草庐精语》等,后被汇编为《吴文正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