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实甫

王实甫
  • 姓名:王实甫
  • 别名:名德信
  • 性别:
  • 祖籍:河北省保定市定兴(今定兴县)
  • 朝代:元代
  • 出生地:大都(今北京市)
  • 出生日期:1234
  • 逝世日期:1294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西厢记》

简介

王实甫(1234-1294年),元代杂剧作家。名德信,大都(今北京市)人,祖籍河北省保定市定兴(今定兴县)。生卒年与生平事迹不详。其创作活动大约在元成宗元贞、大德(1295~1307)前后。其创作活动主要在元成宗元贞、大德年间。作有杂剧14种,今存《西厢记》、《丽春堂》、《破窑记》三种。另存《芙蓉亭》、《贩茶船》残折及散曲数首。,全存3种,残存2种,另有少量散曲作品。


王实甫与关汉卿齐名,其作品全面地继承了唐诗宋词精美的语言艺术,又吸收了元代民间生动活泼的口头语言,并将它们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创造了文采璀璨的元曲词汇,成为中国戏曲史上“文采派”最杰出的代表。


伦理思想

王实甫现存杂剧中的伦理思想,主要有:


第一,反对以财富、权势为基础的门第观念,主张以忠贞爱情为基础的自由婚姻。这主要表现在他的代表作《西厢记》(全名《崔莺莺待月西厢记》)中。故事源于唐代诗人元稹的文言小记《莺莺传》(又名《会真记》)。唐德宗贞元年间,张生和崔莺莺在普救寺巧遇,相互产生了爱慕之心。这时,叛将孙飞虎兵围普救寺,要夺莺莺为妻,限三日之内献人,否则将焚寺斩人。莺莺的母亲崔夫人着急万分,下招贤令:有能出退兵之策者,许以莺莺为妻。张生自报退兵之策,通过故友杜元帅解救了普救寺。不料老夫人出尔反尔,借口毁约,让张生与莺莺兄妹相称。张生与莺莺极度痛苦,婢女红娘为他们穿针引线,传递书信,促成他俩私下结合。老夫人发觉此事后十分恼怒,但被红娘的机智和雄辩所制服。老夫人仍不甘心将女儿嫁给一个白衣书生,强令张生进京赶考,以取得状元作为娶莺莺的条件。张生果然中了状元,终于与莺莺团圆成亲。剧作中的老夫人是封建势力的典型代表。她坚持要将女儿许配给有财有势的郑尚书之子,认为这才是门当户对,而招白衣秀士为婿,则会辱没“相国家谱”,因而设置种种障碍,阻挠女儿与张生的结合。但张生和莺莺真诚相爱,他们看重和倾慕的是彼此的容貌和才华,毫不考虑门第和财产。莺莺对母亲的专横深表不满,咒骂她是“狠毒娘”;张生以乐观的态度对待斗争中的挫折;红娘则泼辣、机智、见义勇为,对张生和莺莺的痛苦充满同情,尽力帮助他们成就美满婚姻。作品表达了“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的主题思想,反对讲究门第、财产的地主贵族的婚姻道德。同样,《破窑记》中的财主之女刘月娥不顾父亲的反对,宁愿嫁给一个穷书生,住进破瓦窑。她有自己的信念:“夫妻相待,贫和富有何妨”,“心顺处便是天堂”。在作者看来,“婚嫁而论财礼,乃夷虏之道也。古者男女之俗,各择德焉,不以其财为礼。”


第二,宣扬了君明臣忠的封建伦理思想。这一思想表现在王实甫另一个剧作《丽春堂》中。该剧写老丞相完颜乐善和监军李圭在朝廷上明争暗斗的故事,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封建王朝的污浊和黑暗。老丞相“南征北讨”,“多有功劳汗马”,在与李圭赌射中又显示了自己高超的武功,三箭三中;而李圭则极其无能,三箭未中,还不服气,寻衅闹事,要给老丞相抹黑脸加以羞辱。对此,皇帝却不能公正对待,反而信任谄佞,疏斥忠良,将老丞相贬官到济南,这是道德评价上的颠倒。后来,只是为了军事需要,又将他召回京城,官复原职,并令李圭向他负荆请罪。


评价

风月营,密匝匝列旌旗;莺花寨,明排剑戟;翠红乡,雄纠纠施谋智。作词章,风韵美□,士林中等辈伏低。新杂剧,旧传奇,《西厢记》天下夺魁。


明·贾仲明〔凌波仙〕吊词


王实甫之词,如花间美人。铺叙委婉,深得骚人之趣。极有佳句,若玉环之出浴华清,绿珠之采莲洛浦。


明·朱权《太和正音谱·古今群英乐府格势》


北曲故当以《西厢》压卷。


明·王世贞《曲藻》


王实甫才情富丽,真辞家之雄。


王实甫不但长于情辞,有《歌舞丽春堂》杂剧,其十三换头〔落梅风〕内“对青铜猛然间两鬓霜,全不似旧时模样”,此句甚简淡。偶然言及老顿,即称此二句,此老亦自具眼。


明·何良俊《曲论》


元人称关、郑、白、马,要非定论。四人汉卿稍杀一等,第之,当曰王、马、郑、白。有幸有不幸耳。


明·王骥德《新校注古本西厢记》卷六附评语


记崔氏不自实甫始也。微之既传《会真》,入宋而秦少游、毛泽民两君子爰谱《调笑》,实始滥觞。安定之赵复次第传语寄词《鼓子》,则节拍有加矣。迨完颜时,董解元始演为北词,比之弦索,命曰《西厢》,然第弹家言,而匪登场之具也。于是实甫者起,沿用爨弄诸色,织组《董记》,倚之新声。董词初变诗余,多椎朴而寡雅驯;实甫斟酌才情,缘饰藻艳,极其致于浅深、浓淡之间,令前无作者、后掩来哲,遂擅千古绝调。自王公贵人逮闺秀里孺,世无不知有所谓《西厢记》者。


明·王骥德《新校注古本西厢记自序》


胜国诸贤,盖气数一时之盛。王、关、马、白,皆大都(今北京)人也,今求其乡,不能措一语矣。


人之赋才,各有所近。马东篱、王实甫,皆胜国名手。马于《黄粱梦》、《岳阳楼》诸剧,种种妙绝,而一遇丽情,便伤雄劲;王于《西厢》、《丝竹芙蓉亭》之外,作他剧多草草不称。尺有所短,信然。


世称曲手,必曰关、郑、白、马,顾不及王,要非定论。称戏曲日《荆》、《刘》、《拜》、《杀》,益不可晓,殆优人戏单语耳。


作北曲者,如王、马、关、郑辈,创法甚严。终元之世,沿守惟谨,无敢逾越。而作南曲者,如高如施,平仄声韵,往往离错。作法于凉,驯至今日,荡然无复底止,则两君不得辞作俑之罪,真有幸不幸也。


明·王骥德《曲律》卷三“杂论第三十九上”


李中麓序刻元乔梦符、张小山二家小令,以方唐之李、杜。夫李则实甫,杜则东篱,始当;乔、张,盖长吉、义山之流。然乔多凡语,似又不如小山更胜也。


明·王骥德《曲律》卷四“杂论第三十九下”


实甫、汉卿,胡元绝代隽才,其描摹崔张情事,绝处逢生,无中造有……


明·王思任《合评北西厢序》


从来豪杰之精神不能无所寓,老、庄之道德,申、韩之刑名,左、迁之史,郑、服之经,韩、欧之文,李、杜之诗,下至师旷之音声,郭守敬之律历,王实甫、关汉卿之院本,皆其一生之精神所寓也。苟不得其所寓,则若龙挛虎跛,壮士囚缚,拥勇郁遏,坌愤激讦,溢而四出,天地为之动色,而况于其他乎?


清·黄宗羲《靳熊封诗序》


高则诚、王实甫诸人,元之名士也,舍填词一无表见。使两人不撰《西厢》、《琵琶》,则沿至今日,谁复知其姓字?是则诚、实甫之传,《琵琶》、《西厢》传之也。


清·李渔闲情偶寄》卷之一“词曲部·结构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