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梦阳

李梦阳
  • 姓名:李梦阳
  • 别名:字献吉,号空同
  • 性别:
  • 朝代:明代
  • 出生地:河南扶沟
  • 出生日期:1473年1月5日
  • 逝世日期:1530年1月28日
  • 民族族群:汉族
  • 主要作品:

李梦阳(1473年1月5日—1530年1月28日),字献吉,号空同,汉族,祖籍河南扶沟,出生于庆阳府安化县(今甘肃省庆城县),后又还归故里,故《登科录》直书李梦阳为河南扶沟人。 [1] 他善工书法,得颜真卿笔法,精于古文词。明代中期文学家,复古派前七子的领袖人物。提倡“文必秦汉,诗必盛唐”,强调复古,《自书诗》师法颜真卿,结体方整严谨,不拘泥规矩法度,学卷气浓厚。李梦阳所倡导的文坛“复古”运动盛行了一个世纪,后为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三兄弟为代表的“公安派”所替代。


李梦阳字献吉,号空同子、庆阳(今属甘肃)人,明代著名文学家。李梦阳文学理论的基本主张是以复古自命,从模拟入手,具体说来,一是倡言“文必秦汉,诗必盛唐”,强调文章学习秦汉,古诗仿效汉魏,近体宗法盛唐。他在《与徐氏论文书》、《缶音集序》中,都表明了这种观点。因此,《明史·文苑传》说:“梦阳才思雄鸷,卓然以复古自命。弘治时,宰相李东阳主文柄,天下翕然宗之,梦阳独讥其萎弱,倡言文必秦汉,诗必盛唐,非是者弗道。”二是主张严守古法,模拟形式。他认为古人作品,无论篇章结构,语言修辞,音调格律,都有不变的法式。只要严格遵守这种法则,在形式上刻意摹仿,就可追步古人的格调,使作品取得同于古人的成就。就此,他在多篇文章中反复论述:“文必有法式,然后中谐音度。如方圆之于规矩,古人用之,非自作之,实天生之也。今人法式古人,非法式古人也,实物之自则也”(《答周子书》)、“是以古之文者,一挥而众善具了。然其翕顿挫,尺尺而寸寸之,未始无法也,所谓圆规而方矩者也。”(《驳何氏论文书》)


李梦阳与同为前七子领袖的何景明,复古的基本观点相同,但在拟古的具体方法上意见不一,有过激烈的争论。何景明有《与李空同论诗书》,李梦阳有《驳何氏论文书》、《再与何氏书》。他们的主要分歧在于:李梦阳的拟古,提倡句模字拟,强调“开阖照应,倒插顿挫”的成法,要“刻意古范”,“独守尺寸”;而何景明则主张拟古要“领会神情”,“不仿痕迹”,做到“达岸舍筏,以有求似”,最终不露模拟痕迹。何景明的批评触及了李梦阳的要害,指出了他拟古主张的弊病。然而李梦阳并不接受意见,反责备何是“入室操戈”,并进行反复辩论,还指斥何的作品。二人之争,不免意气用事,且有自立门户、争霸文坛之意,但也推动了李梦阳以后的自我反省。


李梦阳复古的文学主张为当时许多文人所接受,形成了影响广泛的文学复古运动,李、何与徐祯卿康海、王九思、边贡、王廷相等七人是骨干。李梦阳首倡复古,使天下复知有古书,使人们注意汉魏盛唐诗歌。这对廓清台阁体的文风,抵制八股文的影响,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同时,以李梦阳为代表的复古主张,对后人影响巨大。前七子成为后七子的先导文学复古运动自此在明代延续达百年之久。


明初文学之士,承元季虞、柳、黄、吴之后,师友讲贯学有本原,宋濂王祎方孝孺以文雄,高、杨、张、徐,刘基、袁凯以诗著,其他胜代遗逸,风流标映,不可指数,盖蔚然称盛已。永宣以还,作者递兴,皆冲融演迤,不事钩棘而气体渐弱。弘正之,李东阳出入宋元,溯流唐代,擅声馆阁,而李梦阳、何景明倡言复古,文自西京,诗自中唐而下,一切吐弃,操觚谈艺之士翕然宗之,明之诗文于斯一变。

《明史》卷二八五《文苑传》

李梦阳,字献吉,庆阳人,父正,官周王府教授,徙居开封。母梦日堕怀而生,故名梦阳。弘治六年,举陕西乡试第一,明年成进士,授户部主事迁郎中。……孝宗崩武宗立,刘瑾等八虎用事,尚书韩文语及而泣,梦阳进曰:“公大臣何泣也了”文曰:“奈何?”曰:“比言官劾群阉,阁臣持其章甚力,公诚率其诸大臣伏阙争,阁臣必应之,去若辈易耳。”文曰:“善。”嘱梦阳属草,会语泄,文等皆逐去。瑾深憾之,矫旨谪山西布政司经历,勒致士。既而,瑾复摭他事下梦阳狱,将杀之,康海为说瑾,乃免。瑾诛,起故宫,迁江西提学副使。……梦阳才思雄鸷卓然,以复古自命,弘治时宰相李东阳主文柄,天下翕然宗之,梦阳独讥其萎弱,倡言文必秦汉,诗必盛唐,非是者弗道。与何景明、徐祯卿、边贡、朱应登、顾璘陈沂、郑善夫、康海、王九思等号十才子;又与景明、祯卿、贡、海、九思、王廷相,号七才子,皆卑视一世,而梦阳尤甚。

《明史》卷二八六《文苑传》

梦阳,字献吉,庆阳人,徙大梁。弘治癸丑进士,授户部主事,迁员外监三仓。下狱,寻得释。已而应诏,陈言二病、三害、六渐;末及寿宁侯张鹤龄怙宠殃民,为外戚骄恣之渐。寿宁摘疏中张氏字,为讪母后。上不得已,系锦衣狱,旋释之,夺俸三月。出狱,遇鹤龄大市街,乘醉唾骂,挥鞭击之,堕二齿,鹤龄隐忍而止。……宸濠诛,坐为濠撰阳春书院记,狱辞连染,林俊为司寇,力持之,得亡穷治。失势家居,宾从日进,间从汴雒间少年射猎繁、吹两台间,二十年而卒。

清·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丙集《李副使梦阳》

献吉生休明之代,负雄鸷之才,僴然谓汉后无文,唐后无诗,以复古为己任。信阳何仲默起而应之。自时厥后,齐吴代兴,江楚特起,北地之坛坫不改,近世耳食者至谓唐有李、杜,明有李、何,自大历以迄成化,上下千载,无余子焉。呜呼,何其誖也!何其陋也!夷考其实,平心而论之,由本朝之诗,溯而上之,格律差殊,风调各别,标举兴会,舒写性情,其源流则一而已矣。献吉以复古自命,曰古诗必汉魏,必三谢;今体必初盛唐,必杜;舍是无诗焉。牵严模拟剽贼于声句字之间,如婴儿之学语,如桐子之洛诵,字则字,句则句,篇则篇,毫不谈其心之所有,古之人固如是乎?天地之运会,人世之景物,新新不停,生生相续,而必曰汉后无文,唐后无诗,此数百年之宇宙日月,尽皆缺陷晦蒙,直待献吉而兴荒再辟乎?献吉曰:“不读唐以后书。”献吉之诗文,引据唐以前书,纰缪挂漏,不一而足,又何说也。

清·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丙集《李副使梦阳》

【评】李梦阳是“前七子”代表人物,其反对“台阁体”浮靡文风之功自不可灭,但其“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之复古主张并不可取,钱谦益之评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