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渔

李渔
  • 姓名:李渔
  • 别名:字笠翁,又名笠鸿
  • 性别:
  • 朝代:清代
  • 出生地:江苏省如皋市石庄镇
  • 出生日期:1611
  • 逝世日期:1680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肉蒲团》

简介

 

李渔,字笠翁,又名笠鸿、谪凡,号天徒、笠道人、湖上笠翁等。汉族,浙江省兰溪市夏李村人,生于江苏省如皋市石庄镇。

 

 

清初著名的剧作家、戏剧理论家和拟话本作家。生于明万历三十九(1611)年,约死于康熙十七年(1680)。他一生从事戏曲创作及其理论研究,有不少作品传世。同时,李渔也是一位拟话本作家,他写的拟话本集有《无声戏》和《十二楼》两种。从《无声戏》这一拟话本集的名称说明了他对拟话本的看法,即戏是有声小说,而小说则是无声戏。李渔的小说能自出新裁,标新立异。但却过份追求故事情节的离奇,反而造成小说的内容庸俗,思想性也不强。

 

 

生平

 

 

李渔出生时,由于其祖辈在如皋创业已久,此时“家素饶,其园亭罗绮甲邑内”,故他一出生就享受了富足生活。其后由于在科举中失利,使肩负以仕途腾达为家庭光耀门户重任的李渔放弃了这一追求,毅然改走“人间大隐”之道。公元1666年(康熙五年)和1667年(康熙六年)先后获得乔、王二姬,李渔在对其进行细心调教后组建了以二姬为台柱的家庭戏班,常年巡回于各地为达官贵人作娱情之乐,收入颇丰,这也是李渔一生中生活得最得意的一个阶段,同时也是李渔文学创作中最丰产的一个时期,《闲情偶寄》一书就是在这一段内完成并付梓的。1672、1673年,随着乔、王二姬的先后离世,支撑李渔富足生活的家庭戏班也土崩瓦解了,李渔的生活从此转入了捉襟见肘的困顿之中,经常靠举贷度日,1680年,古稀之年的李渔于贫病交加中泯然于世。

 

 

说起李渔,一开始几乎是几个男人之间的谈资,稍稍有点隐私,关于如何挑选女人、关于《金瓶梅》的版本,诸如此类,以为都是秘不示人的。可是后来发现,喜欢李渔的人越来越多,不仅男人喜欢,连女人也很欣赏。是不是可以这么说,喜欢李渔,几乎出于男人的本能。因为李渔是一个热爱生活,并且生活得很艺术的人。而且他能够把生活的经验又很艺术地写成书,这也是他高出许多风流才子的地方。林语堂在谈到《闲情偶寄》这本书时说:“李笠翁的著作中,又一个重要部分,时专门研究生活乐趣,时中国人生活艺术的袖珍指南,从住室与庭院、室内装饰、界壁分隔到妇女梳妆、美容、烹调的艺术和美食的系列。富人穷人寻求乐趣的方法,一年四季消愁解闷的途径、性生活的节制、疾病的防治……”

 

 

作品

 

 

李渔所著的戏曲,流传下来的有《奈何天》《比目鱼》《蜃中楼》《美人香》《风筝误》《慎骛交》《凰求凤》《巧团圆》《意中缘》《玉搔头》(以上十种合刻称《笠翁十种曲》)《万年欢》《偷甲记》《四元记》、《双锤记》《鱼篮记》《万全记》《十错记》《补大记》及《双瑞记》等19种。其中,演出最多的是《风筝误》一剧。此外,有白话短篇小说集《无声戏》(又名《连城璧》)《十二楼》、长篇小说《合锦回文传》《肉蒲团》以及杂著《闲情偶寄》等
《闲情偶寄》是他主要的对自己的生活所得所闻见的事物的总结性的书。包含有对戏曲的看法,批评。从舞台的实际出发,注重戏曲的结构、中心事件的选择安排等,是中国戏曲批评史上,重要的著作之一。其中,还涉及到生活中的如饮食、作卧等方面的审美感受。

 

 

评价

 

 

渔无半亩之田,而有数十口之家。砚田笔耒,止靠一人。一人徂东则东向以待,一人徂西则西向以待。今来自北则皆北面待哺矣。矧又贱性硁硁,耻为干谒,浪游天下几二十年,未尝敢尽一人之欢。每至一方,必先量其地之所入,足供旅人之所出,又可分馀惠以及妻孥,斯无内顾而可久。不则入少出多,势必沿门告贷。

 

 

清·李渔《笠翁文集·复柯岸初掌科书》

 

 

家近西陵住薜萝,十郎才调岁蹉跎。江湖笑傲夸齐赘,云雨荒唐忆楚娥。海外九州书志怪,坐中三叠舞回波。前身合是玄真子,一笠沧浪自放歌。

 

 

清·吴伟业《赠武林李笠翁》

 

 

字谪凡,邑之下李人。童时以五经受知学使者,补博士弟子员。少壮擅诗、古文词、杂著,有才子称。好遨游,自白门移居西湖上,自喜结邻山水,因号湖上笠翁。题室楹云:“繁冗驱人,旧业尽抛尘市里;湖山招我,全家移入画图中。”……生平著述汇为一编,名曰《一家言》,又辑《资治新书》若干卷,其简首有《慎狱刍言》、《详刑末议》数则,为渔所自撰,蔼然仁者之言。作诗文甚敏捷,求之可立待以去。而率臆构思,不必尽准于古。最著有词曲,其意中亦无谓高则诚王实甫也。有十种曲盛行于世,当时李卓吾、陈仲醇名最噪,得笠翁为三矣。论者谓近雅则仲醇几,谐俗则笠翁为甚云。

 

 

清《光绪兰溪县志》五

 

 

才名噪一时,能为元词曲及唐人小说。以声伎自娱,所至倾动公卿。

 

 

清《光绪黎城县续志》二

 

 

【评】从这些文献中,我们可了解李渔的一些生平、行实情况。而熟知李某的吴伟业,在赠诗中虽有揶揄之意,但对其一生的总评价是较为公允的。

 

 

李子家贫,好著书,凡书序传记、史断杂说、碑铭论赞以及诗赋、填词、歌曲不下数十种。其匠心独造,无常师,善持论,不屑屑依附古人成说,以此名动公卿间。

 

 

清·丁澎《笠翁诗集序》

 

 

李渔音律独擅,近时盛行其《笠翁十种曲》。……勾吴虞巍序而行之,称“笠翁妻妾和谐,虽长贫贱,不作《白头吟》,另具红拂眼。”亦可取也。世多演《风筝误》。其《奈何天》,曾见苏人演之。

 

 

清·李调元《雨村曲话》卷下

 

 

近日如李笠翁十种,情文俱妙,允称当行。

 

 

清·黄周星《制曲枝语》

 

 

笠翁十种,曲、白俱近平妥。行世已久,姑免置喙。近人惟绵州李太史(调元)最深喜之,谓“如景星庆云,先睹为快,”家居时常令歌伶搬演为乐。其第十种名《比目鱼》,有自题诗云:“迩来节义颇荒唐,尽把宣氵㸒罪戏场。思借戏场维节义,系铃人授解铃方。”太史谓:“读是诗,方知其绣曲心苦。”盖通十种中,命意结穴在此也。客有笑其偏嗜笠翁曲者,太史尝诵此诗答之。

 

 

笠翁以《琵琶》五娘千里寻夫,只身无伴,因作一折补之,添出一人为伴侣,不知男女千里同途,此中更形暧昧。是盖矫《瑟琶》之弊,而失之过;且必执今之关目以论元曲,则有改不胜改者矣。笠翁痛诋《南西厢》,其论诚正;至欲作《北琵琶》以补则诚之未逮,未免自信太过,毋论其才不及元人,即使能之,亦殊觉多此一事也。

 

 

清·梁廷楠《曲话》卷三

 

 

《笠翁十种曲》,鄙俚无文,直拙可笑。意在通俗,故命意、遣辞力求浅显。流布梨园者在此,贻笑大雅者亦在此。究之:位置、脚色之工,开合、排场之妙,科白、打诨之宛转入神,不独时贤罕与颉颃,即元、明人亦所不及,宜其享重名也。

 

 

清·杨恩寿《词馀丛话》卷二

 

 

《莼乡赘笔》:“李笠翁性龌龊,善逢迎。常挟姬三四人,遇贵游子弟,便令隔帘度曲,捧觞行酒,并纵谈房术,诱赚重价。盖轻薄厚于天性,宜其文章纤巧、谑浪,纯乎市井也。”

 

 

清·杨恩寿《词馀丛话》卷三

 

 

李笠翁欲就《中原音韵》平、上、去三声之中,抽出入声字另为一声,亦可备南词之用,未为无见。至于辨鱼、模二韵宜分不宜合,其论甚精。

 

 

李笠翁发明北曲宜用入韵,其说甚辨,盖为初学而言,若久于此道而得三昧者,则左之右之皆宜矣。然稍不经心,亦不无聱牙结舌之弊。

 

 

清·杨恩寿《续词馀丛话》卷一

 

 

《笠翁十种曲》,意在通俗,失之鄙俚,然其中亦有俊语也。《奈何天》下场诗云:“奈何人不得,且去奈何天。”又云:“饶他百计奈何天,究竟奈何天不得。”语妙乃尔。至《风筝误》《逼婚》[尾声]云:“怕你不做卧看牵牛的织女星。”本是成句,略改句读,用意各别,尤为巧不可阶。

 

 

清·杨恩寿《续词馀丛话》卷二

 

 

吴梅村云:“笠翁名渔,能为唐人小说,兼以金、元词曲知名。”徐釚云:“笠翁,钱塘人,以词曲擅名,所至携小环唱歌。吴梅村尝赠以诗。北里、南曲中,无不知有李十郎者。”

 

 

清·姚燮《今乐考证》著录九

 

 

【评】这些对李渔在词曲方面得失的评价,多数是中肯的。从中可了解其独特的创作才能和成就。

 

 

(张月中、陈述曾)

 

 

字笠翁,浙江钱塘人,康熙时迁居金陵。在北京紫禁城外东北角筑半亩园垒石为山,引泉为池,晚年更筑芥子园,他著有《一家言》其中的居室部设计布置别具风格。
(半亩)园本贾胶侯中丞汉复宅,李笠翁渔客贾幕时,为葺新园。叠石成山引水作沼,平台曲室,奥如旷如,易主后渐就荒落……。忆昔嘉庆辛未余曾小饮南城芥子园中,园主章翁言石为笠翁点缀,当国初鼎盛时,王侯邸第连云,竞侈缔造争延,翁为座上客,以叠石名于时,内城有半亩园,工皆出翁手。

 

 

清·麟庆《鸿雪因缘记》(《小方壶?与地丛钞》第五帙)

 

 

【评】半亩园在北京沙滩弓弦胡同,延禧观对过,原来是贾胶侯中丞汉复的住宅,后经李笠翁设计的新园。其中有山石水树亭台楼阁。以上二园均为北京名园之一。城南之芥子园,其中亦以叠石为胜,均出李渔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