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震亨

文震亨
  • 姓名:文震亨
  • 别名:字启美
  • 性别:
  • 朝代:明代
  • 出生地:长洲(今苏州)人
  • 出生日期:1585年
  • 逝世日期:1645年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

文震亨(1585年—1645年),字启美,长洲(今苏州)人。明末文人,园林学家,博物学家。出身于书香门第、官宦世家。曾祖父文壁,字征明,是和沈周、唐寅、仇英齐名的书画家。祖父文彭(字寿承),父亲文元发(字子悱)也是名书法家。兄文震孟(字文起)天启二年(1622)状元,官至宰相。震亨多才多艺,诗、文、书、画,均能得家传,以书、琴名达禁中,崇祯皇帝授以武英殿中书舍人。曾为两千张御制颂琴命名,并受命监造御屏。明亡,震亨投河自杀被家人救起,复绝食六日,呕血而死。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追谥“节愍”。一生著述繁富,有《长物志》、《琴谱》、《开读传信》、《载贽》、《清瑶外传》、《武夷剩语》、《香草诗选》、《香草坨志》、《怡老园记》、《棱陵竹枝歌》等十余种。其中比较集中地表现了他的美学思想的是《长物志》。该书共分室庐、花木、水石、禽鱼、书画、几榻、嚣具、衣饰、舟车、位置、蔬果、香茗等十二卷,涉及建筑、园林、艺术、历史以及动物、植物、矿物等许多方面。单就涉及园林建筑艺术的方面而言,从园林构成的主要材料、园林内部的陈设器物,到材料的配合、景物的塑造的美学规律,以及花卉禽鱼的观赏价值等等,都有论述。在《室庐志》中,对室庐的位置、式样的选择及其内外布局提出了要求:“居山水间者为上,村居次之,郊区又次之。吾侪纵不能栖岩止谷,追绮园之踪,而混迹市廛,要须门庭雅洁,室庐清靓,亭台具旷士之怀,斋阁有幽人之致。又当种佳木怪箨,陈金石图书,令居之者忘老,寓之者忘归,游之者忘倦。”对于各项建筑也提出了美学要求,如阶要“自三级以至十级,愈高愈古,须以文石剥成,种绣墩草或草花数茎于内,枝叶纷披,映阶旁砌。以太湖石叠成者曰‘涩浪’,其制更奇,然不易就。复室须内高于外,取顽石具苔痕者嵌之,方有岩阿之致”。他所追求的是一种古雅自然的审美趣味。在《花木志》中,他特别注意到观赏树木的花卉的配植方式,以及观赏植物与其他因素的适当组合,以突出其美的特性而构成宜人的景观。如认为:“繁荣杂木,宜以亩计。乃若庭除槛畔,必以虬枝古干,异种奇名,枝叶扶疏,位置疏密。或水边石际,横偃斜坡;或一望成林,或孤枝独秀。草木不可繁杂,随处植之。取其四时不断,皆入图画。”有的花木如桃李,宜远望,故不适合庭除栽种;有的花木如红梅、绛桃,乃借以点缀林中,故不宜多植;有的花木如牡丹、芍药,则应“以文石为栏,参差数级,以次列种”,使之不相隐蔽,突出其植株个体之美。在《水石志》中,他提出:“石令人古,水令人远,园林水石,最不可无。可以收到“一峰则太华千寻,一勺则江湖万里”的审美效果,可以形成“苍崖碧洞,奔泉泛流,如入深岩绝壑之中”的天然胜景。他还对水池的布局、比例的大小、色彩的调和,动静的配合等等美学规律进行了论述,认为“凿池自亩以及顷,愈广愈胜。最广者,中可置台榭之属,或长堤横隔,汀蒲岸苇,杂植其中,一望无际,乃称巨浸……池旁植垂柳,忌桃杏间种。中畜凫雁,须十数为群,方有生意。最广处可置水阁,必如图画中者佳”。在《禽鱼志》中,他论述了鱼鸟的饲养对构成园林美的作用,例如华亭鹤,“其体高俊,绿足龟纹,最为可爱”,“在空林别墅,白石青松,惟此君最宜”。此外,对于几榻、器具、舟车等等也进行了论述,表现出古雅高洁的审美趣味。


其诗文书画,均得其家传。造园作品有“香草垞”,其中“婵娟堂”、“斜月廊”、“啸台”等景物,反映其对文学、音乐、书画、造园等方面的艺术素养。其造园美学观点,认为园林中的建筑,“居山水间者为上,村居次之,郊区又次之。吾侪纵不能栖岩止谷,追绮园之踪,而混迹廛市,要须门庭雅洁,室庐清靓”。“令居之者忘老,寓之者忘归,游之者忘倦。”(《长物志·室庐》)强调使用各种造园主要材料和陈设器物,应互相配合,形成幽美的景色,使居住、休息、游览者从中得到审美享受。对于各种建筑,又有不同的审美要求,由于环境不同,功能差异,不但取材不同,即其周围布局,也随之而殊,以便彼此调和,呈现自然之美。又注意造园中各种观赏植物的配植方式,要求充分发挥其审美特性,以构成宜人景观。认为“繁花杂木,宜以亩计。乃若庭除槛畔,必以虬枝古干,异种奇名,枝叶扶疏,位置疏密。或水边石际,横偃斜披;或一望成林;或孤枝独秀。草木不可繁杂,随处植之,取其四时不断,皆入图画。”(《长物志·花木》)认为观赏植物有其不同特点,应使之不相隐蔽,以便充分发挥植株个体之美。在水石配置方式上,指出“石令人古,水令人远,园林水石,最不可无”(《长物志·水石》)。要求注意水池比例大小,山峰的竹石点缀,色彩的调和,动静的配合,均能令审美接受者产生“一峰则太华千寻,一勺则江湖万里”,“苍崖碧涧,奔泉泛流,如入深岩绝壑之中”(同上)的天然美学境界。又极注意造园中生态环境的设计,强调动物的观赏价值,重视动物的特性,饲养技术的训练,配景的生气勃然,使其构成幽雅而令人“会心”的境界,即“语鸟拂阁以低飞,游鱼排荇而径度,幽人会心,辄令竟日忘倦”(《长物志·禽鱼》)的境界。又在《蔬果志》和《花木志》中指出应当反对园林中“以此市利为卖菜佣”的纯生产观点,即使栽植有实用价值的果树和花木,也应以不损害美观为原则。在《几榻志》和《位置志》中,要求园中室内陈列器物的形式精致古雅,令人发生古趣盎然之感,形成完整的综合美感效果。在《舟车志》和《香茗志》中,要求往来于风景区的交通工具精致美观;供游客休息的茶室,应构成“别境乾坤”的审美风格。在书画美学鉴赏上,强调收藏与识鉴、阅玩、装褫、铨次等审美活动相结合,才能显示其中审美趣味。观赏书法时,要求“澄心定虑,先观用笔结体,精神照应,次观人为天巧,自然强作,次考古今跋尾,相传来历,次辨收藏印识、纸色、绢素。”(《长物志·论书》)在鉴赏书画的技术性方法中,要求“看书画如对美人,不可毫涉粗浮之气”(《长物志·赏鉴》)。对于书画装潢的审美活动,也有其要求,反映其精当的审美修养。著有《长物志》、《琴谱》、《开读传信》、《载贽》、《清瑶外传》、《武夷外语》、《金门录》、《文生小草》、《棱陵竹枝歌》、《香草诗选》、《岱宗拾遗》、《新集》、《香草垞前后志》、《怡老园记》等十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