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濬

邱濬
  • 姓名:邱濬
  • 别名:字仲深,号琼山
  • 性别:
  • 朝代:明代
  • 出生地:广东琼山(今海口)
  • 出生日期:1421
  • 逝世日期:1495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

邱濬(1421-1495)。字仲深,号琼山,别署赤玉峰道人。广东琼山(今海口)人。泰五年(1454)中进士,仕途顺利,历官翰林院编修、侍讲、国子祭酒、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兼文渊阁大学士、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谥号文庄。他崇尚理学,精读史籍,熟悉掌故。所作传奇戏曲作品,内容上多宣扬封建伦理道德,形式上多从说教出发,情节单调、语言呆板,毫无生气,历来被戏曲理论家视为迂腐一派的代表。作品有《五伦全备纲常记》、《世史正纲》、《朱子学的》、《大学衍义补》、《邱文庄集》、《琼台集》。又传《投笔记》、《举鼎记》、《罗囊记》等种传奇也为他所作。


邱濬,明代政治家、思想家。字仲深,海南琼山人。景泰间进士,历任国子祭酒、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等。他对历代政治法律制度和法律思想进行总结和比较研究,并结合明代社会实际,提出了颇具时代特色的法律思想。


(1)从德、礼、政、刑四者的关系,论述了德主刑辅思想,并提出了“礼教刑辟交相为用”的主张。他认为孔子“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与朱熹的“政者,为治之具;刑者,辅治之法。德礼则所以出治之本,而德义礼之本也,此相为终始”,这两句话应结合起来理解。在社会生活中,道德教化和法律强制起着不同的作用。“德治”与“法治”,和作为国家制度的礼制与法令,是维护封建统治的不同方法。“人君以此四者治天下,不徒有出治之本,而又有为治之具;不徒有为治之具,而又有为治之法。本末兼该,始终相成,此所以为王者之道,行之天下万世而无弊”。针对明王朝伦理纲常衰败,官吏贫赃营私成风的状况,提出把伦理作为治国的根本。说“人君为治,欲正天下之纪纲,先正一家之纪纲,伦理是也。伦理既正,则天下之事,井然各得其理矣”。为此,首先要以礼义教化来化民。他说“大抵教道之兴废,系天命之去留。教道兴,则天理明而民彝叙,民知尊君亲上,而不生背叛之心,不然则智者欲愚,强者欲凌弱,令之而不从,治之而不服,至于用刑罚,动干戈,而国祚不能以长久矣。故创业之君,拳拳以教化为先”。


(2)反对君主越法擅断,主张“以律从事”,加强封建法制。说“人君承天意以行刑,无罪者固不可刑,有罪者亦不敢纵”。做到有罪必罚,又不滥杀无辜。提出“奉君之法而不奉君之意,”要君心“常囿于礼法之中”,而不应使“其心荡焉出于礼法之外。”对君主越法擅断,臣下应予抵制。为了保证严格执法,他提出了一系列司法原则。① 明确司法权限,以律从事,执法官要“一遵成宪”,按“守文”定罪,不得兼有法律解释权和修改权。司法职权应专门化,“在内之狱,专任司刑之职;在外之狱,合命牧守之任”。②公开审判。审判应“公著外闻”,以符合“天命天讨之公”。大臣有罪,也不可暗“鸠毒”。③ 反对赎刑。帝王立法是为了“辟以止辟”,而赎刑则使“富者不复死”,“犯法死者皆贫民”。④原情定罪,慎刑恤狱。原情定罪的情是指犯罪动机。认为定罪量刑不仅要看行为与后果,还应注重动机。慎刑恤狱首先在断狱时要充分调查研究,“必先得其情实”,然后对证据验证与分析,“核其实,审其疑”,在事实清楚的情况下断罪。适用刑罚慎之又慎,“治狱必先宽”,“罪疑从轻”、“免不可得而后刑之,生不可得而后杀之”。还主张废止肉刑酷刑,反对刑讯逼供。


(3)在民法、经济法方面,以人性自私、财产私有为依据,提出“立法以便民为本”,适应资本主义萌芽发展的需要,认为财产私有是天然权利,“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君特为民理耳,非君所得而私也”。君主与庶民百姓对财产的占有是平等的。法律的职责是保护这个权利,使“人人各得其分,人人各遂其愿”,“各有其有”。对土地的占有应“听民自便”。反对封建国家对盐、茶等的专卖,主张发展私人经济,“官不可与民争利,非但卖盐一事也。大抵立法以便民为本,苟民自便,何必官为”。著有:《大学衍义补》、《世史正纲》、《琼台会稿》等,有《邱文庄集》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