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贞

王世贞
  • 姓名:王世贞
  • 别名:字元美,号凤洲
  • 性别:
  • 朝代:明代
  • 出生地:太仓(今属江苏)
  • 出生日期:1526年12月8日
  • 逝世日期:1590年12月23日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弇州山人四部稿》

简介


王世贞(1526年12月8日-1590年12月23日)明文学家,字元美,号凤洲,弇州山人,太仓(今属江苏)人。生于嘉靖五年十一月初五,卒于万历十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字元美,号凤洲,又号弇州山人,明代南直隶苏州府太仓州人。


王世贞十七岁中秀才,十八岁中举人,二十二岁中进士,嘉靖进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先后任职大理寺左寺、刑部员外郎和郎中、山东按察副使青州兵备使、浙江左参政、山西按察使,万历时期出任过湖广按察使、广西右布政使,郧阳巡抚,后因恶张居正被罢归故里,张居正死后,王世贞起复为应天府尹、南京兵部侍郎,累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卒赠太子少保。


王世贞与李攀龙、徐中行、梁有誉、宗臣、谢榛、吴国伦合称“后七子”。李攀龙死后,王世贞独领文坛二十年,著有《弇州山人四部稿》、《弇山堂别集》、《嘉靖以来首辅传》、《觚不觚录》等。


诗文宗“前七子”,倡导“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与李攀龙等结为“后七子”,晚年主张稍有改变。著《弇州山人四部稿》等。对戏曲亦有研究,著有《艺苑卮言》,《鸣凤记》传奇剧本,一说是他的作品。《明史》卷二八七有传。


弘正间李东阳出入宋元,溯流唐代,擅声馆阁,而李梦阳何景明倡言复古,文自西京,诗自中唐而下,一切吐弃,操觚谈艺之士,翕然宗之,明之诗文于斯一变。迨嘉靖时王慎中、唐顺之辈,文宗欧、曾,诗仿初唐。李攀龙、王世贞辈,文主秦汉,诗规盛唐。王李之持论,大率与梦阳、景明相倡和也。


评价


《明史》卷二八五《文苑传》


王世贞,字元美,太仓人。右都御使,忬子也。生有异禀,书过目终身不忘,年十九举嘉靖二十六年进士,授刑部主事。世贞好为诗古文,官京师,入王宗沐、李先芳、吴维岳等诗社,又与李攀龙、宗臣、梁有誉、徐中行、吴国伦辈相倡和,绍述何、李,名日益盛,屡迁员外郎郎中。奸人阎姓者犯法,匿锦衣都督陆炳家,世贞搜得之,炳介严嵩以请,不许。杨继盛下吏时,进汤药。其妻讼夫冤,为代草;既死,复棺殓之,嵩大恨,吏部两拟提学,皆不用,用为青州兵备副使。父忬以滦河失事,嵩抅之论死系狱,世贞解官奔赴,与弟世懋日蒲伏嵩门,涕泣求贷,嵩阴持忬狱而时为漫语以宽之。两人又日囚服跽道旁,遮诸贵人舆,搏颡乞救,诸贵人畏嵩不敢言,忬竟死西市,兄弟哀号欲绝,持丧归,蔬食三年,不入内寝。既除服,犹却冠带,苴履葛巾,不赴宴会。……世贞始与李攀龙狎,主文盟,攀龙既殁,独操秉二十年,万最高,地望最显,声华意气,茏盖海内,一时士大夫及山人词客、衲子、羽流,莫不奔走门下。片言褒赏,声价骤起,其持论文必西汉,诗必盛唐,大历以后书勿读。而藻饰太甚,晚年攻者渐起,世贞顾渐造平淡,病亟时,刘凤往视,见其手苏子瞻集讽玩不置也。


《明史》卷二八七《文苑传》


(周续赓)


瑯玡挺奇干,卓荦凌群英。博览亦汗漫,浩思何从衡。一入鷞鸠署,心倾历下生。吐论极丘索,琢辞必咸京。河宗开左藏,邓林当春荣。瑰异灿夺目,菁华能娱情。恍惚天地外,旷荡窥蓬瀛。结纳每下士,扬诩多大名。昭代有良史,艺苑推齐盟。寥寥代兴者,蜉蝣安足争。


明·陈子龙《陈子龙诗集》卷六《嘉靖五子诗·王元美》


【评】陈子龙为纠正明末诗坛流弊也曾秉承七子主张,故而对王元美极力颂扬,但上述赞王元美之语基本属实。


(宋乃迁)


元美弱冠登朝,与济南李于鳞修复西京大历以上之诗文,以号令一世。于鳞既殁,元美著作日益繁富,而其地望之高,游道之广,声力气义,足以翕张贤豪、吹嘘俊才。于是天下咸望走其门,若玉帛职贡之会,莫敢后至。操文章之柄,登坛设墠,近古未有。迄今五十年,弇州四部之集,盛行海内,毁誉翕集,弹射四起,轻薄为文者,无不以王、李为口实,而元美晚年之定论,则未有能推明之者也。元美之才,实高于于鳞,其神明意气,皆足以绝世。少年盛气,为于鳞辈捞笼推挽,门户既立,声价复重,譬之登峻坂,骑危墙,虽欲目下,势不能也。迨乎晚年,阅世日深,读书渐细,虚气销歇,浮华解驳,于是乎淟然汗下,蘧然梦觉,而自悔不可以复改矣。论乐府,则亟称李西涯为天地间一种文字,而深讥模仿、断烂之失矣。论诗,则深服陈公甫,论文,则极推宋金华。而赞归太仆之画像,旦曰“余岂异趋,久而自伤”矣。其论《艺苑卮言》则曰:“作《卮言》时,年未四十,与于鳞辈是古非今,此长彼短,未为定论。行世已久,不能复秘,惟有随笔改正,勿误后人。”元美之虚心克己,不自掩护如是。今之君子,未尝尽读弇州之书,徒奉《卮言》为金科玉条,之死不变,其亦陋而可笑矣。


清·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丁集


【评】王世贞为一代文坛首领,其先倡“文必西汉,诗必盛唐”之复古主张,晚年有所改变,钱氏“虚心克己,不自掩护”之论公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