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骥德

王骥德
  • 姓名:王骥德
  • 字号:字伯良
  • 性别:
  • 朝代:
  • 出生地:浙江会稽(今绍兴)
  • 出生日期:1540
  • 逝世日期:1623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

王骥德(1540~1623),明万历年间诗人、剧作家、戏曲理论家。字伯良,又字伯骥,号方诸生、玉阳生,别署秦楼外史、方诸仙史、玉阳仙史。浙江会稽(今绍兴)人。书香门第,性嗜歌乐,早负才子之名。曾师事徐渭,并与同代沈璟汤显祖等友善。精研词曲,著述甚富撰传奇、杂剧各5种,今存《题红记》传奇和《男王后》杂剧。著有《曲律》、《南调正韵》,又有《方诸馆集》、《方诸馆乐府》等,并曾校注《西厢记》、《琵琶记》。以《曲律》影响较大。


王骥德一生书剑漂零,行踪无定,到过金陵、维扬、吴江,远游古城开封、洛阳。晚年两上北京,考察元杂剧发祥地大都风土人情,访问《西厢记》作者王实甫故乡,调查当地方言演变。平生与同时戏曲名家均有交往,徐渭以外,与吕天成、沈璟、汤显祖尤为莫逆。


余早岁曾以《双雄》戏笔,售知于词隐先生。先生丹头秘诀,倾怀指授,而更谆谆为余言王君伯良也。先生所修《南九宫谱》,一意津梁后学;而伯良《曲律》一书,近镌于毛允遂氏,法尤密,论尤苛——厘韵则德清蒙讥,评辞则东嘉领罚。字栉句比,则盈床无合作;敲今击古,则积世少全才。虽有奇颖宿学之士,三复斯编,亦将咋舌而不敢轻谈,韬笔而不敢漫试,洵矣攻词之针砭,几于按曲之申、韩。然自此律设,而天下始知度曲之难;天下知度曲之难,而后之芜词可以勿制,前之哇奏可以勿传。悬完谱以俟当代之真才,庶有兴者。


明·冯梦龙《曲律叙》


《男王后》(北四折):取境亦奇。词甚工美,有大雅韵度。但此等曲,玩之不厌,过眼也不令人思。以此配《女状元》,未免有天巧人工之别。


《弃官救友》(南北四折》:石中郎以忠致其君,穆考功以义全其友,郑夫人以节报其夫:此等事,在眼前已邈焉若千古矣。方诸为穆内史慷慨歌之,原不欲以词藻见奇,固自洒洒可观。南曲向无四出作剧体者,自方诸与一二同志创之,今则已数十百种矣。


倩女离魂》(南四折):方诸生精于曲律,其于宫韵平仄,不错一黍。若是而复能作本色之词,遂使郑德辉《离魂》北剧,不能专美于前矣。白香山作诗,必令老妪能解,此方诸之所以不欲曲为案头书也。


《两旦双环》(南四折):天然情景,不假安排,而别离会合、事事巧凑。然其词备别离之苦,即会合终是不快,奈何!


《金屋招魂》(南北四折》:方诸生遵词隐功令,严于法者也,而曲犹能婉丽如许,盖其词笔天成,岂尽繇推敲中得耶。此剧虽不足写李夫人之生面,而“姗姗”一歌,几于满纸是泪矣。


明·祁彪佳《远山堂剧品》


岁癸亥(按此指天启三年,即1623年),先生病,入秋忽驰数行,缄一帙来,曰:“吾生平论曲,为子所赏,顾喙也,非笔也。浸久法不传,功令斯湮,正始永绝,吾用大惧。今病且不起,平日所积,成是书,曲家三尺具是矣,子其为我行之吴中。”余启读之,则《曲律》也。方在校刻,而讣音随至,兹函盖绝笔耳!先生淹通藻发,其所为诗若古文辞,卓然成一家言,有《方诸馆集》久行于世。遗草多未入梓,独忍死以是编相付。先生尝谓:“吾姑从世界缺陷处一修补之。”此意殊可念。先生旧尝校注古本《西厢》、《琵琶》二传,一洗沉讹,特擅精博,并征余言弁首,犹是属意衣钵狂狷之极思。余卒逡巡未能一领其秘,亦不意其遂为古人,竟以此负先生矣!先生作有《题红记》,及《男后》、《离魂》、《救友》、《双环》、《招魂》诸剧,脍炙一时;乃最所得意则有《方诸馆乐府》二卷,悉散套与小令,家缮部兄(按:指毛以燧兄毛以煃,王骥德曾为其《感红诗》作序,方为劂之金陵(即今南京)。盖先生一生,钟有情癖,故但涉情澜,留连宛转,尽态极妍,令人色飞肠断,尤称擅场,洵是千古绝技。今二书并行,庶不为千古绝学,藉以不终负先生嘉惠之意,其在斯乎!


明·毛以燧《曲律跋》


今年春(按即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与吾友方诸生剧谈词学,穷工极变,予兴复不浅,遂趣生撰《曲律》。既成,功令条教,胪列具备,真可谓起八代之衰,厥功伟矣!


明·吕天成《曲品·自序》


予见郁蓝生《曲品》,贻书询之曰:“方诸生《题红记》流播海内,清新俊逸,大雅不群,何独遗之耶?”郁蓝生答书曰:“方诸生新撰《曲律》,以前记犹有轶格处,未及详订,恐天下绳其短,姑缓诸,故品中不载。他如北剧之《男后记》,南剧之《倩女离魂记》,穆考工之《救友记》,字字本色,段段当行,皆佳绝也。”余曰:方诸生东南词手,当与松陵、临川二先生鼎立者,宜其不屑与哙等伍也!


明·松蔓道人《曲品跋》


【评】这些对王骥德剧、曲等方面的评价,足以昭示王氏在剧作和剧论方面的卓越才能和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