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垣

陈垣
  • 姓名:陈垣
  • 别名:字援庵
  • 性别:
  • 朝代:近代
  • 出生地:广东新会人
  • 出生日期:1880.11.12
  • 逝世日期:1971.6.21
  • 民族族群:汉族
  • 主要作品:

陈垣(1880.11.12-1971.6.21)中国现代史学家,字援庵,广东新会人。自幼勤奋自学,考取秀才后,选择了治史的道路。经过多年实践经验,在考据学、宗教史、元史和史论史法等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曾任北京大学、北平师范大学、辅仁大学等校教授,对广大青年学者传授知识和技能,造就了众多的史学人才。


1926年至1952年,任辅仁大学校长;1952年至1971年,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解放前还担任过京师图书馆馆长、故宫图书馆馆长。解放后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第二所所长等职。生平史学著作主要有《元西域人华化考》、《元也里可温教考》、《开封—赐乐业教考》、 《火袄教人中国考》、《摩尼教人中国考》、《史讳举例》、《元典章校补》、 《校斟学释例》、《二十史朔闰表》、《中西回史日历》、《中国佛教史籍概论》、《通鉴胡注表微》等。


他较早研究宗教史,1917年5月撰成《元也里可温考》,以后四次修订才作为定本,改题目为《元也里可温教考》。也里可温教是元史的组成部分,又是世界宗教史的组成部分。此书解决了前人没有解决的元史中的基督教问题。所谓“也里可温”,在元代是基督教各派的总称。元亡,也里可温教遂绝迹于中国。此书把沉埋了几百年的这段历史,作了充分阐明,为我国史学研究作出重大贡献,引起了国际学者和宗教史家的重视。陈垣研究宗教史,主要是研究其兴衰,研究其与政治的关系,而不是研究其教义。以后他继续基督教史的研究,连续发表有关文章,并渐及于其他外来宗教。陈垣在元史研究方面的杰作之一是《元西域人华化考》。题名“华化”,指的是中国历史发展所形成的文化,而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是儒学。儒学纯为中国的产物,言华化者应首言儒学。其次,则宗教、文学、艺术、科学、风俗习惯等,也有中国的特点。至于西域人,指的是色目人。“畏吾儿、突厥、波斯、大食、叙利亚等国,本有文字,本有宗教。一旦入居华地,亦改从华俗,且于文章学术有声焉,是真前所未有,而为元所独有也。”是书积累了大量资料,掌握了丰富的元史知识,引用了二百种以上图籍,具体而明确地阐明了元朝百年间西域诸族人来华吸收并传播了汉文化,留下了大量汉文写成的著述,为我国民族文化史和中外关系史添上新的篇章,在国内外史学界,获得高度评价。


陈垣在考据学方面的贡献,主要是在校勘学、年代学和避讳学这几门辅助学科上。《元典章校补释例》又名《校勘学释例》,举出“校法四例”;一、对校法,以祖本或别本相对校;二、本校法,以本书前后互证;三、他校法,以他书校本书;四、理校法,不凭本而凭理定是非。每种校法,加以例证。这是他学习前人,再加上他本人的实践,特别是从校勘《元典章》的经验而总结出来的我国校勘学的新成果。《释例》之作,不但比宋人,而且比乾嘉以来校勘学的成就更进一层。《二十史朔闰表》和《中西回史日历》两书,是年代学的成功之作。我国有绵绵不断的历史记载,年代问题复杂,前人论述一般限于国内,至于涉外的年代问题,鲜有论及。陈垣在元史研究中,深感中历闰月及月大小尽无定,不著中历朔闰,以中西回历互求,常不能得其岁首以外之月日,于研究元史及中西交通史甚为不便,乃发愤将二千年朔闰先行考定,以为根据,成《二十史朔闰表》。又按西历四年一闰之月日,创为表格,然后以考定之中历朔闰及回历月首,按表填入,始自耶稣元年至于今,二十世纪,凡二十卷,名曰《中西回史日历》。此书出版后,给予考史者以很大的方便,为研究中西史的重要工具书。


《史讳举例》介绍了从秦到清,历朝的避讳制度和讳例。共举八十二个例,前四十二例,讲避讳所用的方法,避讳的种类,避讳改史实,因避讳而生之派异;后四十例,讲避讳学应注意事项:如讲避讳学之贻误,避讳学之利用。考据学中的避讳学,是我国特有的一门学科。没有避讳学常识,研究中国古代史或古籍,会遇到不少困难,甚至常常发生误解。而反过来利用避讳学知识,却可以解释古文书的疑题,辨别古文书之真伪及年代。是书“意欲为避讳史作一总结束,而使考史者多一门路、一钥匙也。”陈垣一向重视考据,生平著作大都与考据有关,但他并不满足于考据,而在考据的基础上也重史论。 《通鉴胡注表微》前十篇史法,即读史、研究历史的方法;后十篇史事,即对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评论。是书不仅解决了胡三省为何作注的历史问题,阐明了胡三省的爱国思想,还有陈垣对自己的史学研究作总结的性质,这明显地表现在前十篇所写的有关考据学诸篇。陈垣在抗战期间,利用史学研究作为武器,连续发表史学论著,抨击敌伪汉奸,表现出高尚的爱国精神与民族气节。他曾写信给友人,概括他的史学工作,从前专重考证,服膺嘉定钱氏;事变后,颇趋重实用,推尊昆山顾氏。又进一步提倡有意义之史学,所有《辑复》、 《佛考》、 《诤记》、《道考》、《表微》,皆以为报国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