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岂有此理

亭林先生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时以为至论。遂有志士蹈火而不顾,仁人殒身而不恤。然则世事之可为者,果如斯言哉?余以为不然。

以今日世事观之,所谓天下者,君者一人之天下也,非天下人之天下也。天下兴,则君者一人获其利;天下亡,则君者一人罹其难,黎庶无与焉。

所谓黎庶者,春耕夏耘,秋收冬藏,非其力不食,非其利不得,与天下无争之匹夫也。天下兴,于匹夫何利?天下亡,于匹夫何害?

梨洲先生尝曰:君者以天下之利尽归于己,以天下之害尽归于人,视天下为己之莫大产业,传之子孙万代,以生息食利不绝。凡天下之无地而得安宁者,为君也!其未得天下之时,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其一人之产业,曾不惨然,曰:“我固为子孙创业耳。”其既得之也,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其一人之氵㸒乐,视为当然,曰:“此我产业之花息也。”君乃天下之大害,向使无君,黎庶尚各得自私自利也。

至矣斯言!是以天下之亡,则匹夫弃妻子,背乡井,为一人博莫大之产业而肝脑涂地;天下之兴,则匹夫得地而耕,养妻生子,为一人之产业孳产花息也。

呜呼!亭林终生博古通今,遍历九州,何陋至此?真所谓“规规小儒”,置兆人万姓崩溃之血肉,曾不异夫腐鼠也。

天下兴亡,匹夫何利?匹夫何害?所谓“责”者,君者役匹夫之托耳。悲夫,小儒规规,掩耳盗铃。

古人云:“天下兴,百姓苦;天下亡,百姓苦。”信哉斯言!人死言善曾子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李自成陷京师,上命传皇太子、二皇子至,犹盛服入。上曰:“此何时而不易服乎?”亟命持敝衣来,上为解其衣换之,且手击其带,告之曰:“汝今日为太子,明日为平人。在乱离中匿迹藏名,见年老者呼之以翁,少者呼之以伯叔。万一得全,报父母仇,毋忘吾今日戒也。”此语出自帝王之口,沈痛极矣。

见识论

人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以通古今,贯天地,无所不能。予以为非也。

读万卷书,增知也;行万里路,广闻也。然于识无丝毫长也。夫识,悟之心而得之道者也。

故曰:“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知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为学日益,为益日损。”

又曰:“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