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羲

黄宗羲
  • 姓名:黄宗羲
  • 别名:字太冲,一字德冰,号南雷
  • 性别:
  • 朝代:明末清初
  • 出生地:浙江绍兴府余姚县
  • 出生日期:1610.9.24
  • 逝世日期:1695.8.12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明儒学案》《宋元学案》

简介


黄宗羲(1610.9.24-1695.8.12),明末清初著名的启蒙思想家、史学家、爱国主义者。汉族,浙江绍兴府余姚县人。字太冲,一字德冰,号南雷,别号梨洲老人、梨洲山人、蓝水渔人、鱼澄洞主、双瀑院长、古藏室史臣等,学者称梨洲先生。明末清初经学家、史学家、思想家、地理学家、天文历算学家、教育家。“东林七君子”黄尊素长子。与顾炎武王夫之并称“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与弟黄宗炎、黄宗会号称“浙东三黄”;与顾炎武、方以智、王夫之、朱舜水并称为“明末清初五大家”,亦有“中国思想启蒙之父”之誉。与陕西李颙、直隶容城孙奇逢并称“海内三大鸿儒”。


父亲黄尊素,进士出身,是明末东林党的著名人物。父亲被魏忠贤阉党所害,19岁的宗羲携奏疏和铁锤上京,击伤仇人,归祭父亲,时人称“黄孝子”。后拜刘宗周为师,天文、历算、乐律、经史百家及释道之书,无所不读,且重实际,善思考,因此成为学识渊博、受人器重之士。21岁时参加“复社”,继续开展反宦官斗争。清兵入关后,他在浙东招募义兵抗清,并被南明鲁王政权任命为兵部职方司主事,后迁监察御史、右佥都御史、左副都御史等职。南明覆亡后,即隐姓埋名,隐居不出,悉心著书讲学。曾多次去宁波、绍兴、海宁、崇德等地主讲,听者云集,誉满海内。清廷诏征博学鸿儒,并聘其预修《明史》,他坚辞不就。


思想


黄宗羲提出“天下为主,君为客”的民主思想。他说“天下之治乱,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民之忧乐”,主张以“天下之法”取代皇帝的“一家之法”,从而限制君权,保证人民的基本权利。黄宗羲的政治主张抨击了封建君主专制制度,有及其重要的意义,对以后反专制斗争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成就


黄宗羲博学多才,著述甚多,凡历史、政治、经济、哲学、天文、地理、数学、音律等无不研究。在哲学上,他反对宋儒“理在气先”之说,认为“理”是“气”中的条理和顺序;认为“气质人心是浑然流行之体,公共之物也”。在政治思想上,批判封建专制主义,认为“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天下之治乱,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民之忧乐”。主张分君权,重新调整君臣关系,提出建立正常而完备的法律。在经济政策方面,主张改革土地、赋税制度,强调“工商皆本”,提倡货币流通而不是用来贮存。在史学方面,极力提倡读史,认为“学者必先穷经,然拘执经术,不适于用,欲免迂儒,必兼读史”。他是浙东学派的创始人,万斯同、万斯大、全祖望、戴震皆受其学业影响。黄宗羲一生著述颇丰,据余姚梨洲文献馆统计,约有72种,《宋元学案》、《明儒学案》为我国最早的学术史之一,另有《明夷待访录》、《南雷文案》、《行朝录》等。他与同时的顾炎武、王夫之并称为清初三大儒。


黄宗羲学问极博,思想深邃,著作宏富,一生著述多至50余种,300多卷,其中最为重要的有《明儒学案》《宋元学案》《明夷待访录》《孟子师说》《葬制或问》《破邪论》《思旧录》《易学象数论》《明文海》《行朝录》《今水经》《大统历推法》《四明山志》等。


康熙十七年(1678年),诏征“博学鸿儒”,学生代为力辞。十九年,康熙帝命地方官“以礼敦请”赴京修《明史》,以年老多病坚辞。康熙帝令地方官抄录其所著明史论著、史料送交史馆,总裁又延请其子黄百家及弟子万斯同参与修史。万斯同入京后,也执意“以布衣参史局,不署衔、不受俸”。是年黄宗羲始停止讲学,悉力著述。二十二年,参与修纂《浙江通志》。廿九年,康熙帝又召其进京充顾问,徐乾学以“老病恐不能就道”代辞。二十五年(1686年),王掞视学浙江,倡议在黄宗羲故居黄竹浦重建忠端公(黄尊素)祠,宗羲写了《重建先忠端公祠堂记》。次年,王掞又捐俸汇刻刘宗周文集,宗羲与同门友董玚、姜希辙一起编辑了《刘子全书》,并为之作序。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黄宗羲将旧刻《南雷文案》等文集删削修改,定名《南雷文定》重行刊刻。这年,他自筑生圹于龙虎山黄尊素墓侧,并有《筑墓杂言》诗。康熙二十九年,黄宗羲年已八十,曾至杭州、苏州等地寻访旧迹,拜访朋友。次年,应新安县令靳治荆之邀游览黄山,为汪栗亭《黄山续志》作序。康熙三十一年,黄宗羲病势沉重,闻知贾润刊刻其《明儒学案》将成,遂抱病作序,由黄百家手录。次年,《明文海》编成,宗羲又选其精粹编为《明文授读》。


康熙三十四年七月三日(1695年8月12日),黄宗羲久病不起、与世长辞。他在病中曾作《梨洲末命》和《葬制或问》,嘱家人丧事从简:死后次日,“用棕棚抬至圹中,一被一褥不得增益”,遗体“安放石床,不用棺椁,不作佛事,不做七七,凡鼓吹、巫觋、铭旌、纸幡、纸钱一概不用”。黄宗羲在临终前四天给孙女婿万承勋的信中写道:“年纪到此可死;自反平生虽无善状,亦无恶状,可死;于先人未了,亦稍稍无歉,可死;一生著述未必尽传,自料亦不下古之名家,可死。如此四可死,死真无苦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