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马

何马
  • 姓名:何马
  • 别名:
  • 性别:
  • 国籍:中国
  • 朝代:现代
  • 出生地: 四川内江
  • 出生日期:
  • 逝世日期: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藏地密码》

何马,生于中国四川省藏区。内向,好读书,涉猎极为广泛,尤其对军事、汽车、枪械、天文、地理、历史等有着长期关注和深入研究;同时痴迷一切极限运动,曾一人独自穿越可可西里腹地、西双版纳原始森林。2011年11月21日,"2011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重磅发布,何马以260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荣登作家富豪榜,位列第15位,引发广泛关注。

 

2005年,何马开始写作《藏地密码》,在此之前,他已经先后阅读了相关书籍600余册。《藏地密码》,以120万字的宏大架构,讲述了以西藏和藏文化为背景的一个全球大探险故事,其中涉及到西藏千年秘史、藏传佛教历史遗案,以及世界上众多著名文化遗迹。

 

2008年,《藏地密码》在网络发表后,立即引起两岸三地上百家出版商争夺版权,何马成为当下最热门的藏地作家。截至目前,仅《藏地密码》中文简体版和繁体版版权,作者已收入百万人民币。影视及游戏版权,也有多家公司在争抢。

 

早年经历
何马出生在四川内江,但他从15岁开始,就已经很少在内江呆了。他每年会回内江住上三天,看望自己儿时的朋友。何马告诉记者,他学生时代是一个性格非常孤僻的人,从上高中开始,就很少说话了。

 

"我喜欢一些极限运动,我的血液里总有一种冒险的冲动。"当他第一次知道蹦极这项运动的时候,他一个人偷偷坐火车去了重庆玩蹦极。后来,就是他玩蹦极的那个地方,一对玩蹦极的恋人摔死了,那个蹦极后来就没有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何马越来越发现,光想刺激或者胆子大,真的是一件挺危险的事情。如果要去户外探险,或者玩一些冒险的游戏,不仅要懂的必要的技巧,还必须具备丰富的知识。在有了这个认识之后,何马在后来的十几年里,坚持看了许许多多关于户外探险、自然科学、医学、军事学、动物学等各方面的书。

 

"因为喜欢冒险,最终却让我成为了一个知识量比一般人可能要丰富的人。我在20岁以前,就读过上千本各种各样的书了。当然,我还喜欢锻炼身体,这也成为了一个好习惯。"何马笑着说。

 

写作缘由

提到为什么要写一本有关西藏的小说,何马想了想说:"可能是因为我和西藏有一种特殊的缘分吧。"何马第一次去西藏,他才18岁。"本来我去西藏,是要爬珠穆朗玛峰的。"何马回忆起往事,露出了温暖的微笑。他之所以要去爬珠穆朗玛峰,是因为当时他感觉好像所有喜欢冒险的人都会去爬珠穆朗玛峰,这种印象来自于当时报纸上的一些报道。带着这个"不知死活"的想法,他穿着一身平时爬山的所谓"户外装备"就上了青藏高原。何马来到布达拉宫的面前,完全被这个建筑所透漏出的气质和它头顶上蓝的耀眼的天空给迷住了。"我感觉我回到了我真正的家,这个地方有一种令我想哭的熟悉的感觉。我感觉我来到了我的前世。"就这样,何马在拉萨一呆就是三年,他走过了拉萨的大街小巷,为这里的一切事物所着迷。何马说:"我差一点在那里呆一辈子。"当意识到这种诱惑的时候,何马咬牙离开了西藏。可是每当他生意不顺或者遇见心情低谷的时候,他都很想回到西藏去。以至于,无论生意多忙,他每年都会去拉萨呆两个月。何马说那是一种真正的"充电",西藏给了他面对这个世界的最强大的力量。

 

公司工作

何马说自己一般只在自己的公司工作一年,然后就从公司的员工里挑最合适的"领队"代他去做了。他觉得一场生意好比一场旅途,在旅途的过程中,一定要不断变换旅途的焦点人物,那样的旅途才有意思。而旅途的结果,就是结束。一个公司的结果,就是会垮掉。没有永远不垮掉的公司,何马说,所以他做公司,垮不垮,不会成为困扰他的问题,好比旅途总有结束的那一天。"关键是过程。过程需要很多准备,就好比我写《藏地密码》,在写之前,我读了600多本关于西藏的书,才开始动笔写。因为我不是一个专业的作家,我也不会为了编一个故事而什么都不干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那么唯一我可以做的,就是充分的准备。《藏地密码》的写作,本身也是一次冒险。"在冒险中前进,何马觉得没有比这更有意思的事情了。在这部120万字的长篇小说《藏地密码》里,何马充分的将自己的冒险精神、对生活的态度以及对西藏文化的研究,融入在了一起,难怪有人说,这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大型小说",而何马对小说唯一的要求则是:好读。正如他对自己生活的要求则是:好玩。

 

冒险家

何马最想做的,是穿越亚马逊丛林。酷爱探险的何马并不是光说不练的主,生意的成功并没有使其养尊处优。他已经独自去过了很多险恶的地方,他曾经独自穿越过可可西里腹地和西双版纳原始森林,在穿越西双版纳原始森林的时候,他被一种有毒的植物弄伤,差一点死掉。

这场独特的经历使他获得了某种难忘的体验,那是一种他不说,我们很难理解的体验。何马说:"所以,我把这种体验写进了《藏地密码》中,希望能够和大家分享我的探险感受。"在《藏地密码》中,何马还写到了美洲亚马逊丛林,那是一片依然保持得很好的原始森林。何马说:"之所以写到亚马逊丛林,是因为我对它充满了兴趣。我准备,写完《藏地密码》,就去穿越亚马逊丛林。"这个令人震惊的想法,何马说并不是一时的冲动。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的想法。

 

探险原因

一是完全从探险的角度出发,亚马逊丛林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地方。他很想穿越它,那样自己会很有满足感,"比挣一个亿给我带来的满足感更强烈。"

 

二是何马在写作《藏地密码》的过程中,研究了大量有关西藏历史及藏传佛教的资料,根据一些资料,他大胆地预测,大约一千多年前,古藏人可能就曾抵达过南美丛林深处,那里曾建有繁华的城邦。古藏使者把关于帕巴拉神庙的一些重要线索,遗落在那里。也就是说,亚马逊丛林和西藏之间,也许有着某种奇异的鲜为人知的联系。何马很想亲自去看一看,也许会发现一些令人惊喜的"证据"。

 

小说简介

以探险的方式讲述了"西藏隐秘的历史"。从来没有想过当作家的何马,突然成了当下最火爆的畅销书作家,《藏地密码》这部小说不仅被大量的普通读者火爆追捧,甚至连著名藏族作家阿来,也被何马的小说深深吸引住了,成为了"盒饭"之一。阿来说,中国像何马这种既懂西藏又还知道怎么讲故事的人,非常的少,何马属于那种类型小说的天才作者,甚至讲故事的水平并不亚于红遍全球的《哈里.波特》的作者J.K.罗琳。然而,一直泡在生意场的何马,至今也不肯以作家自居,他觉得自己顶多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一个热爱西藏又喜欢户外探险的人。何马说,他从小的爱好,就是超级喜欢冒险。

 

受欢迎度

"《藏地密码》3月份以前就已经很火爆了。"对于一部以西藏"隐秘历史"为背景的长篇小说来说,如此引人注目毫不奇怪。不过,重庆出版集团北京华章同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总编辑刘玉浦说,其实早在年初,《藏地密码》便已相当受欢迎。2月份时,《藏地密码》作者的版权收入便已超过百万,当时内地有50多家出版机构争抢这部小说的中文简体字版权。

 

西藏自治区旅游局局长巴珠也是《藏地密码》的读者之一,他很惊讶作者对西藏的了解程度之深。他说真正了解西藏的人其实非常少,而《藏地密码》作者何马,能通过一部小说将藏传佛教、藏獒、西藏传说、民间传诵的隐秘历史、史诗和藏地奇景等完美地聚合在一起,功力了得。西藏文化的魅力在这部小说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著名藏族作家阿来也非常看好《藏地密码》。他说西藏小说的走红并不奇怪,因为西藏至今仍然神秘,大众对西藏并不了解。而"《藏地密码》的作者何马在这部120万字的小说里建立了一套关于西藏的知识系统",这是一般作家难以做到的。在阿来看来,何马属于那种"掌握了类型小说写作神秘配方"的少数作家之一。

 

《中国西藏》英文版执行主编周爱明博士则评价道:"再没有比《藏地密码》更为玄怪的关于藏地的现代传奇了,它给读者呈现的秘密,特别是作者的那种'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想象驰骋,已经足以令人怦然心动了。"作为藏族文化学的博士,在作者对宗教、民族政策的掌控和对藏文化及藏地风情描述方面给予肯定的同时,周爱明主编也非常看好这部小说的市场前景,她认为,《藏地密码》情节跌宕起伏,构思精巧,环环相扣,"是一个非常值得阅读的好故事。"

 

影响
"从3月底开始,全国各大书店就在期待《藏地密码》的出版。"重庆出版集团发行公司的王晓牧告诉记者。据了解,不仅是书店,连一些户外运动品牌专卖店也决定在自己的店内销售《藏地密码》。王晓牧介绍说,西藏是许多户外探险者感兴趣的地方,尤其是书里那些惊心动魄的历险故事,吸引了众多户外探险者。国内著名的三夫户外运动品牌专卖店也因此首次把图书引进该点,在店里显眼的位置摆放《藏地密码》进行销售。

 

本书评价

南京大众书局销售主管张乾飞说:"近期因为纸价上涨,出版社供应的新书越来越少,在这种情况下,《藏地密码》作为今年的畅销书竞争对手已经不多,加上作品本身的优势,《藏地密码》在销量上极有可能超越去年最畅销的小说《鬼吹灯》。"

而在中华户外网CEO张海峰看来,《藏地密码》是一部奇书,一部以探险的视角追寻西藏千年隐秘历史的长篇巨著。藏传佛教、藏獒、西藏传说、民间传诵的隐秘历史、史诗、藏地奇景,都在这本书里得到了完美的聚合。他说,西藏文化的魅力,在这部120万字的恢弘巨著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作者把精彩、刺激和文化品位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为那些对西藏充满兴趣的读者,奉献了一场阅读的饕餮盛宴。

 

作家排行

2011年11月21日,"2011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重磅发布,何马以260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荣登作家富豪榜第15位,引发广泛关注。

 

2012年11月29日,"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 发布,何马以160万年度版税收入据总榜第28位。其小说《藏地密码》获得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最佳文化探秘小说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