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以智

方以智
  • 姓名:方以智
  • 别名:字密之,号曼公
  • 性别:
  • 朝代:清代
  • 出生地:安徽桐城人
  • 出生日期:1611年
  • 逝世日期:1671年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通雅》、《物理小识》

方以智(1611年—1671年)科学家。字密之,号曼公、浮山愚者。安徽桐城人。明崇祯庚辰年(1640)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改编修。入清以后,出家为僧,改名弘智,号无可,又称大智、愚者大师、药地和尚。幼习举业,博极群书,于经学、文学、音律、书画、艺术都有造诣,尤重“质测”之学(即自然科学)。著有《通雅》、《物理小识》、《药地炮庄》、《东西均》、《医学会通》等书。


方中通曰:先曾祖廷尉野同公命老父之名曰:“蓍圆而神,卦方以智,藏密同患,变易不易。”故老父别称宓山氏。浮山有此藏轩,故称浮山愚者。


清·方以智《物理小识》总论·方中通注


方以智,字密之,直隶桐城人。姿抱畅达,蚤以文章誉望动天下。父孔炤,万历丙辰进士,巡抚湖广,为时相所忌,以失律逮下狱。阮大铖与同郡尤忮害之,时局翕然欲致孔炤于死。以智方中乡举,上计偕忌者欲因文场陷之,使绝营救伸理。以智入都佯为不就试,已乃密入闱中。崇祯庚辰进士,选庶吉士改编修。以智既官禁苑,在廷稍为孔炤伸理,得减死论。北都陷,以智间行归里,大铖党又欲以从逆陷杀之,几不免。南都陷,以智徒步走江粤。顾自是无仕宦情,乃改名姓,称吴秀才,游南海。参议姚奇胤与以智同举进士,一日拥驺从出与以智遇,以智趋避书肆中。奇胤愕眙,下肩舆,相持泣下,人始知其为以智矣。奇胤劝令强起襄时难,以智不答,留客奇胤署中。瞿式耜闻而迎馆之。会上即位于肇庆,擢左中允,充经筵讲官。司礼太监王坤奏荐大臣数十人。给事中刘鼒杭疏,言:内臣不得荐人,况大臣乎!坤所荐者皆海内人望,方且以间关不得至为忧,若闻坤荐当益裹足不前,则是名荐之而实止之,拒人于千里之外也。坤怒,将逐鼒,且疑鼒疏出以智手,为寝经筵。以智既无宦情,讲官之命为式耜所强受,又不见庸,遂决挂冠去,浮客桂柳间。粤西稍定,就平乐之平西村筑室以居。以智诗仿钱刘,平远有局度,书法遒整,画尤工,奕棋亦入能品,尤嗜音律,喜登眺。至是放情山水,觞咏自适。与客语不及时事。楚粤诸将多孔炤部校,欲迎以智督其军,以智咸拒谢之。永历三年,超拜礼部尚书,乐阁大学士。不拜。诏遣行人李浑敦趋入直,以智野服辞谢不赴。平乐陷,马蛟麟促以智降,乃舍妻子为浮屠去。


清·王夫之《船山遗书·方以智传》


宋赞宁禅师有《物类志》十卷,所称识昼夜牛色者也。陶九成载东坡《物类相感》数百十条,得毋东坡阅赞宁而取其近用者乎?邓潜谷先生作《物性志》,收函史上编。余曾祖廷尉公曰,此亦说卦极物之旨乎!王虚舟先生作《物理所》,崇祯辛未,老父为梓之。自此每有所闻,分条别记,如《山海经》、《百泽图》、张华李石《博物志》、葛洪《抱朴子》、《本草》,采摭所言,或无征,或试之不验。此贵质测,征其确然者耳。然不记之,则久不可识;必待其征实而后汇之,则又何日可成乎!沈存中、嵇君道、范至能诸公,随笔不倦,皆是意也。老父《通雅》残稿,自京师携归,《物理小记》原附其后。老父庚寅苗中,寄回一簏,小子分而编之。生死鬼神,会于惟心,何用思议,则本约矣。象纬、历律,药物同异,验其实际,则甚难也。适以远西为郯子,足以证明大禹、周公之法,而更精求其故,积变而考之。士生今日,收千世之慧,而折中会决,又乌可下自幸乎!是用类成,附《通雅》后,亦可单行,知格物大人,以为盐酱,所不废也。


清·方以智《物理小识》“方中通:编录缘起”


余见愚者大师,具一切智,中和统御,华严五地,其茶饭也。《物理小识》一书,原附《通雅》之末,盖是大师三十年前居业游学之馀,有闻随录,以待旁征积考者也。先君子于秦淮盘桓,早服其淹洽,超人数等矣。老吸西江而乘云以游,又乌测其所至乎哉。《通雅》四十卷已行,而《小识》十二卷尚在子宣手。《通雅》以通称,谓免古今之聚讼,而《小识》以纪物用,核其实际,诚案头所不可少者。子宣独于物理有深入处,醉心此书,因田伯、位白、素北①所编而重抄之。余故损俸为倡,公诸斯世。天道律历之符,山澥五行之蕴,礼乐制作之矩,人间日用之宜,因物付物,得此条理,群疑立决,享其不欺,岂不快哉。


清·方以智《物理小识》于藻序


[注]①田伯,方以智长子中德;位白,即位伯,中德弟中通;素北,即素伯,中通弟中履。


【评】从上二条文献中可以看出方以智名著《物理小识》的撰写旨趣与编录经过。


读陈大樽集云密翁年十九而知作木牛流马。欲就青原问之,不克密翁逝矣。


清·王夫之《船山遗书·搔首问》


密翁与其公子为质测之学,诚学思兼致之实功。盖格物者,即物以穷理,唯质测为得之。若邵康节、蔡西山则立一理以穷物,非格物也。(原按:近传泰西物理化学正是此理)


清·王夫之《船山遗书·搔首问》


【评】以智多才多艺,青年时代就富机巧。一生注重质测之学,最为王夫之所敬。


(林文照)


读书录》:无可大师,幼禀异慧,生名门,少年举进士。自诗文词曲、声歌书画、双钩填白、五十六博,以及吹箫挝鼓、优俳平话之技,无不极其精妙。三十岁前,备极繁华。甲乙后,剃发受具,耽嗜枯寂,粗衣粝食,惟意兴所适。或诗或画,偶一为之,多作禅语,自喻而己。施尚白云:予昔同无道人自苍梧底庐山,见其乘兴作画,多用秃笔,不求甚似。尝戏示人曰:“若猜此何物,此正无道人得处也。”


清·陈田《明诗纪事》卷一七


明之中叶,以博洽著者称杨慎,而陈耀文起而与争。然慎好伪说以售欺,耀文好蔓引以求胜。次则焦竑,亦喜考证而习与李贽游,动辄牵缀佛书,伤于芜杂。惟以智崛起崇祯中,考据精核,迥出其上。风气既开,国初顾炎武、阎若琚、朱彝尊等沿波而起,始一扫悬揣之空谈。虽其中千虑一失,或所不免,而穷源溯委,词必有征,在明代考证家中,可谓卓然独立矣。


《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一九


【评】方以智的学术成果可分为两类:一是诗文词曲、声歌书画等文艺方面,一是小字考据(可谓开清代乾嘉朴学之先河)、思想哲学等方面。可惜后者为世人所知很晚,与此相应的事迹更不见辛亥前史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